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零二十六章 离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没晋升道源境之前,这银月紫霜刀对他来说还是有点用途的。

    他手上的秘宝,最珍贵的莫过于四大帝宝,但每一样都不是能轻易能在人前显露的,除此之外,就只剩下龙骨剑了。

    不过杨开早已打定注意抽时间将龙骨剑融合入体,所以这件秘宝注定会在不久的将来消失不见。银月紫霜刀正好弥补了这方面的空缺,这件秘宝档次不算太高,拿出来用不会太引人注意,而难得的是,它还有能引动一丝丝法则之力。

    这么想着,杨开就将银月紫霜刀收了起来,倒也没有去用心炼化,免得浪费时间,这样一来,等有更好的就可以随时替换了。

    再然后,他才郑重至极地将那一块空灵玉璧从空间戒中取出。

    漆黑的圆玉悠一出现,杨开就感觉到了它与白天不同的地方,此刻,这块空灵玉璧竟然微微轻颤着,散发出一种玄而又玄的力量波动,表面处更有一层层漆黑的涟漪荡漾而过。

    漆黑的玉璧仿佛变得更加黑暗了,宛如黑洞,欲要吞噬万物!

    “果然有反应!”杨开见此,哪里还不知道空灵玉璧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变化,完全是因为张若惜就在附近的缘故,白天杨开看到它的时候,这东西可是古井不波的。

    此刻,他分明感觉到,空灵玉璧中跌宕出明显的空间力量波动,若有人长时间地沉浸在这种力量波动之下,未必就没办法窥探到空间力量的修炼之法。

    当初张若惜在陆家居住了一个月。陆百川就在那一个月内,有了属于自己的机缘,得以在空间力量上入门。

    现在这么想来,陆百川之所以要让自己的后嗣迎娶张若惜,完全是因为空灵玉璧的关系,甚至可以说,他处心积虑地对付张家,也可能与此有关。

    不过杨开还无法借助这样的波动查探到什么,若是让张若惜接触这样的玉璧,不知道会有什么变化。

    只是这东西如今虽然在他手上。但归根结底。还是来自于张家。杨开将之据为己有,不归还给人家也就算了,毕竟这是他的战利品,张家人也没立场去说什么。若再去找张家的人打探这东西的秘密。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张家的人。未必就知道这东西的真正价值!否则的话。在两百年前,就不会把它当成嫁妆送给陆家。

    看来,一切还是得靠自己才行。

    杨开暗暗打定注意。

    接下来的两日。杨开一直住在张家,也每曾离开客房,一直在查探空灵玉璧中隐藏的秘辛,可惜他一无所获。

    当他意识到这样查探不是办法之后,他就知道继续留在张家已经没有意义了,当即动身,向张家主母提出告辞。

    老妪和中年美妇一再挽留,见杨开去意已绝,便没再勉强,而是亲自将他送出庄园外。

    “恩公日后多多保重,若得闲暇之时,还请纡尊降贵,多多来我张家盘桓,我张家上下必倒屐相迎!”老妪经过两日的休养,神色好了不少,不过她毕竟年事已高,上次大战折损了不少元气,是根本没法恢复过来的了。

    见她这么热情,杨开微微笑道:“有机会的,到时候还请老夫人不要嫌弃的好。”

    “恩公,今次你解张家之危,我张家上下实在无以为报。妾身在见恩公孤身一人,日常起居上难免有些不便,想让若惜随恩公一起,日后照顾恩公生活起居,还请恩公切勿推辞!”那中年美妇一边说着,一边将躲在她身后的张若惜拉了出来。

    “啊?”杨开愣了一下,完全没想到在临走之前中年美妇会有这样的提议,顿时下意识地朝那少女望去。

    却见少女低着脑袋,双手玩着自己的衣角,脸上羞红一片,却乖巧不出声。

    杨开心中顿时涌出一种怪异的感觉,不过很快明白这中年美妇的意图了。

    她显然是觉得张家如今元气大伤,唯恐哪日强敌来袭,想要与自己搞好关系,让自己成为张家的庇护,到时候张若惜便可成为自己与张家牵线搭桥的桥梁。

    自己若真的答应下来,看到张若惜的面子上,真到那时候也不会袖手旁观。

    明白这一点之后,杨开眉头皱了皱,本能地有些排斥,但又无法一口回绝。

    因为按他原本的想法,是想先处理好与康斯然之间的事情,待回到枫林城之后,多多来张家做客的,借此好好研究一下那空灵玉璧,否则刚才他也不会跟老妪说以后有机会。

    哪里晓得人家张家竟然已经有意将张若惜送给自己了。

    这让他在排斥这种做法的同时,又有些高兴,不禁生出一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感觉。

