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炼巅峰 > 第一卷 崛起凌霄阁 第两千八百二十六章 两异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 』,。

    等杨开醒来的时候,已经不在那个树洞中了,而是在一片荒野之上。

    脑袋中的疼痛还有残余,让杨开回想起来不免心有余悸。

    他虽然才到巫师之境,开启了自己的神念,但他的底蕴却远非巫师能比。青一指之下竟让他神魂震荡,显然是传递了无比巨大的信息过来,让现在的他根本无力承受,才一下子昏迷过去。

    也没功夫仔细查探青到底传递了什么信息,杨开扭头四顾时,对上一双清澈明亮的眸子。

    怔了好一会,杨开才道:“你怎么在这?”

    娇小的少女耸耸肩膀,道:“青爷爷让我跟你出去走走看看,他说我一直都住在霜雪城中,对外界太陌生了。”

    “这就是托付之物么……”杨开摸着下巴自语了一声。

    之前青说有个小忙要他帮,又说有什么东西托付给他,如今看来,青要托付的就是蝶了。十六年前,蝶被遗弃在长青神树下,是青将她抚养长大,但是蝶与青毕竟不同,不可能一直住在霜雪城中不出去,但是蝶的身份又太过敏感,单独外出的话并不一定安全,搞不好就要被人针对。

    有杨开照顾的话就不一样了。

    在昏迷之前,青说的那句话中似乎也提到了蝶……

    想清此节,杨开也就释然。

    反正蝶也是个大巫师,比起现在的自己应该都不逊色多少,就算自己想照顾恐怕也照顾不到什么,青让她跟自己出来,大概也就是想让她多点见识而已。

    “我们在哪?”杨开起身看了看四周,茫然问道。

    蝶道:“青爷爷以分身送我们出来,这里距离霜雪城有五百里。在霜雪城的东边。”说话间,蝶还指了下旁边。

    杨开扭头望去,只见到那边一颗一人高的常青树。屹立在路边,散发着与青同出一源的气息。

    杨开眉头挑了挑。饶有兴致地打量起那常青树。

    蝶在一旁道:“你不用担心,霜雪部的人还不知道你已经走了,大概都还以为你还留在树洞中呢。”

    “青前辈好手段。”杨开赞了一声。

    蝶微笑道:“那可是青爷爷!”言语之间显而易见对青的推崇,转头望着杨开道:“我们去哪?”

    “容我看看……”杨开说着话,取出了村长给他的那地图,观望一阵,在地图上找到了自己所处的位置,对比一番确定了行进的方向。

    冬天离村的时候。他跟村长说过,等开春的便会回去。

    如今春天不远,他外出修炼的目标也已达成,自然也该回去了,苍南村地处偏僻,人迹罕至,是个闭关修炼的好地方,待他哪一日重现巅峰实力,再去探索这个世界也不迟。

    “会飞么?”杨开收好地图,朝蝶望了一眼。

    蝶嗤笑一声。口中咒言响起的同时,背后竟忽然浮现出一双五彩斑斓的翅膀,少女仿佛真的化身成了一只美丽的蝴蝶。翩跹起舞,美轮美奂。

    翅膀煽动间,蝶已御空在上,俯瞰杨开,招手道:“走吧,发什么楞呢?”

    杨开收起眼中的惊艳,身形晃动,便在前头带路了。

    蝶头一次离开霜雪城,对外界的世界很是好奇。美眸不断地打量四周,俏脸上一片愉悦的神色。仿佛这个世界的任何东西对她来说都是新鲜的。

    不过她却没有去打扰杨开,只是自顾地欣赏着沿途的风景。时不时地发出惊叹之声。

    杨开则是一边赶路一边消化着青之前给自己灌输的信息。

    本以为只是一篇修炼功法,可越看越是心惊,因为这信息根本不是一篇功法能够概括的,这庞大的信息几乎包含了青一生的精华。

    青虽然是个树妖,常年镇守在霜雪城中,不曾移动外出,但他的寿命却有几千上万年乃至几万年之久,在这漫长的岁月流逝中,沧海变桑田,唯有青屹立不倒。

    他见过形形色色的人,经历过时代的变迁,潮流的涌动。

    他所掌握的知识,渊博庞大,他的身上,有整个上古时期的缩影。

    而他灌输给杨开的那些信息,便是他所有的知识和阅历。功法,巫术只是其次,最重要的是那无尽寿命中沉淀出来的精华。

    搞什么?

