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炼巅峰 > 第一卷 崛起凌霄阁 第三千九百零一章 魏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魏师兄恍然,并不是阿笋被谁欺负了,而是那个家没了,一瞬间,神色也黯然下来,拍了拍阿笋的脑袋:“以后我魏某在的地方,便是你的家!”

    阿笋一下子又将脑袋埋进去,哇哇大哭。

    眼见此景,杨开不禁心有感触。星界如今的情况也不太乐观,莫胜那么一折腾,整个星界被搞的乱七八糟,非得有世界树才能修补过来。若是自己找不到世界树呢?那以后星界会不会也将如阿笋的故土一般,彻底毁灭。

    到那时候,又有多少人将流离失所,这愈发让他坚定了一定要找到世界之树,回去修复星界的念头。

    阿笋哭了一阵,总算平缓了情绪,脸色通红地从魏师兄怀里走出来,怪不好意思的。方才情绪失控,主要是这一路走来,经历了诸多凶险,好不容易见到了与自己来自同一个世界的最后一个人,情绪有些难以自已。现在平缓下来倒是倍感羞涩

    魏师兄哈哈大笑,伸手拍着阿笋的小脑袋:“还知道害羞,行,看样子你过的还不错。”抬头望着杨开,颔首道:“你很好!”

    方才他闪身过来的时候,杨开第一时间挡在了其他人面前,在不知来人实力强弱之时能有这般举动,说明眼前这青年是个很有担当之人,这让魏师兄对杨开的观感很不错。

    “前辈过奖了。”杨开客气一句。

    “小笋儿,不给我介绍介绍你这几位朋友吗?”魏师兄低头望着阿笋。

    阿笋擦了擦眼睛,平缓了下情绪,这才一一介绍起来,通过她的介绍,杨开等人这才知道魁梧大汉名唤魏阙,众人自然又是一阵行礼。

    魏阙豪迈一挥手:“都别客气了,既然是小笋儿的朋友,那便不是外人,先随我去个安全的地方再说话吧。”

    “但凭前辈做主。”杨开等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这趟过来,本就有托庇在大月州羽翼之下的想法。

    魏阙当即领着众人朝大月州驻地所在行去,一边飞一边道:“小笋儿,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我不是让你拿着那信物去大月州找我吗?”这点他极为好奇,方才若不是感受到自己那信物的气息,他也不敢相信阿笋居然会找到这里来,毕竟这里距离大月州可是太遥远了。

    “说来话长了”阿笋有些尴尬地吐了吐舌头。

    魏阙笑道:“那就慢慢说,反正也没什么事。”

    阿笋当即将自己从那个乾坤世界跳出来之后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听闻阿笋居然被七巧地给弄过去当了大半年的杂役,魏阙的脸色黑如锅底,再得知七巧地发生了大变故,连护地尊者都死了不止一个,七巧天君更是身受重创,又是脸色一变:“怪不得这次没看到七巧地的人,原来是出事了”

    若非前段时间七巧地出了大变故,内里强者死的死,伤的伤,太阳之火即将熄灭这种大事,七巧地又怎会不来参与,七巧地距离这里虽然不近,可也不算太远。

    “后来呢?”魏阙追问。

    阿笋瞧了杨开一眼,倒是没有提及大将军寻亲一事,只道自己几人从七巧地逃出来后,便激发那白玉狐狸,在狐狸的带领下前往大月州,谁知只穿过了两道域门,狐狸便失去了作用。

    魏阙的脸色有些尴尬:“嗯,这个情况是这样的,我也没想到你会带这么多朋友一起过来,哈哈哈所以当时炼制那狐狸的时候就魏某失策,让你受苦了。”

    阿笋摇头道:“前辈不要这么说,要是没有那狐狸,我们也找不到这里,虽然中途有了些波折,阿笋还是找到前辈了,阿笋已经知足了。”

    “也是,不管怎样,你我还是在这乾坤之外相遇了,以后就留在大月州吧,只要魏某不死,便保你无恙。”

    “谢谢前辈”阿笋抿嘴点头,又望了望杨开等人。

    魏阙道:“你这几位朋友,若是有意的话,都可以留在大月州,魏某人在大月州还算有点地位,收几个人不在话下。”

    老方和蝶幽闻言都是一喜,杨开也急忙道:“那就先谢过前辈了。”

    说话间,便来到了一艘大船面前,魏阙领着众人直接登上了甲板,那甲板上早已站满了人,为首一个宫装妇人,笑吟吟地望着这边。

    杨开等人面面相觑,苦笑不跌。

    这大船他们之前也远远地看过,只是没有发现魏阙的踪影,估计那时候他应该是在船舱里没露面,倒是让众人错过,好在后面魏阙主动前来相见,否则还真得一家家地问下去。

    “魏师兄,找到人了?”那宫装妇人瞧了杨开等人一眼,也没法确定到底谁是魏阙的后辈。

    魏阙伸手将阿笋拉到自己面前,大笑道:“来来来,见过你陶师叔!”

