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炼巅峰 > 章节目录 第两千零五十五章 急于求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鬼手申屠这四个字一喊出,秦家一群武者的脸色刷地变白了,不由分说,齐齐催动起自身的力量,随时准备出手。

    而那紫衣少女的美眸中同样闪过一丝慌乱之色。

    她年纪虽小,但见识阅历却极为渊博,更何况,枫林城附近的武者,不知道鬼手申屠的人只怕没有几个。

    这家伙是个道源一层境的武者,但也不知道修炼了什么邪功,为人及其阴狠毒辣,常年在枫林城周边附近为非作歹,依仗自己道源境的强大修为,抢夺截杀那些实力弱小的存在。

    对很多武者来说,鬼手申屠这四个字代表的是一种灾难,一旦在外面碰到这个人的话,那就说明离死期不远了。

    而且这家伙也不是孤身一人,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收揽了一批实力不俗的手下,个个都有虚王境的修为,一般人碰到他们绝对不是对手,只有引颈就戳的份。

    这人不但阴狠毒辣,而且还极为机灵。城主府中以城主段元山为首,多次派出强者围剿追踪这家伙,都没能成功,唯有的一次机会,也只是将他给重创,却让他逃过一劫。

    自那之后,鬼手申屠似乎老实安分了一阵,不过消息灵通点的人都知道,他并不是安分了,而是不再像以前那样肆无忌惮,如今他下手的对手都是那种没有背景没有靠山的家伙,从不去招惹枫林城的家族和周边的宗门弟子。

    这么一来,那些家族和宗门中的强者也就懒得去理会这人了。而城主府也不可能永不停歇地追杀此人。再加之这人狡猾如狐,这才逍遥至今。

    说来也是巧合,杨开选择的晋升之地,距离申屠和他的那些手下的聚集点并不远,所以一有动静传出,便让他们给查探到了。

    明白杨开是个没有背景没有靠山的武者,又在突破的关口,这群人哪里还会放过?自然是齐齐出动,准备大干一场。

    却在这里碰到了秦家的一群人。

    听到那中年男子的惊喝,秃头老者一声冷笑:“既然知道老夫的名号。竟还敢过来。你们这是想死啊。”

    他一开口说话,跟随在他身边的那些虚王境武者们,也都一脸不善地望了过来,大有老者一声令下便要围攻的架势。

    中年男子脸色微变。艰辛地吞了口口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那紫衣少女一番喘息。似乎回过了劲,这才抿嘴一笑,轻声道:“原来是鼎鼎大名的申屠前辈。晚辈有眼无珠冲撞了前辈,还请前辈不要见怪!”

    “哦?”申屠眯起三角眼,瞧了紫衣少女一眼,嘿嘿怪笑道:“在老夫面前还能如此镇定自若,小女娃娃胆子不小,你是哪家的?”

    申屠常年在枫林城周边混迹,自然一眼就看出紫衣少女只怕有些来头,否则也不会应对的如此得体,若不是这个原因,他哪里会跟紫衣少女啰嗦?以他的个性,只怕早就大开杀戒了。

    “晚辈姓秦!”紫衣少女轻声答道。

    “姓秦!”申屠嘴角一撇,淡淡道:“老夫听闻在枫林城秦家之中,有一个叫秦钰的小丫头年幼患疾,却极为聪明伶俐,甚得秦朝阳那老匹夫的喜爱,为此甚至还特意前往黑血沼泽深处寻得一枚开阳果替她续命,说的该不会就是你吧?”

    紫衣少女轻咳了一声,颔首道:“前辈明鉴,晚辈正是秦钰,得蒙老祖垂怜才能苟活至今。”

    “呵呵呵……”申屠一阵怪笑,“小丫头果然出色,面对老夫竟也能面不改色,怪不得秦朝阳那老匹夫那么喜欢你。不过……小丫头你找老夫有何事?”

    秦钰黛眉皱了皱,沉吟片刻道:“前辈既然问起,那晚辈就直说了,前辈这是要去寻那人的麻烦么?”

    申屠眼睛一眯,不咸不淡道:“是又如何?”

    秦钰道:“前辈能否放过那人?”

    申屠嘴一撇,道:“给我个理由。”

    “那人是我秦家的一位客卿,所以……”秦钰小声地答道:“所以还请前辈手下留情,改日我秦家必定登门道谢。”

    “你秦家的客卿?”申屠咧嘴一笑,笑容玩味,道:“小丫头,你是聪明,但也不要把旁人当傻子!这人若真是你秦家的客卿,怎会选择在这种地方突破晋升?若真是你秦家的客卿,秦朝阳那老匹夫还不得亲自替他守护?你真当老夫是这么好愚弄的?”

