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炼巅峰 > 第一卷 崛起凌霄阁 第四千五百二十四章 剑出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在玄丹门的日子是极为舒适悠闲的,隔三差五开炉炼丹,赚取大量的修行物资,如今杨开大多数时间都浸泡在炼化药王鼎这件事上。

    这一日,杨开指点万莹莹炼丹之时,杨槐忽然走了进来,神色凝肃地一抱拳。

    杨开又讲了几句,这才抬头看向杨槐:“何事?”

    杨槐回道:“大人,问丹阁那边传话过来,说是有一个叫黎正卿的人过来找你,有要事汇报!”

    “黎正卿?”杨开眉头一扬,“他可有说是什么事?”

    杨槐摇头道:“没有明说,不过似乎挺着急的。”

    “带过来吧。”杨开吩咐一声。

    “是!”杨槐这般应着,便又急忙走了出去。

    万莹莹有些担忧地道:“大师兄,是不是师门那边出什么事了?”

    黎正卿忽然从虚灵剑派那边跑过来,让她不免有些不安,不知是不是师门那边出了什么变故。

    “应该不至于。”杨开摇了摇头,他这几年虽然一直待在玄丹门中,但与师门那边的联系却从未中断过,基本保持着两月一次书信的频率,上次师门那边来信还是一月之前,若真有什么变故的话,苏长法应该会说的。

    而且,他如今好歹也算声名在外的天丹师,有他庇护着虚灵剑派,这神兵界敢打虚灵剑派主意的人不多。

    “别担心,应该没什么事,许是师尊有什么事嘱咐我们。”杨开揉着万莹莹的脑袋,宽慰道。

    万莹莹哦了一声,安静地待在一旁。

    不过虽然这么安慰万莹莹,但杨开隐隐感觉师门那边应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否则完全没必要让黎正卿跑一趟。

    没片刻功夫,黎正卿便被杨槐带了上来过来,几年未见,这老家伙不但没老,反而变得年轻了不少,毕竟当年他才只是地阶,如今却已成天阶,而且还是天阶二层!不过因为长途奔波显得有些风尘仆仆。

    “老朽见过大人!”黎正卿恭敬行礼。

    杨开颔首道:“你这趟过来,所为何事?”

    黎正卿正色道:“回大人,老派主半月之前忽然一病不起,两位长老让老朽来请大人回去看看。”

    “什么?”万莹莹一下子窜了起来,紧张道:“师尊病了?”

    杨开的脸色也凝重起来:“怎会如此?”

    黎正卿低头回道:“两位长老说是老派主年老体弱,气血衰败的原因,似乎也与老派主年轻的时候受过的伤有关。”

    万莹莹急忙问道:“你来的时候,师尊情况如何?”

    黎正卿道:“昏睡不醒,情况不太妙,不过暂时没有什么性命之忧,然而老朽来这边赶路花了半月时间,不知如今怎样。”

    “大师兄……”万莹莹快哭出来了,扭头朝杨开望去。

    “不要慌!”杨开随口宽慰一声,略一沉吟道:“你们在这里等一会,我去长老阁那边报备一声,这便回师门一趟!”

    又扭头吩咐杨槐道:“喊花容回来!”

    “是!”杨槐沉声应道。

    杨开急忙走出洞府,灵力涌动,身化长虹朝长老阁那边驰去,找到了值守的长老将情况说了一遍。

    片刻后,他又急匆匆地从长老阁那边飞了回来。

    他本以为这一趟或许会有些波折,毕竟他如今有参悟药王鼎大道妙音的重任在身,不客气的说,玄丹门这边对他应该是极为紧张看重的,等闲情况下,他应该无法轻易离开玄丹门,最起码也要得到百里云桑的首肯。

    谁知长老阁那边值守的三长老俞伯阳听了此事之后,立刻便同意了,并吩咐他早去早回,路上注意安全。

    不过这也是好事,苏长法那边情况不知道怎样,他归心似箭,也没太过功夫去耽搁。

    来到这个神兵界,此界赋予了他一个的身份,这个身份中包含了牵扯的因果和情感,所以他在听到苏长法大病不起的时候,紧张和担忧的心情并非作假,而是发自肺腑。

    早在数年前,杨开就知道,苏长法的潜力已经耗尽了,这一辈子恐怕都只能止步地阶三层。

    他年事已高,修为没办法突破的话,早晚会有大限来临的一天。

    只是杨开没想到,这一天来的会这么快!

    重回到洞府的时候,花容已经回来了,素来没有正行的她这一次也识相地没有嬉闹,只是安静地站在那边。

    片刻后,一团流光冲天而起,花容和杨开合力催动灵力,裹着杨槐黎正卿和万莹莹冲天而去。

    长老阁前,三长老俞伯阳负手而立,眼睛微眯。

    一声响动从旁边传来,一人站到俞伯阳身边,眺望远方道:“他走了?”

