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炼巅峰 > 第一卷 崛起凌霄阁 第四千四百二十四章 竟有六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尉迟成舟喟然叹道:“尉迟忝为森罗坛坛主,无力振兴宗门已是失职,祖宗数万年基业却是万万不能毁在尉迟手中,杨宗主若是执意不肯善罢甘休,那我森罗坛也唯有得罪了!”

    “你们这是找死!”杨开眼中一片寒光,“你应该清楚,凭你森罗坛,难挡本座!”

    身后华勇跃跃欲试,他如今方才加入虚空地,正是需要好好表现的时候,此战若开,他定第一个冲出去。

    尉迟成舟涩声道:“人生自古谁无死,不过早死和晚死的区别,大长老犯下大错,杨宗主前来诘难,我森罗坛无话可说,但我森罗坛弟子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今日便与森罗坛共存亡!”

    他身后众多开天顿时都义愤填庸,高呼道:“誓与森罗坛共存亡!”

    刷刷刷,一股股开天境的气息弥漫开来,世界伟力跌宕。

    杨开微微动容,目光在那一个个武者身上扫过,暗暗感叹,这便是传承积累数万年的宗门的底蕴吗?实力固然不算太强,但这认同和归属感却是兴势力无法取代的,纵然明知此战十死无生,也依然义无反顾。

    那一张张脸上,不免有惊恐和畏惧的神色,却没人愿意后退一步。

    杨开轻轻颔首:“既然尉迟坛主有了决断,那本座也不劝说你了,黄泉路上,想必你们也不会太孤单!”

    森罗坛是必须要毁的,事关老板娘的心魔大誓,根本不可能有半点回旋的余地。纵然森罗坛众人的表现让杨开生了些敬意,也阻挡不了他踏平森罗坛的决心。

    敢有阻挡者,杀!

    微微抬起一手,便要下令身后众人进攻。

    还不等大手落下,杨开忽然抬头朝森罗坛深处望去,口中惊疑一声。

    与此同时,茅哲等人也有所感应,齐齐朝那个方向望去。

    那个位置上,一股浩瀚的气息似从沉睡之中苏醒过来,尽管气息只是微微流露,却已彰显不凡。

    这森罗坛中,竟有一位六品开天坐镇!

    这是杨开没想到的,他之前见那尉迟成舟不过五品,还以为森罗坛不过如此,如今才知,自己到底有些小瞧了这些传承数万年的宗门的底蕴。

    人家不是没有六品,只是一直隐藏不出罢了,估计若不是察觉到杨开这边马上就要动手,此人还不会出面。

    气息浩荡,彰显那人精深的修为。

    尉迟成舟等人也感觉到了这股气息,纷纷抬头朝那个方向望去,惊呼道:“老祖!”

    那个方向上,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似很久没有开口说过话了,显得有些沙哑:“小友且慢动手,请听老朽一言!”

    杨开抬眼望去,目中闪过幽光,似能穿透重重阻碍,看到那人藏身之地,淡淡道:“老先生有何指教?”

    那人道:“指教不敢当,还请小友入内一谈!”

    杨开略一沉吟,颔首道:“也好!”转头吩咐道:“你们待在这里等我。”

    华勇担忧道:“宗主,要不属下随从你同行,多少也有个照应。”

    “不必了。”杨开摆摆手,一步跨出,走下楼船,身形迅速淡化,转瞬间消失不见。

    众人都朝那苍老声音来源的方向望去,尉迟成舟等人脸上皆都浮现出一抹殷切的神色,似乎是在期待自家老祖能完美解决此事。

    一直默不作声的茅哲道:“贵宗这位老先生,是要晋升七品了吧?”

    他本身就是六品巅峰,距离七品一步之遥,所以对那人的气息感受的尤其明显。不过因为之前在无影洞天内有所损失,如今纵然回归这三千世界,只怕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尉迟成舟道:“老祖闭关八百年了,具体修为如何,我亦不知。”

    茅哲轻笑一声:“你们是指望这老祖能逼退他?”

    尉迟成舟扭头望来,茅哲哼道:“天真!”

    言罢,不再多说,没与杨开正面搏杀过,根本无法体会这人的恐怖,在遇到杨开之前,茅哲自以为上品开天之下,不可能有人是自己的对手,最多也就是有人跟自己同一个水准的,毕竟他已经修行到了六品的巅峰境界。

    但在遇到杨开之后,他才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上有人。

    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怪物,凝聚了一身上品之力,纵然只是个六品,茅哲甚至怀疑他的实力堪比七品开天。

    他不知森罗坛这老祖到底实力如何,却可以肯定是绝对不可能是杨开的对手。

    自己这个六品巅峰在杨开手下吃过大亏,如今眼见另外一个六品巅峰也要吃亏,不免有些幸灾乐祸,若只是自己一个人吃亏,那不是显得太过无能?