    见杨开沉吟不语,张若惜似乎更加局促了,那中年美妇微微一笑道:“若惜这孩子虽然修为不高,无法在战斗上给恩公帮上什么忙,但天资不错,而且生性恬静,心灵手巧,恩公若是带着她,日后必定不需为一些琐事而烦心,可一心修炼,早日登临道源境。”

    中年美妇一边大力在杨开面前推销着张若惜,一边察言观色道:“只怕……恩公嫌弃,若是如此的话,就当若惜没这个福分了。”

    此言一出,张若惜不禁娇躯一颤,两只小手都攥成了拳头。

    “若惜姑娘秀外慧中,我怎会嫌弃,只是……”杨开皱了皱眉,说话间瞅了那老妪一眼,见老妪也有些期望地望着自己,心知这事恐怕是老妪和中年美妇一起商议好的。

    或许,那一晚席间,自己多看了张若惜几眼,也让她们有了误会。

    见张若惜一副低垂脑袋,轻咬薄唇,泫然欲泣的样子,杨开心中一叹,到嘴边拒绝的话又咽了回去,开口道:“只是我不想强人所难,这事还得问问若惜姑娘自己的意见,若她想跟我走的话,我可以带她离开张家,若她不想的话,那就算了。”

    闻言,中年美妇大松了一口气,笑道:“这是自然。”

    说话间,看向张若惜,道:“丫头,恩公问你话呢,你如实说就是,你愿不愿意跟恩公一起离去,从此为奴为婢,服侍恩公?”

    张若惜连头都不敢抬,只是轻轻地点了点。

    中年美妇笑道:“你说话就是,要不然恩公可不知道你的心思。”

    张若惜这才声若蚊呐道:“愿意!”

    中年美妇抿嘴一笑,望着杨开道:“恩公你看,若惜她是自愿的,可无人逼迫她。”

    杨开叹息道:“好吧。既然如此,那你就随我一起。”

    “多谢先生。”张若惜这才盈盈一礼。

    “你放心,有我在一天,必定不会让人欺负你了,这点,也请老夫人放心。”杨开转向老妪,正色道。

    老妪笑道:“能跟了恩公是若惜的福分,恩公的人品我张家信的过。”

    杨开点点头,望着张若惜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跟家人说的,现在可以说了,我去前方等你。”

    说完之后,杨开纵身飞向不远处。

    回头望来,张若惜伏在老妪的怀里,哽咽个不停,老妪也不断地轻拍着她的肩膀安慰着,叮嘱着什么。

    随后,张若惜又与中年美妇等人一一告别,临行之前,冲张家所在之地叩首三次,这才一步三回头地朝杨开走来。

    待到近前,她用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低声道:“先生,我好了。”

    杨开呵呵一笑:“不用搞的跟生离死别一样,我就住在枫林城,日后你若是想家了,随时可以回来看看,我不会约束你的。”

    张若惜摇头道:“太祖母说,日后我就不是张家的人了,没事的话不要回来了,一心服侍先生就好。”

    杨开一怔,颔首道:“老夫人用心良苦了。”

    老妪会这么叮嘱张若惜,显然也是怕惹自己不快,不过她哪里晓得,自己根本就不在乎这些,而且,自己之所以同意带上张若惜,也绝非她们想的那样,不过这种事也不好解释,杨开就懒得说了。

    一路往回飞驰,杨开也没什么好的飞行秘宝,只是当年在故乡星域之中购买的一件星梭而已,早已随着他修为提升落伍不用。

    索性用力量包裹着张若惜,带她往回飞去。

    张若惜只有圣王一层境的修为,平时也没离开过张家,何曾体验过如此迅速的飞行,吓得两眼紧闭,双拳紧握着,一副要上刑场的样子。

    杨开见此,微笑摇头,也没多说什么。

    片刻后,来到了枫林城城门前,落了下去,带着张若惜进入城内。

    小姑娘似乎也很少进城,平日里在张家也是一直服侍着老妪,进了城之后左看右望,什么都很稀奇。

    杨开这才发现,她的穿着很朴素,身上也没有首饰。杨开本想给她添点东西,但又怕她误会,索性作罢。

    一路来到洞府前,杨开取出身份铭牌,正要打开洞府禁制的时候,忽然旁边窜出一个人来,急急道:“杨丹师,你可算是回来了。”

    杨开闻声朝那边望去,见到一个熟悉的面孔,不禁轻笑一声:“是你?”

    这个人赫然是灵丹坊的一个伙计,因为杨开也经常出入灵丹坊炼制灵丹,所以对他倒有些印象。

    “正是小人。”那伙计冲杨开躬身一礼,起身之后,又奇怪地瞧了张若惜一眼,不知道杨开怎么带了一个圣王一层境的女子在身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