    俞伯阳颔首:“走了。”

    “那就动手吧。”

    俞伯阳扭头看着百里云桑,皱眉道:“门主,这样做……真的好吗?这小子不管是什么来历,数年间并没有对我玄丹门有什么不利的企图,更何况,他还能听的到药王鼎的大道妙音,这几年他贡献出来的丹方可不少,对我玄丹门的发展有极大的功劳!”

    百里云桑叹了口气道:“这一点我又何尝不知?不过正因为此事牵扯到药王鼎,所以才要慎重行事,若他对我玄丹门真的没有二心自然最好不过,可若是别家派来的奸细……”

    俞伯阳轻轻点头:“说的也是,这事确实马虎不得。”顿了一下道:“直接将他拿下,仔细审问不是更好?又何必诱他离去,费此周折!”

    百里云桑摇头道:“他如今声名在外,天丹师这个层次中,本门能与他媲美者不多,若是大张旗鼓,难保消息不会走漏出去,若叫别的弟子看到了,势必又是一些麻烦,不如悄悄行事,到时候查明真相再做解释。”

    俞伯阳闻言颔首道:“门主考虑周全。”

    玄丹门距离虚灵剑派不近,即便快马加鞭也要半月路程,当初高明带着杨开前往玄丹门的时候便花费了这么久,不过这一次有花容和杨开一起催动灵力御空飞行,速度自然会快上很多。

    花容虽然才刚晋升半年,但毕竟已是货真价实的灵阶,有了御空飞行的资本。

    杨开这个天阶九层与旁人不同,体内灵力储存庞大,足够支撑长时间的消耗,换做一般的天阶,根本无法飞行太久。

    一路风驰电掣,不到一日功夫,便已走了过半路程。

    花容忽然扭头望着黎正卿:“你很热?”

    黎正卿满头大汗,勉强一笑:“姑娘说笑了,只是老朽头一次飞在这么高的地方,不免有些紧张。”

    花容微微颔首,宽慰道:“放心,不会把你摔下去的。”

    黎正卿唯唯诺诺。

    又是一日后,虚灵剑派所在山峰印入眼帘,一行四人径直落在了山门前,花容有些气喘地瞧了杨开一眼,美眸里满是惊异之色。

    持续两日的御空飞行,即便她如今是灵阶也有些支撑不住,这半路上可是吞服了好几枚杨开亲手炼制的灵丹补充消耗。

    可反观杨开这个天阶九层,竟是脸不红心不跳的,对比下来,搞的她好像比杨开修为低很多一样。

    但这一路飞回来,她分明感觉到杨开消耗的灵力不比自己少……

    这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不过此时已经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了,倏一落下来,花容便感觉有些不对,虚灵剑派这山门处竟是无人看守,整个虚灵剑派好像都空无一人,内里一片寂静。

    但她又敏锐地察觉到,这四周有一些强大的气息潜藏,正在悄悄关注这边。

    “大人!”花容轻轻地了吸了口气,往杨开身边靠了靠,美眸一片凝重。

    杨槐一身血肉也紧绷起来,仿若一只出闸的猛兽,浑身上下猛然迸发出难以言喻的煞气!血肉蠕动间,体内甚至传出哗啦啦的声响,整个人都平白拔高了三寸。

    他虽然没有花容那强大的感知力,但却有极为敏锐的本能,就如一只凶兽在落入猎人的陷阱时,四周的种种不协调让他如临大敌。

    “黎正卿!”杨开微微眯着眼,轻轻地喊了一声。

    “属下在!”黎正卿低头应道,浑身抖似筛糠,额头上汗流如瀑。

    “我待你如何?”杨开斜眼看着他,眼神一片冷漠。

    黎正卿颤声道:“若无大人当年赏识,老朽绝无可能晋升天阶,大人待老朽,恩同再造!”

    “好一个恩同再造!”杨开冷哼一声,“那么,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黎正卿脸色顿时苍白,却兀自嘴硬道:“大人所言何意?属下不知。”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我师尊到底如何了?”杨开盯着他的双眸,沉声问道。

    黎正卿脸上神色微微挣扎了一瞬,还是硬着头皮道:“大人,老派主当真病重不起……”

    铮……清越的剑鸣声响起,剑光一闪之时,黎正卿如遭雷噬,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喉咙,踉跄后退了两步,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杨开,沙哑道:“大……大人……”

    手指缝间,鲜血止不住地喷涌而出。

    杨开斜提着清虚剑,长剑之上,一滴殷红的鲜血徐徐滑落,风吹过,黑发飞扬,衣衫猎猎。

    “剑久不出鞘,尔等魑魅魍魉真当这是个摆设了?都给我滚出来!”

    一剑斩下,剑气四溢,天地间只剩下这一剑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