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零九十一章 要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七位道源境强者们体内的源力翻滚不定,如决堤的河水一般倾泻而出,速度流逝之快让每个人都脸色大变。

    秦朝阳厉喝道:“不必惊慌,此阵结成之前便是这般模样,诸位定要齐心协力!”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都连忙镇定下来,继续掐动灵决。

    如潮水一般的源力肉眼可见,逐渐地汇聚到一块,相互交融凝合,片刻之后,一只体型狰狞的庞然大物的雏形,骤然凝成。

    那东西龙首,龟背,蛇尾,看起来威猛不可一世,正是圣灵玄武之身。

    一股耸人听闻的威压忽然弥漫,这威压之强,即便是结阵的七人都为之心惊不已。

    此刻,由七人源力凝聚而成的玄武圣灵看起来惟妙惟肖,头颅转动,尾巴摇摆,宛若活物一般,只不过比起真的玄武无疑体型上要相差很多,饶是如此,也是一个庞然大物了。

    七人中,段元山居于龙首位,另有四人分散四肢处,那傅姓中年男子则位于蛇尾之位,至于杨开,则正居中央,秦钰在他身边。

    会有这样的安排,自然是秦朝阳刻意为之。

    他将杨开安排在正中央处,就是为了让他保护好秦钰。

    放眼望去,七位道源境强者此刻似乎藏身在一只半透明的玄武圣灵体内。

    而当这玄武七截大阵结成之时,众人源源不断流逝的源力终于为之一缓,速度变得极为缓慢起来。

    七人都露出欣喜之色。也没有急着行动,反而全都闭上眼睛默默地感知着这不世奇阵的玄妙之处。

    四周魔气翻滚而来,将七人团团包围,很快就将那半透明的玄武身影淹没。无数魔物从四面八方袭来,借助魔气的掩护发起攻击,犹如海浪一般,一波接着一波。

    玄武身影一下就看不见了。

    城墙之上,无数双目光流露出担忧的神色,紧张而焦急地观望着,唯恐这七位道源境就这么丧身在此地。

    忽然。一声低吼从那魔气包围之处传出。这吼声似龙吟,似兽吼,响彻天地。

    伴随着吼声,一股似乎能毁天灭地般的威能忽然爆发出来。

    围住那一片范围的魔气在这一瞬间为之肃清一空。而无数扑将过去的魔物也翻滚着被打飞出去。身在半空之中。便爆为一团团血雾。

    圣灵虚影重新显露,藏身在虚影之内的八人毫发无伤。

    段元山哈哈大笑:“有此奇阵相助,何愁大事不成?出发!”

    在略微体验了一下这玄武七截阵的玄妙之后。他信心大增。

    话落,他便率先朝前方驰去,其他人亦步亦趋地紧随在他身后,维持大阵的运转,距离把握的不差分毫。

    沿路所过,但凡有魔物前来阻拦,那圣灵虚影便挥舞起比门板还要大的巴掌,一巴掌扫过去,没有哪个魔物能是一合之将,全部被拍飞出去,化为一滩烂泥。

    枫林城距离那矿坑并不是太远,也只有两千里而已,但是若是让这七位道源境中的任何一人,就这么凭空飞去,只怕也只有少数人能够安然无恙地抵达。

    可如今借助阵法之威,七人源力合一,化为圣灵身影,一路扫过根本就是摧枯拉朽,势不可挡。

    那侵蚀性极强的魔气,也奈何不了众人分毫,纷纷被阻挡在体外。

    倒是那无边无际,数之不尽的魔物,有些拖延了众人前进的步伐。

    “这阵法果真是个好东西呢。”众人毫无压力地往前推进,位于玄武虚影右肢位置处的花青丝忽然抿嘴一笑,美眸盈盈地朝左侧望去,开口道:“不知道秦老先生有没有对外出售的打算?若是有此意向的话,妾身可以……”

    “花夫人不用多说了,此阵是秦某祖上呕心沥血,耗费后半生精力补全之物,秦某不会对外出售的。”秦朝阳不等花青丝说完,便黑着脸道。

    “秦老先生别说的这么果决嘛,这世上什么东西没个价呢,等此事过后,妾身再找机会跟您好好地单独谈谈。”花青丝笑道,显然并没有打算就这么善罢甘休,说话间,眼眸流转如水,饶是秦朝阳年老体衰,被这双桃花眼一看,胸口内也不禁传出碰碰的心跳,体内一阵热血沸腾,喉咙干燥。

    他暗骂一声狐狸精,连忙守住灵台清明,深吸了一口气,压制胸口翻滚的气血。

    “本座对这阵法也很感兴趣,到时候算我一个。”那傅姓男子忽然也插嘴道,语气不容反驳。

    “这位大人说话好没道理呀。”花青丝顿时有些不乐意了,啐了一声道:“这事可是妾身先跟秦老先生提出来的,大人若也有意的话,是不是该等妾身与秦老先生谈完再说?”