    被人当面说破,秦钰也没有丝毫尴尬之色,微笑道:“前辈目光如炬,晚辈这点小伎俩果然蛮不住你,不过……他如今虽然不是我秦家的客卿,可不代表以后不是,能不能请前辈高抬贵手……”

    秦钰话还没说完,便被申屠举手打断了。

    申屠冷冷地望着她,三角眼中散发着阵阵寒气,道:“小丫头,这一次老夫看在秦朝阳的面子上,不与你一般计较,若再敢纠缠的话,就休怪老夫手下无情了。”

    说话间,伸手一拂,一股庞大的力量直朝秦钰扫来。

    秦钰脸色大变,匆忙往后退去。

    一直警惕地围聚在她身边的几个虚王境见此,齐齐闪身迎上,挡在她的面前,伴随着一阵闷哼之声,几人同时倒退了好几步,这才稳住身形。

    再朝前看去,申屠已经带着一群人迅速飞走了。

    中年男子等人一脸的心有余悸,回头望向秦钰,开口道:“小姐,你没事吧?”

    秦钰摇了摇头,道:“多亏几位守护,我没有事,只是可惜了那人……”

    她的目光朝远方望去,神色黯然。

    中年男子道:“其实也没什么可惜的,那人恐怕根本就无法撑得过这次天地能量的洗礼,早死一刻晚死一刻并没有区别,小姐已经仁至义尽了。下次你可千万不要再招惹鬼手申屠这样的家伙了,这一次他看在老祖的面子上放了我们一马,下一次我们可就没这么好运了。”

    “我知道了,是我连累了大家。”秦钰轻轻颔首。

    远方,杨开对此似乎毫无察觉,依然沉浸在自身武道天道的感悟,沉浸在突破道源境的桎梏之中。

    刷刷刷……

    一连串动静传来,申屠带领着十几个虚王境,齐齐在杨开身边现身。

    感受到此地狂暴的能量波动,再抬头看向天空中那巨大的黑色漏斗,强如申屠都不禁脸色微变。

    他也是从这一步走过来的,可是当年他晋升道源境的时候,动静哪有这么大?只怕连对方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即便让他现在去承受这样的天地能量洗礼,他也没有多少把握能够安然度过。

    “师尊,这里太恐怖了,咱们速速下手离开吧。”一旁不远处,一个虚王境武者额头上冒出冷汗,浑身发抖,似乎被那天地之威压制的艰辛至极。

    其他人的表情也都不轻松,一踏入这片地方,他们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萦绕在四周的法则之力浓郁混乱,让他们体内的力量运转都有些晦涩不明。

    闻言,申屠颔首,冲盘膝坐在地上的杨开道:“小子,要怪就只怪你命不好了,竟然选择在这种地方晋升,下辈子做人仔细着点。”

    话落,他抬手猛地往下一落。

    见他动作,当即便有虚王境武者打出一道道武技光芒,朝杨开轰击过去。

    但还不等这些光芒接触到杨开的身体,他体外三丈处竟忽然浮现出一层耀眼的光芒,那光芒呈现出椭圆形,将杨开整个笼罩在其中。

    轰轰轰……

    所有的攻击都落在这光幕之上,溅射出一层层涟漪,却不能破坏分毫。

    见此情形,所有人都为之一愣。

    就在这时,杨开一直紧闭的双眸慢慢睁开了,冷漠的眼神从诸人身上扫过,淡淡道:“为什么总有你们这些人,嫌自己活的太长了,急着求死呢?”

    所有被他盯上的虚王境,都没来由地从心中生出一股寒意,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要发生一样。

    就在众人失神间,杨开却一抬手。

    伴随着一阵嗤嗤的声响,一道道月刃悠然激射了出来。

    “不好,快躲!”有人失声大叫。

    但月刃的速度何其之快,根本不等这些人有反应的时间便已袭到身前。

    虽然有武者本能地运起了护身力量,但这些护身力量在月刃面前就如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

    漆黑的月刃划过,顿时便有武者的闷哼之声传出。

    没有鲜血飞溅,但那些武者在望向四周的时候,却是面色大变。

    因为身边的同伴的身体上,竟在不同部位出现了一道道月牙形的窟窿,那伤口处一片平整,可本应该存在的血肉却不知道去了何处,不见碎肉和骨骼,似乎是被放逐到了虚空之中一样。

    透过那些诡异的伤口,蠕动的内脏印入眼帘。

    强烈的视觉冲突,让好几个武者惊恐大叫了起来。

    噗噗噗……

    直到这时,才有鲜血喷射的动静传出,霎时间,杨开所在四周,好几个武者一脸不可置信地倒了下去,伤口处喷出的鲜血夹杂着破碎的内脏,场面血腥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