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炼巅峰 > 第一卷 崛起凌霄阁 第三千九百八十九章 自作多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眼帘低垂,凝视手中长剑,康老一动不动。

    狂风卷起,天地萧瑟,悲凉之声传入众人耳中:“小兄弟,且放我一马!”

    一言出,众人变色。

    康老,竟然败了?虽然从方才的战斗来看,杨开确实气势凶猛,可当亲耳听到他的求饶之声时,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一个三品开天,居然败在了一个帝尊境手上,纵然这里是太墟,纵然此地封镇了小乾坤,也未免还是不可思议。

    而且能逼的一个三品开天低头求饶,这就说明康老连在杨开手上逃命的信心都没有,这已经不是略占上风能解释的了,这说明杨开甚至有斩杀康老的能力。

    月荷美眸轻颤地望着杨开,思绪漂浮,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神色复杂,抱着她的陈玥更是美眸泛着异样神彩。

    孟宏一声长叹,低声道:“大丈夫,当如是!”满心向往,也不知自己这辈子能不能走到杨开这样的高度,怕是有些困难啊,不经意瞥见陈玥的神色,心中一阵黯然。

    “本座既说杀你,又岂是戏言!”杨开抖枪刺来,顺瞬间,奔袭至康老面前。

    康老大骇之下祭出一面圆盾秘宝,挡于身前,己身急速朝后遁去。

    可那圆盾秘宝却连苍龙枪一息都没有挡下便轰然崩碎,在康老震惊的注视下,长枪从前胸贯入,透胸而出,直接将他高高挑起。

    天地之画卷在这一刻似定格下来,让人震骇的无以复加。

    杨开手臂一抖,狂暴的力量肆意,震碎了康老的五脏六腑。

    “咳”康老低咳着,口中喷出内脏的碎块,面目狰狞地望着杨开:“小辈胆敢使用龙之秘宝,他日龙族定不会轻饶了你,老夫先走一步,在黄泉路上等着你!”

    “你慢慢等!”杨开抽枪,横扫之下,康老头颅爆裂开来。

    血雨洒落,碎肉满地,杨开心神激荡,一番血战,长久以来憋闷在心中的情绪得以舒展,只觉得满心快意,若不是身处这莫名其妙的太墟境,甚至有忍不住要放声大笑的冲动。

    一群人都眼巴巴地望着他,神色各异。

    更多的目光注视着他手上的苍龙枪,康老临死之前说的那句话,让他们及其在意。

    龙之秘宝,那可是用龙族的身体部分打造出来的秘宝,威力非同凡响,之前杨开动用苍龙枪与康老争斗,他们虽觉得这秘宝不凡,却也没太在意。

    可当康老那句话说出来之后,他们才发现真相!

    那一杆长枪之上,淡淡龙威弥漫,不是龙之秘宝是什么?怪不得之前从兽潮中杀出来的时候,诸多异兽主动退散两旁,本以为是杨开凶威昭著,如今看来却是这龙之秘宝的功劳。

    一时间,不少人的目光闪过一丝贪婪。

    龙之秘宝啊,放眼这三千世界简直就是一个禁忌般的存在,正如康老临死前所言,此事若叫龙族知晓,杨开定无活路。

    可话又说回来,龙之秘宝何等珍稀?在这太墟境中,上古遗种辈出,若是有这龙之秘宝在手,在很多时候都能起到威慑之效,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杨开携斩杀三品开天之威,此时纵然有些人心思活络,也不敢打他的主意,亲眼见到他与康老的争斗,谁又敢保证自己就是他的对手?别到时候羊肉没吃到还惹了一身骚。

    好半晌,杨开才平复心中情绪,收了苍龙枪,来到康老尸体前检索一番,收了他的空间戒,招呼孟宏等人道:“走吧。”

    是非之地,实在不宜久留,谁知道还会不会有旁的异兽来袭。

    大月州几人哪有什么异议?亲眼见到杨开的战斗力,这个时候自然是跟着他比较有安全感。

    不过才走没几步,杨开又回头道:“你们也跟着作甚?”

    他只是让大月州的人一起,没想到那几十个跟他一起冲杀出来的武者也亦步亦趋。

    一个小胖子模样的青年走出来,面上陪着笑,拱手道:“这位师兄,大家好歹并肩作战一场,也算是同生共死过了,而且这太墟境内危机重重,人多也好办事,我等见识了师兄神威,都愿以师兄马首是瞻,听从号令,只求能平安离开这太墟境。”

    旁边一群人都点头附和。

    杨开瞧了他一眼,淡淡道:“不必了,你们想去哪就去哪,别跟着我就行!”

