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炼巅峰 > 第一卷 崛起凌霄阁 第四千五百一十一章 斗法台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魏成当下沉着脸,将自己在圣火窟内遭遇的事情讲了一遍,在他的阐述中,原本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只不过到了最后关头的时候,他准备收取的那天火竟像是受到了什么干扰似的,一阵剧烈震动之下消失不见了。

    “除此之外,魏丹师没有看到别的东西?”杨开试探地问道。

    魏成一怔:“有什么别的东西,你看到什么东西了?”

    “没有,我只是随口一问。”杨开打个马虎眼。

    照魏成这说法,他在圣火窟内并没有看到白火吞噬天火的景象,在他的感知中,那天火是突兀地消失不见的,甚至他也没看到那五颜六色无数丹火齐聚的一幕,否则断不会有什么隐瞒。

    这倒是有些奇怪了……

    “魏丹师收取天火失败,我深表遗憾,但此事我确实毫不知情,也没必要坏魏丹师的好事。”杨开望着那魏成,一脸诚恳。

    “就算你不是有意,也绝对跟你脱不了干系。”魏成咬牙切齿,看的出来,今日之事让他很是愤怒,毕竟为此事筹备了两年时间,眼瞅着即将大功告成的时候忽然功亏一篑,实在有些无法接受。

    杨开有些不耐地望着魏成:“那你想要如何?与我做过一场吗?”魏成收取天火失败确实跟他有关,但他并非有意,而且这事也没法说,只能一口否认了。

    岂不料魏成一听这话,顿时眼前一亮:“好,这话你说的,魏某便与你做过一场!”转头望着武正奇:“武副堂主,就劳烦你做个见证!”

    武正奇欲言又止了一下,似是想说什么,不过最终还是叹息道:“两位既然都有此意愿,那武某便当个见证人吧,希望两位丹师能够点到为止,莫要伤了和气。”

    魏成一抱拳:“多谢武副堂主了。”

    恶狠狠地瞪了杨开一眼:“三日后,斗法台见!”

    这般说着,大手一挥,领着自己的两个血侍大摇大摆地走了。

    杨开手按在清虚剑的剑柄上,刚刚凝聚起来的气势陡然消散一空,愕然至极地望着魏成的背影,不解道:“他怎么走了?”

    武正奇道:“既然约定好了,自然该回去准备一下。”

    杨开无语道:“打个架而已,还要准备什么?”

    武正奇一脸惊奇地望着杨开:“杨丹师,你就准备这么与魏丹师斗法?”

    “那还要怎样?”

    武正奇定定地看了他好一会,才一拍脑袋道:“我倒是忘了,杨丹师初来宗门,对宗门的规矩恐怕还不太了解,是这样的,丹师是我玄丹门极为宝贵的人才,所以丹师之间的斗法与寻常武者是不同的。”

    杨开皱了皱眉:“还请武副堂主赐教。”

    武正奇道:“一般来说,丹师之间的切磋斗法分为三场,先赢得两场者为胜,而前两场与你们丹师没太大关系,都是由自身的护卫上阵,他们会先比试两场,如果能分出胜负自然是最好不过,若是无法分出胜负,丹师才会上阵,而丹师之间的切磋,自然是与炼丹有关的东西,并非打斗。如此一来,也能最大程度地保护好丹师的人身安全,纵然输了,也不至于有什么损伤。”

    杨开恍然:“原来如此!”

    怪不得那魏成说三日后斗法台见,杨开还以为直接就可以开打,刚才在寻思要不要保留一点实力呢。

    “杨丹师没有血侍吧?”武正奇古怪地瞧了杨开一眼。

    杨开缓缓摇头。

    武正奇失笑:“看样子杨丹师需要先往血侍营走一趟了,不过……不多说了,回头到了血侍营,杨丹师自然有所了解。”

    从圣火堂那边回来的时候,杨开有些无奈。

    这一趟去圣火窟莫名其妙收了一份不知道是什么的人火,又莫名其妙地与那魏成结怨,更莫名其妙地应下了与他的切磋,当真是世事难料。

    不过杨开对此也没太放在心上,他现在唯一比较关心的是,自己收取的那人火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何连天火都可以吞噬。

    这般想着,一路朝山下行去,很快便到了问丹阁所在,在里面转了一圈,没找到自己想找的人。

    心想女人果然都是不靠谱的,还说会一直在这里等自己,这才几日就不见了踪影!

    岂不料在回去的路上,那花容的声音忽然从一旁传来,显得很是热情:“杨丹师!”