    “这也要讲先来后到?”傅姓男子淡淡地撇了花青丝一眼,嗤笑道:“你以为是从市井之中买包子?”

    花青丝美眸微微眯起,脸上依然浅笑嫣然,道:“大人这就是要明摆着要欺负妾身一个弱女子咯?”

    傅姓男子眉头一扬,冷哼道:“不服?”

    两人言语上一番交锋,俨然已经擦出了点火花。

    段元山在前方断喝道:“两位,如今首要之事是要修补那破损的封印,其他以后再说,两位可否卖我一个脸面,暂且不要谈这事了?”

    花青丝抿嘴一笑,不再吭声。

    倒是那傅姓男子依然气焰嚣张地冷声道:“本座做事,何须你来插嘴,信不信本座现在就离开这大阵,叫你们有去无回?”

    此言一出,不但段元山脸色大变,秦朝阳、庄盘和杜立身也是神色一片灰败。

    玄武七截阵是需要七人联手施展的,若是傅姓男子真在这个时候不管他们走开,以他道源三层境的强大修为,未必不能杀出一条活路,可其他人就没他这样的本事了。

    最起码,只有道源一层境的几人就没信心能够长时间抵御住魔气的侵蚀,只怕用不了多久就要沦为魔物一员。

    虽然在场之中还有一个秦钰可以替补,但秦钰只有返虚两层境的修为,如何能够配合其他人施展阵法?真要这么做了,只需几息功夫秦钰就要被抽干体内的力量。

    可以说,若是傅姓男子真的一走了之的话,那剩下的人最起码也要死一半。

    “这位大人不必如此吧。”庄盘吓得脸都白了,他会来此也并非自愿,而是段元山点名的,他的实力不如醉酒翁,段元山需要在自己走后由醉酒翁坐镇枫林城,只能将他算上,此刻眼见傅姓男子如此桀骜,心中惶恐苦涩的同时也将段元山给骂了个狗血淋头,责怪他识人不明,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二百五,竟然一点道德底线都没有,着实让人火大。

    “是啊,这位大人切不可莽撞啊。”杜立身也在一旁劝解起来,“有事好好商量嘛。”

    一边说,一边朝秦朝阳猛打眼色,示意他想想办法。

    杨开不动声色,只是有些诧异地望着段元山。

    之前傅姓男子是从城主府那边过来的,所以他想当然地以为这家伙跟段元山有什么交情,彼此熟识,但此刻看来,却显然不是那么一回事。

    这傅姓男子压根就没将段元山放在眼中。

    或者可以说他就没将任何人放在眼中,一直就有一种天下地下唯我独尊的优越感。

    这家伙来头很大?杨开暗暗猜想,也只有出身不凡的武者,才有这样桀骜不逊的脾气。

    “商量?本座做事从不跟人商量。”傅姓男子冷笑地望着秦朝阳,道:“老家伙,这玄武七截阵,你卖还不卖?痛快给个话!”

    他一副得不到满意答案便要立刻退出的样子,让其他人心中痛恨的同时也是焦急无比,一双双眼睛都朝秦朝阳望去,满脸的祈求之色。

    “大人你怎可如此行事?”秦朝阳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痛心疾首至极。

    另一边,段元山也是愤怒的无以复加,拳头紧握。

    倒不是因为对方没把自己这个城主放在眼中,而是因为这家伙竟然在这种时候落井下石,若早知他有这般狼子野心,他又怎会答应对方让他组成这阵法的一员?

    若不是眼下时机不好,段元山只怕要立刻跟这傅姓男子翻脸。

    “本座耐心不好,最后问你一句,卖,还是不卖?”傅姓男子咄咄逼人,丝毫不给秦朝阳喘息的机会。

    “老秦啊……”杜立身慌了,眼巴巴地望着秦朝阳。

    “秦兄,还是以大局为重吧。”庄盘也在一旁劝解起来,说完之后又道:“我们几个倒是无所谓,但若没有大阵守护的话,你家钰儿她……”

    他一副为秦钰担忧的表情,仿佛极为关切秦钰的样子。

    秦朝阳一脸愤懑和不甘,毕竟他是主动提供出属于秦家的传世大阵,并且亲自上阵,带上自己的宝贝孙女秦钰闯入险地,想要缓解一下枫林城的危机,可没想到一腔热血在这里被人淋的心情冰凉。

    他如何能心甘情愿地将那大阵交出来?

    “好,玄武七截阵,我就卖给这位傅兄了。”沉吟一会儿,秦朝阳知道无计可施,咬了咬牙,沉声道。

    “哈哈,识时务者为俊杰!”傅姓男子大笑一声,“老家伙很不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