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炼巅峰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 反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杨开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冰心谷的创派祖师冰云实力到底有多强,杨开不知道,但是冰心谷在很久之前可是威震星域的大宗门,比起恒罗商会,剑盟和紫星三大巨头只强不弱。

    只不过因为时间太久,弟子们不争气,冰心谷才逐渐落寞下去,绕是如此,谷内也依然有虚王境武者坐镇。

    能创建出这样一个宗门的人,自身实力又能差到哪去?这个宗门可是传承了一两万年的。

    若是说冰云早就离开了星域,抵达星界,倒也解释的通。

    而妖虫母体施展出来的雪若清天秘术,绝对是跟冰云有关的,甚至可以说这冰崖的形成,也极有可能与冰云脱不了关系。

    冰云若是还活着,以她的年纪和资质,达到帝尊境并不难。而这里残存的意境,也与冰心谷一脉所修炼的冰系功法和秘术相符。

    杨开逐渐梳理出的事情的脉络,不过到底是不是真相,他就不得而知了。最起码,他的这个猜测解释了雪若清天为何会出现在星界。

    背后不断地有剑芒袭来,杨开很快发现了一个让他略微感到轻松的迹象,那就是背后追来的妖虫母体似乎只会那么一招雪若清天,其他的秘术根本不会使用,它所有的杀招,都是从雪若清天的基础上演变过来。

    这让杨开大喜过望,毕竟若是如此的话,那他就有了应付的空间和把握。

    幸亏他精通空间力量。而精通力量的武者在逃亡这件事上是出了名的出色,想要击杀精通这种力量的武者,其实是很难的。

    无论在星域还是星界,都是如此,武者们最不愿意得罪的就是如杨开这样的家伙的了,空间之力让他们来无影去无踪,若不能做到一击必杀,肯定是麻烦不断。

    所以武者们一旦得罪了这样的敌人,最稳妥的解决办法只有两种,速而杀之或者化干戈为玉帛!否则倒霉的必定会是自己。

    从崖底一路往上。杨开几次徘徊在鬼门关口。因为无法动用神念,所以杨开也不知道这妖虫母体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只知道它绝非自己现在能够抗衡的,自然熄了与之争斗的心思。只想摆脱这家伙再说。

    可妖虫母体也不知道发哪门子疯。如跗骨之蛆般追着杨开不放。那庞大的身躯扭动之间说不出的灵活敏捷,在冰崖崖壁上腾挪跳跃竟丝毫不比杨开慢多少。

    足足一炷香后,杨开才如炮弹般从冰崖之中激射出来。飞落到了附近的峰顶,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终于喘了口气。

    没有了下方浓郁帝威和冰寒法则的压制以及对妖虫母体的天然优势,局面总算不是那么糟糕了。

    他转过神,凝神以待,轻轻地呼了口气。

    下一刻,雪白的巨大身影紧随而至,直接落到杨开前方十几丈处。

    在峰顶观察妖虫母体,看的愈发清晰,那狰狞的面目让杨开头皮发麻,神念扫视过去,妖虫母体身上跌宕出来的能量波动竟丝毫不比那个卞雨晴差多少,甚至还犹有过之的样子。

    “帝尊境?”杨开骇然变色。

    这只妖虫母体就算不是帝尊境级别的妖兽,恐怕也相距不远了,与杨开相差了两个大境界。

    与这样的敌人争斗,跟自寻死路没区别啊!杨开不由地有些庆幸自己没在崖底被它给一击毙命。

    正当杨开额头上冷汗淋淋而下,怎么擦也擦不完的时候,他忽然又发现了一个及其诡异的事情——这只妖虫母体似乎没有丝毫生命波动,连体内的气血都没有流淌的迹象。

    “死的?”杨开不禁皱眉。

    没有生命波动,没有气血流淌的迹象,说明这妖虫母体是个死物,只是死物怎么会如此灵活?甚至施展出雪若清天那样的剑道秘术?

    不过这倒也解释了它为何空有帝尊境的强大力量波动,却没能轻松击杀杨开,它一只死物,根本无法发挥帝尊境应有的力量。

    杨开再仔细观察过去,赫然发现它的腹部处,有一道明显的伤痕,那仿佛是被剑气所伤,贯穿了整个身躯,伤口处一片冰晶,可以看到腹部的内脏,却诡异的没有血水流淌。

    果然是死物!难道跟尸灵族一样?灵魂没灭,在冰崖底部那特殊的环境下死而复生了?

    自遇到这只妖虫母体,杨开就有很多不解,他也没有去一探究竟的时间,因为妖虫母体在冲上来之后,很快就展开了攻击。

    那由能量幻化出来的长剑在它钳上划了一个圈,剑锋所指,凌厉的劲气爆发出来。

    天空中,蓦然下起了大雪,鹅毛般大小,天地顷刻间被一片雪白的银色包裹。

    呼啸的寒风肆掠起来,以妖虫母体为中心,方圆十里范围内,尽数被一片无法言喻的冰寒所笼罩,在这片天地间,似乎所有的法则都不再存在,只剩下了寒与冷。

    而在这里,妖虫母体便是主宰!