    阿笋乖巧行礼:“见过陶师叔!”

    陶姓女子打量了阿笋一眼,微笑道:“好漂亮的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阿笋”阿笋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

    “名字也好听。”陶姓女子颔首,“这一路走来辛苦了吧,到了这里就是到家了,以后要是谁欺负你,告诉陶师叔,师叔给你出头。”

    “嗯谢谢陶师叔。”阿笋眼圈又红了,多少年了,孤身一人,忽然有人对自己这么关怀备至,让她不由生出如置梦中的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你这丫头”魏阙一阵头大,“怎么动不动就哭。”

    陶姓女子瞪了魏阙一眼:“没听说过是女人是水做的吗?哭几下怎么了。”伸手将阿笋揽进怀里,轻拍着她的肩膀。

    魏阙挠头:“是这样吗?”想不太明白,双手掐腰道,环视甲板上其他的大月州弟子道:“你们这些小兔崽子,都给我听好,从今天开始,小笋儿便是我魏某人的亲传弟子了,也是你们的小师妹,日后都不准欺负她,听到了没?谁要是敢欺负她,我拔了他的皮!”

    一个青年笑嘻嘻地道:“魏师叔你这话说的,小师妹长的这么可爱,我们疼她还来不及,又怎会欺负她。”

    一群人猛点头。

    魏阙冷哼:“最好如此!”

    陶姓女子道:“师兄,你的修行之法适合小笋儿吗?我很难想象,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给你调教几年会变成什么样子。”

    魏阙眨眨眼,铿锵道:“修行之法有什么适合不适合的,能变强就行了。”扭头望着一群弟子:“你们说对不对!”

    以方才那青年为首,一群人齐声道:“魏师叔说什么都对!”

    陶姓女子轻笑道:“你问他们也没用,大月州上下,谁敢跟你唱反调。师兄若是放心的话,我看不如这样,小笋儿我收下了,以后随我修行,我定把她教的好好的。”

    “你要收她?”魏阙愕然地望着自己的师妹。

    陶姓女子道:“怎么?师兄莫不是舍不得?”

    魏阙大笑:“这哪有什么舍不得的,不过也得看小笋儿自己的意思。”望着阿笋道:“小笋儿,我问你,你是愿意随我修行,还是愿意跟着你陶师叔?”

    阿笋抬头看看魏阙,又看看陶姓女子,低头道:“前辈做主就好,我没有意见。”初来乍到的,哪有什么主见。

    陶姓女子当即道:“那就这么定了,小笋儿这个弟子我收下了。”这算拍板下来了。

    魏阙立刻道:“还愣着干什么,快见过你师傅!”说着,推了阿笋一把。

    阿笋倒也见机的快,连忙盈盈拜倒:“弟子阿笋,见过师尊!”

    陶姓女子受了她一礼,这才满面微笑地将她扶起来:“地处简陋,拜师大典回大月州再说,为师先送你一件礼物吧。”说着话,伸手从自己的鬓发上取下一枚玉簪,塞到阿笋手上道:“这是一件防御秘宝,好好炼化,关键时刻可以救命!”

    魏阙微微变色:“这个东西你怎么送出去了,太贵重了,不行不行,你收回去,回头随便送个别的。”

    陶姓女子轻笑道:“我送自己的徒弟关你什么事。”

    魏阙无语

    一群大月州弟子在一旁看的羡慕至极,这小师妹一来就被两位师叔抢着收徒,如今拜入陶师叔门下,还得了这么一件贵重的宝物作为拜师礼,在场哪个弟子能有这待遇?

    不过也羡慕不来,人家跟魏师叔有那么一层渊源,而陶师叔对魏师叔又倾心多年,然而魏师叔人傻脑子笨,竟是毫无察觉,陶师叔此举,显然也是爱屋及乌的表现。

    何止大月州的弟子看的羡慕,老方和蝶幽何尝不羡慕?

    都是从七巧地逃出来的,这一路风里雨里,并肩前行,到了这里,人家阿笋一下子成了香饽饽。

    不过羡慕归羡慕,更多的却是高兴,虽然相处没几个月时间,可阿笋的个性单纯,确实让人喜欢。

    收了徒,陶姓女子的心情也很是愉悦,望着杨开等人道:“这几位是”

    阿笋忙道:“回师尊,他们是弟子的朋友,多亏了他们几位护送弟子,弟子才能一路来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