    杨开并不觉得自己帮他一个小忙,便足以让青将这样宝贵的礼物送给自己。

    可以说这样的一份礼物,便是大帝级别的存在也会心动不已,对自己未来的修炼有巨大的好处。只要能将这些知识消化,那杨开日后的修炼必将一片坦途。

    杨开敢肯定,这必定是自己这一趟秘境历练中得到的最大好处了,再不可能有别的东西能与之相比。

    也多亏了村长孜孜不倦地教导,让他对这些上古文字烂熟于胸,否则如今他恐怕根本无法吸收这些知识,暗自庆幸不已,果然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之前若非村长坚持,杨开恐怕也不会去学习上古文字。

    一路走,一路感悟,杨开根本没察觉到时间的流逝,恨不得现在就找个地方好好闭关,将青灌输的知识消化干净。

    但再漫长的路途也有终点,更何况他不过是回苍南村而已,之前实力不够,无法飞行,花费的时间较久,如今一路飞行归来,只花了不到五天便差不多到了地方。

    杨开收敛心思,竟不由生出一种荣归故里的感觉,心中不免好笑。

    蝶也显得有些紧张:“你们村子的人会不会讨厌我啊,会不会赶我走?我要不要给自己施加个变身术?”

    出了霜雪部,没有了青的庇佑,蝶无法一直以魁梧壮汉的面目示人,不过身为大巫师,掌握一个变身术自然不是什么难事,以她的修为,一旦施加巫术,村子中不可能有人看破的。

    她喋喋不休,一副丑媳妇要去见公婆的样子,杨开忍不住嗤笑一声,正准备回答的时候,却是忽然眉头一皱,举目朝前方望去。

    下一刻,杨开面色一变,速度陡然加快,直接将蝶抛开。

    “喂……”蝶不明就里,懊恼地喊了一声,不过很快她也察觉不对了,因为前方不远处一个看似村落的地方,竟是四处起烟。

    这个时辰并没有到生火做饭的时候,又怎会有这么多浓烟?

    皱了皱眉,蝶心中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一言不发地加快速度追了上去。

    少顷,当杨开与蝶落到村子中的时候,蝶扭头望了一圈,心中一叹。

    这村子遭到了攻击,一片断垣残壁,地面上还残留着不少鲜血,看那血迹的颜色,应该有几天时间了。

    这种弱小的村落很容易就会遭到攻击,整个蛮族每年都不知道有多少村子因为这样那样的事而惨遭灭族。

    叹了口气,蝶道:“不是野兽,是人干的。”

    虽然没有仔细查探,但这一点很明显,地面上并没有野兽的足迹,也没有被啃咬的痕迹,明显不是野兽所为。

    “而且战斗应该很快就结束了,来人要么数量很多,要么实力很强……后者可能性居大。”

    尽管蝶涉世未深,但身为浮游部的蛮族,追踪反追踪是她近乎本能的本事,所以能从村子中残留的东西看出很多信息来。

    “你们村子有什么仇敌么?”蝶问道。

    杨开摇了摇头,神念一瞬间如潮水般涌动,疯狂地朝四周铺散。

    感受到这股神念的强大雄浑,蝶眼中满是震惊。

    这样的神念,比自己似乎都要强大啊。

    少顷,杨开目光一凛,朝一个方向驰去。

    蝶不知他要去做什么,不过还是迈步跟上。

    不多时,两人便来到了一个柴火堆前,杨开伸手拨开那一根根木柴,精准地寻觅到一个被木板盖住的洞口,掀开木板,底下立刻露出几张惊恐惨白的脸庞。

    都是孩童,有七八个左右,最大的一个不过十岁,最小的一个也只有四五岁的样子。

    待看清杨开的面容之后,那年纪最大的蛮童露出惊喜的神色,哭喊道:“阿牛哥!”

    “先出来!”杨开伸手说道,那年纪最大的蛮童闻言点头,将一个又一个小伙伴举起,送到杨开手上。

    不多时,几个蛮童便被救了出来,不过因为担惊受怕了许久,又水米未进,都显得有些虚弱。

    “发生什么事了?什么人攻击了村子。”杨开望着那蛮童问道。

    “村长说那些人是食骨部的。”蛮童咬着嘴唇说道,说话间似乎是回想起前几日的一幕,身子忍不住有些发抖。

    “什么?食骨部?”杨开脸色大变。

    蝶的表情也是陡然一凛。

    蛮族各大部落的族人因为所居的地方和修炼的功法不同,性情各有不同,比如说怒焰部的人极为好斗,比如说木灵部的人性情温和。

    但若说哪个部落的人最血腥凶残,食骨部便是公认的一个。

    无他,这个部落的族人,连同为蛮族的人都可以当做食物,用来果腹。

    也就是说,他们是吃人的部落!在没有食物的时候,他们甚至会自相残杀,饱食自己的族人,更不要说对外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