    这是帝尊境强者对法则之力的掌控,一念沧海桑田,一念移星换月。

    杨开脸色大变,拼命地运转力量抵挡,却依然冻的牙关打颤,浑身发抖,之前在崖底受了对方一击,虽然用虚无化解了致命的伤害,但也没能完全规避,受伤不轻,此刻对方剑势一出,他立马雪上加霜。

    妖虫母体的双眸泛着诡异的雪白光芒,口中发出尖锐的刺耳鸣叫,随着它的鸣叫,那冰寒的剑意愈发牵引起附近的天地法则流淌,让本来不是那么寒冷的峰顶变得比崖底还要让人难以忍受。

    杨开面沉如水,意识到这次玩大了。

    他确实可以越阶作战,但也是有极限的,面对一个极有可能有着帝尊境修为,精通一招剑道秘术的妖虫母体,他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翻不出浪花来。

    他几乎可以预见,对方这一剑落下,便是自己魂飞魄散的时候。

    危机关头,他拼命地催动空间力量,想要瞬移开来,但让他绝望的是四周的空间早已被冰寒法则封锁,他的空间秘术此刻根本起不了丝毫作用。

    妖虫母体那泛着白光的双眸透出一股残忍的光芒,长剑高高举起,有法则之力在剑身上萦绕。

    生死一线间,杨开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急忙祭出一物,将一身力量都灌入其中,然后朝妖虫母体砸了过去。

    那东西赫然是一个手镯模样的秘宝,手镯上有无数米粒大小的符文图案闪烁光芒,蕴藏着一股浓浓的帝威之力。

    当杨开抛出手镯的时候,妖虫母体置若罔闻,但是当那手镯砸向它,手镯上的米粒符文散发光芒,一股天生的压制之力笼罩它的身躯的时候,妖虫母体却陡然间尖鸣起来。

    它的双眸剧烈颤抖着,充满骇意地望着那手镯,仿佛老鼠见到了猫一样,庞大的身躯都微微颤抖起来。

    那手镯,对妖虫母体似乎有一种天然的克制作用。

    叮当……

    手镯直接砸在妖虫母体的脑门上,杨开用力虽大,但这样的攻击对妖虫母体来说显然是无法造成致命伤的,可手镯中自带的威能却让妖虫母体如遭雷噬。

    笼罩天地的冰寒意境陡然溃散开来,天空中飘飞而下的鹅毛大雪纷纷化为利刃,不受控制地四面八方激射。

    杨开脸色一白,哪敢在原地停留?直接祭出了玄界珠,整个人都躲了进去。

    而就在杨开消失的一瞬间,一声嗡鸣蓦然爆响开来,狂暴的冰寒意境倒卷,纷纷灌入妖虫母体的体内,在它体内接连爆开。

    轰轰轰……

    妖虫母体的身躯碎肉飞溅,不见鲜血,但那雪白的身躯却在眨眼间变得千疮百孔,连钳上凝聚出来的能量长剑都溃散了。

    反噬!

    施展出如此精粹的剑道秘术,在关键时刻被干扰阻断,秘术的威能全部反噬在妖虫母体身上,让它品尝到了自己秘术的恐怖杀伤。

    哗啦啦……

    冰崖上方,冰岩被切割四溢的剑气切割的七零八落,整个峰顶似乎都被削平了一层,可以想象,若是杨开还在此地的话,就算他将所有的防御手段都施展出来,也绝对无法抵挡这样的威能,唯一的结果就是死!

    一连串的动静响起,碎裂的冰岩朝冰崖下方掉落,撞击着岩壁,不断地传来声响。

    足足三十息后,冰崖峰顶的异常才逐渐平息。

    直到此时,杨开才身形一闪,从玄界珠里重新出现。

    眼前的一幕让他不由地吞了口口水,暗自庆幸自己幸好溜的快。

    再去观察妖虫母体的时候,杨开惊喜地发现,这家伙竟然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本就有一处致命伤的身躯此刻变得破破烂烂,显然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一道雪白的光芒,忽然从妖虫母体里浮现出来,微微一扭曲,直接凝为一柄长剑的模样。

    那形态,跟苏颜的玄霜神剑,竟然有着七八分的相似。

    “什么鬼东西?”杨开眉头一皱,正想仔细观察一番,那雪白的光芒却直接朝他激射了过来,霎时间,冰寒临身,让人心惊胆战。

    不过这种感觉比起妖虫母体给杨开带来的压力却不可同日而语。

    杨开一咬牙,祭出玄界珠,浩瀚的神念如潮水一般从识海里迸发出来,将那雪白的光芒包裹,口中低喝一声:“给我进来!”

    下一刻,被杨开神念包裹的雪白光芒就被扯进了玄界珠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