    说完也不再理会他们,径直前朝前去。

    “师兄师兄等等啊”小胖子高呼一声,迈步急追。

    杨开一个转身,苍龙枪倏然出现,顶在小胖子的胸口上,目光冷冽:“再敢喋喋不休,休怪本座枪出无情!”

    小胖子当即定格在原地,鬓角处一滴冷汗滑落,嘴角抽搐,举手道:“师兄有话好好说”

    杨开深深地凝视他一眼,冷哼一声,收枪转身。

    目送杨开一群数人离去,小胖子一阵长吁短叹,好似错过了什么天大良机似的,倒是有一些人愤愤不平,觉得杨开太过目中无人,但人家不愿被人跟着,他们也不好厚脸皮追上去,面面相觑一阵,四下散去。

    杨开领着大月州众人一路疾驰三百里,无意间进入了一个山谷之中,那山谷四面环山,谷内鸟语花香,青葱满地,各种奇花异草争相斗艳。

    倏一踏入此地,众人都不由生出一种错觉,似踏入了一片神境之中,让几个女子都眸露异彩,四下打量。

    杨开瞧瞧四周,转头道:“在这里休息一下吧,孟兄,你我分头去查探下此地的情况,看看有没有什么潜藏的危险。”

    “好!”孟宏颔首。

    一番检索,山谷不大,方圆几十亩地而已,并没有什么厉害的凶兽居住在这里,众人倒也安心不少。

    忽然被那太墟迷雾吞噬,落难到这太墟境,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遭遇了兽潮的袭击,几万人汇聚的星市,也不知道最后能逃出来多少。

    怪不得月荷之前说,这太墟境既是一座宝库,也是一处凶地。

    之前的征战让所有人都精疲力尽,此刻劫后余生才感受到疲惫,各自觅地疗伤。

    杨开盘膝坐在一棵树下,摊掌于前,望着自己的手心,若有所思。

    他来到这太墟境时间虽然不长,但也有一两年了,以前虽也偶尔见过这乾坤之外的帝尊境们的战斗,却不如今日看的多。

    这让他发现了以前没看到的一些东西。

    那些凝聚了阴阳五行之力的帝尊境们,在战斗之中似是能催动这些不同属性的力量,从而让自己的战力有所增加!

    忽然想起,当初在那风云拍卖行中,老白就催动过一次,只是很快被余老镇压,他当时也没太留意。

    方才与那康姓老者生死搏杀之时,那老家伙也有一样的举动。

    道印中的力量,应该是可以催动的!

    脚步声传来,香风扑面,紧接着,一个柔软的身躯挨着他坐了下来。

    杨开思绪被打断,扭头望去,只见月荷正侧着脸,笑吟吟地望着他。

    杨开不禁皱眉:“作甚!”

    这女人笑的有些贼,好似偷了鸡的狐狸,让杨开心生警惕,不过在这太墟境中,他也不怕她。

    月荷双手抱着膝,修长的美腿弯曲着,将一边脸枕在膝盖上,仿佛一个不谙世事对未来一片憧憬的少女道:“为什么把那老家伙杀了?”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看他不爽就杀了。”

    杨开不耐道。

    “因为他让我受伤了?”

    “少在这自作多情!”杨开懒得理她。

    月荷不依不饶,将脑袋凑过来,吐气如兰:“就是因为这个,对不对?要不然你干嘛把人给杀了。”

    “你发什么春?”杨开对这女人有些无语。

    虽然确实有这么一部分原因,但杨开又怎会承认?当时雷吼一击,康姓老者遁走,月荷明明也能避开,却没有躲避,而是选择了硬撼那雷霆一击。

    她大概是以为自己若是也避开,身后的杨开等人势必要死!

    这让杨开对她的观感稍稍有些改变,觉得她还算是有些人情味。

    不过说到底自己还是因为这个女人才会被牵连进这太墟境,否则现在应该是在那乾坤殿中看望老板娘。

    想起老板娘,杨开直接开口问道:“老板娘到底怎么样了?”

    之前只听她说老板娘身受重伤,在乾坤殿中疗伤,具体如何也没问,毕竟大家不熟,自己身为监下之囚哪有资格问什么?

    月荷撇撇嘴,嗤声道:“反正死不了,还能怎么样?”

    “伤的重吗?”

    月荷默了一下,摇头又点头:“说重也可以,说轻也可以,不过她的能耐你想象不到,如今躲在乾坤殿内,早晚能恢复过来的。”

    杨开轻轻颔首,算是放下了心。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功夫关心别人,先想想自己吧。”月荷酸溜溜地道,“进了这太墟境就没办法离开,除非等它自行关闭,我们恐怕要在这里待好多年。”

    说起这个杨开就有些发愁:“太墟境的时限真的不一样?”

    月荷缓缓摇头:“据我所知是不一样的,十年到百年皆都有先例。不过纵是百年也没什么,不过弹指一挥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