    没人知道杨开和这位森罗坛的老祖在里面到底谈了些什么,甚至都没有感受到交手的波动,只不过一个时辰后,一道身影忽然从森罗坛深处飞掠而出。

    那人身穿一身灰色皂袍,发须皆白,一身六品开天的气息显露无疑,显然是那森罗坛的老祖。

    尉迟成舟等人欣然迎上,齐齐抱拳,躬身道:“老祖!”

    那老祖望了下方众人一眼,开口道:“让底下人收拾好东西,半个时辰内所有森罗坛弟子,撤离此地!”

    “老祖!”尉迟成舟眼帘骤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忽见自家老祖嘴角便似乎有一丝血迹,顿时惊道:“老祖你受伤了?”

    老祖不愿多说,只是轻轻摆手:“快去吧!”

    老祖下令,尉迟成舟也不敢反驳,朝老祖闭关之地瞧了一眼,咬了咬抱拳道:“弟子领命!”

    一道道命令迅速传递下去,很快,整个森罗坛都热闹起来,无数弟子紧急收拾自己的东西,将能带走的全部带走。

    半个时辰后,森罗坛数千弟子汇聚一堂,所有人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今日有一个叫虚空地杨开的家伙忽然前来拜山,接着便有全体撤离的命令下达。

    那老祖四下瞧了瞧森罗坛这传承了数万年的基业,割去眼中的不舍,转过头冲华勇等人抱拳道:“请转告贵宗宗主,他的要求老朽已经达成,还请他给我森罗坛留一条活路!”

    华勇颔首道:“放心,我家宗主重情重义,并非赶尽杀绝之人。”

    那老祖这才轻轻颔首,抱拳道:“告辞!”

    转过身,领着森罗坛数千徒弟徒孙,浩浩荡荡朝天外驰去,很快不见了踪影。

    留下楼船上一群开天境面面相觑。

    都以为这次肯定要大战一场,不少人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好好在杨开面前表现一番,谁知最后居然以这种方式解决了。

    宗主与那森罗坛老祖到底密探了些什么东西,又做了什么,竟让人家这么轻易地就抛弃了宗门的基业。

    虽然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那老祖定然在宗主手下吃了亏。

    森罗坛外,尉迟成舟等人一脸屈辱地跟在自家老祖身后飞掠,人数虽多,却是一言不发,显得极为沉闷。

    “噗!”忽然一声闷哼传出,领头飞在前方的老祖张口喷出一蓬血雾,那血雾灼热至极,似沸腾了一番,看起来极为骇人。

    “老祖!”尉迟成舟急忙上前。

    老祖轻轻摆手,一脸感慨:“果然是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人换旧人,年纪轻轻,实力却如此雄浑,了不起,了不起!”

    尉迟成舟惭愧道:“是弟子无能,连累老祖,如今连祖宗数万年积累的基业都丢了,请老祖责罚!”

    老祖缓缓摇头道:“错不在你,而且,我森罗坛只要人在,传承就不会丢,这三千世界广袤无边,灵州遍地,还怕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吗?”

    听闻老祖安慰自己,尉迟成舟心中愈发不好受了。

    老祖深深地吸了口气,压下胸口翻滚的气血,又开口问道:“这虚空地是什么来历?我森罗坛又为何与人家结怨?”

    尉迟成舟连忙将凌春秋此前参与百家联盟进犯虚空地的事情禀告了一遍。

    一旁二长老补充道:“老祖,我曾听大长老说过,他与一个叫兰幽若的女子结过仇怨,当年与金虹州的魁首戚金一并暗算过人家,当时之所以要参与那百家联盟,也是因为这虚空地与兰幽若有些关系,想要引蛇出洞,斩草除根!”

    “金虹州!”老祖闻言长眉一挑。

    “不错!”二长老颔首。

    尉迟成舟道:“这虚空地今日犯我森罗坛,看样子是要清算当日的仇怨了,金虹州势必也不可能独善其身,早晚会轮到他们。”

    老祖眼中精光一闪,开口道:“派人去一趟金虹州,将今日之事原原本本地告诉那边。”

    尉迟成舟惊愕道:“老祖,我们与金虹州并无交情,何故要知会他们?”倒不是想看金虹州的好戏,只是没有这个必要通知。

    “虚空地夺我森罗坛,老朽无力反抗,不过或许有人能让虚空地折戟沉沙!”

    森罗坛被夺,这绝对是不死不灭的仇怨,只不过实力不如人,没办法报仇罢了,只能忍气吞声,不过若是能让虚空地那边吃点亏,甚至死一些人,森罗坛这边也是愿意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