    杨开扭头望去,只见这女人居然在归依台那边,一边吆喝一边身形腾挪,几步就窜到了杨开面前站定,两眼发光地望着他:“杨丹师是来找我的?”

    杨开稍稍往后退了两步,点头道:“不错。”

    花容更高兴了:“杨丹师这是想通了,要收我当护卫了吗?”

    杨开看她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也不知道为何能开心成这样,斟酌了一下措辞道:“要我收你当护卫也行,不过有一个考验。”

    “你说你说,只要是我能办到的,绝对帮你办妥!”花容把脑袋点成了小鸡啄米。

    杨开一脸怀疑地望着她,也不知把这个事交给她处理能不能行,不过此时也没有更好的人选了,原本还想找高鑫鹏借一下高明的,结果如今高鑫鹏都不在玄丹门了,借人更是无从说起。

    “我要你去一趟虚灵剑派,帮我接三个人过来。”

    花容支棱着耳朵听了半晌:“就这事?”

    杨开点点头:“能办到吗?”

    花容抿嘴一笑:“杨丹师也未免太小瞧我了,别说接三个人,便是将整个虚灵剑派都接过来也没问题。”

    “那行,就辛苦你跑一趟,等你回来之后……我就收你当护卫。”杨开咬牙道。药童的事刻不容缓,玄丹门这边只给了他一个月时间,一个月后就要去问丹阁挂牌炼丹了,没有药童在那边帮衬的话,他分身乏术,所以他连血侍营都没去,便急急跑来找花容了。

    “那我回头接了人过来,该如何去找你。”花容眼珠子转了转,“没有身份铭牌的话,是进不去玄丹门的。”

    这倒也是个问题,杨开正准备说到时候他会派人在这里每日等候,花容便已提议道:“要不杨丹师你先带我去玄丹门办理了登记造册的手续,领了护卫的身份铭牌,这样我就可以随意出入玄丹门了。”

    见杨开还有些迟疑,花容道:“相信我杨丹师,我一定会帮你把事情办妥的!要是有什么差池,提头来见!”

    她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杨开想了想,索性便答应下来。

    领着花容去登记造册没花多少工夫,不过如花容这般从外面自己招募的护卫,玄丹门这边自会有严密的审核和查证,务必会确保这些护卫来历清楚,不会对跟随的丹师和玄丹门有什么危害,才会真的承认其护卫的身份。

    这些事都不是杨开需要操心的,玄丹门自有一套庞大的情报机构来处理。

    等杨开目送花容下山的时候,这女人身上已经有一块临时的护卫身份铭牌了,有这铭牌在身,除了一些特别的机密之地,玄丹门大多数地方花容皆可去得。

    送走花容之后,杨开又急忙去了一趟血侍营,准备选两个血侍。

    反正这是玄丹门分派的,忠心问题不必担心,不要白不要。

    原本杨开以为血侍营中强者如云,到了那里随随便便都可以挑两个天阶八层九层的,可真的到了地方才知道自己想多了。

    血侍营内天阶武者确实有,但最高也不过三四层而已,连花容都不如,实在是让他大失所望!

    这才明白武正奇为何提起血侍营的时候欲言又止。

    想想也不奇怪,玄丹门虽然势力庞大,培养天阶武者不算太难,但天阶武者成长起来也是需要时间的,而层次高的天阶武者,早就被其他的天丹师选走了,剩下来的自然都是修为比较低的。

    这样的血侍,三日后如何跟魏成那边切磋?虽然不清楚魏成身边那两位血侍的修为,但肯定不止三四层。

    原本杨开还准备好好选两个血侍的,可看到这情形也失了兴趣。

    不过来都来了,那一群血侍眼巴巴地瞅着自己,好似只要杨开一声令下便能赴汤蹈火一般,一个不选的话杨开也过意不去。

    最终杨开只选了一个血侍带回去。

    半个时辰后,洞府内,杨开端坐在椅子上,面前一人单膝跪在地上,硕大的脑袋上光秃秃的,即便在洞府中,也是锃亮锃亮。

    这家伙便是杨开从血侍营中带出来的血侍,也是极为特别的一个,无他,此人实在是魁梧至极,站起来比杨开要高两个脑袋,长的凶神恶煞,满脸横肉,放眼整个血侍营也是鹤立鸡群般的存在。

    不过此人修为倒不是最强,如今只有天阶二层而已,而且据血侍营那边的负责人所说,他的资质似乎也不是很好,在血侍营待了很多年了,与他同一期进入血侍营的,基本都天阶六七层了,早被别的天丹师选走,剩下他一个待在血侍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