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炼巅峰 > 第一卷 崛起凌霄阁 第三千七百五十三章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正是有这种谋划,所以几年前两界之争爆发之时,魔圣们便立刻将大帝们拖进了那奇特之地,一来是不让他们插手随后的争斗,限制星界这边的力量,二来就是为了炼化他们身上的天地意志,破解星界的防护。

    如今万事齐备,魔族一朝发难,星界果然无力抵挡,大片土地被侵蚀,化作魔土。

    凝重的氛围笼罩大殿,杨开今日所言种种冲击着他们的心神,绕是他们这些人也有些难以消化。

    “如何才能制止?”有人问道。

    杨开缓缓摇头,如今魔族的手段显露,星界这边根本无力抵挡,除非大帝们有办法脱困,或者抵挡住那种炼化,否则迟早星界都要沦陷。

    “天机变,玄天现”大殿一角,传来一声悠悠之声。

    杨开霍然抬头,朝那边望去,眸露异色,只见说话之人赫然是高瞻,急忙问道:“高兄,这话你是从哪里听到的?”

    与高瞻此人,杨开接触不多,只是二十多年前在星界与魔域的夹缝空间中有过一段相处的时光,他乃天枢大帝的亲传弟子,虽没有大帝那种洞察天机,看破未来,看尽过去的本事,但也颇得大帝真传。

    当初在那夹缝空间中,高瞻也曾经提醒过杨开要小心,后来证明那并非无的放矢,玉如梦幻做李诗晴的模样给杨开种下了神魂秘术,此后才有他与玉如梦之间的种种纠缠。

    高瞻最近这些年一直待在凌霄宫中,不过因为他是天枢大帝的弟子,并没有编入任何一路军团中,是个自由之身,这一次议事他也参加了,一直一言不发,不曾想这个时候说出这句话。

    若是别的话也就罢了,关键这句话杨开才听到过,而且这话是出自他的口中。

    之前在蛮荒古地中,他曾昏厥过一次,据苏颜和鸾凤所说,在昏厥之前,便说出了这句话,只不过杨开本人毫无印象。

    如今想来,那许是星界天地的警示,当魔族手段尽出之时,星界这个景秀乾坤冥冥之中意识到了一丝危机,杨开身负明月大帝遗泽,有一份天地意志加身,自能在冥冥之中洞察一丝天机。

    听到杨开问话,高瞻肃容抱拳道:“大人,此言乃尊师临行前所留,家师数年之前曾推演天机,算出星界必有一难,告知弟子,若真到了那个时候,便将此言告知大人。”

    “告知我?”杨开眉头紧皱,有些愕然道:“大帝还有别的话吗?”

    高瞻缓缓摇头。

    杨开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他在昏厥之时洞察一线天机,不由自主地说出这模棱两可之言,没想到天枢大帝几年之前就已有留言。

    区区六个字,到底有何深意?

    那天机变倒是很好理解,如今魔族所有棋子落下,魔土迅速扩张,正在吞噬星界灵瑞,星界大难将至,风云变幻,天机莫测。

    可是那玄天现是什么意思?字面上的意思似乎是说有什么东西将要显露,但玄天之言太过模糊,任杨开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什么头绪来。

    大殿之内,众人又七嘴八舌地商议一阵,皆对眼前局面束手无策,有人建议立刻发起总攻,五十五路大军倾巢出动,配合龙族两大长老将魔族赶尽杀绝。

    也有人建议按兵不动,且先看看那扩张的魔土到底有何玄虚,说不定大帝们有办法能够阻止。

    一时之间,大殿内吵闹不休,李无衣好不容易才将众人情绪安抚下来,吩咐各路大军严密监视魔窟的情况,随时备战。

    一个时辰后,众人散去。

    李无衣没走,留了下来。

    杨开抱拳道:“大人可是还有什么吩咐?”

    李无衣深深地凝视着他,眸中似是闪过一丝有些复杂的情绪,看的杨开一头雾水,他与李无衣认识这么久,似乎从来没见他流露出这样的表情,那神色之中,有一丝惋惜,还有一丝羡慕

    “前辈?”杨开微微皱眉。

    李无衣微微一声叹息,喃喃道:“天机变,玄天现也不知是星界之福,还是我星界之祸啊。”

    杨开神色一动:“大人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李无衣不答,只是微微一笑:“陪我走走。”

    说话间,身形一闪,朝外行去。杨开略作沉吟,紧跟了上来。

    两人皆都精通空间法则,身形闪灭之间,脚下大地飞速驰过,身边景色也是不断变幻。

    直飞了一个时辰之久,才来到一处荒野之上,此地荒芜一片,了无人烟,北域大多数地方都是天寒地冻,这里也不例外,皑皑白雪覆盖着大地,口中呼出的气息都肉眼可见。

    李无衣背负着双手,屹立虚空之中,抬头仰望天际。

    杨开也抬头望去,却只见天空灰蒙蒙一片,鹅毛雪花飞落而下。

    他不知李无衣忽然带他到这里来干什么,但想来应该是有什么事要告诉他,而且他方才所言也让杨开极为在意,似乎是知道那句箴言到底蕴藏了何意。

    “大人”杨开唤了一声,正想问个明白的时候,李无衣却是忽然转身,面上一片肃杀之意,一身杀机几乎凝为实质,抬手一掌就朝杨开拍了过来。

    这一下猝不及防,杨开也根本想不到李无衣竟会对他下手,自认识李无衣到现在,他从来都是一副温润尔雅的模样,即便是杨开当年很弱小的时候,李无衣也没有对他有半点蔑视之意,与他相处,任何人都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而他虽是公认的大帝之下第一人,却从不以此自傲,待人接物无不和蔼可亲,这许多年来,星界各路大军在他的统帅调度下,在与魔族的争斗中一次次获得胜利,坚持至今,可以说李无衣居功至伟。

    若没有他,星界如今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局面。

    在杨开的立场上,李无衣是个愿意提携晚辈的前辈高人,也与他交流过不少关于空间法则的修炼心得和经验,杨开从李无衣身上汲取了不少好东西。

    这样的人,亦师亦友!杨开对其极为尊敬。

    万没想到,有一天他会冲自己痛下杀手!

    那一掌拍来,凌厉可怖,空间法则之力跌宕,绝非寻常的试招,而是真的有要了杨开性命之意。

    这一掌虽毫无征兆,但杨开的反应也不慢,仓促之间抬手迎去。

    双掌接触之下,杨开脸色一变,只感觉对面袭来的法则变换莫测,虽是他熟悉的空间法则,但却让他有一种难以招架之感,李无衣在空间法则之道上浸淫的岁月悠久,对这法则之力的操控简直出神入化。

    杨开鼓荡魔元,法则随之变换,虚空战栗,两人的中间,天地开始崩碎,一块块分崩。

    轰地一声巨响,杨开倒飞出去,身子不由自主地抖了好几下,才将侵蚀进自己体内的法则之力化解无形。

    李无衣却是只后退了三步便重新稳住身子,两人力拼,高下立判!

    “大人,这是何意!”杨开疾呼,他不想与李无衣动手,尤其是这种毫无缘由的争斗。

    “废话少说,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李无衣脸色冷厉,说话间,已扑至杨开面前,一拳轰下。

    而在原地,还有他的一道身影,却是残影罢了。

    杨开架起双手,挡下这一击,身形爆退千丈有余,脸色微微一白,咬牙道:“大人你入魔了?”

    李无衣忽然性情大变,让他很怀疑对方是不是在什么时候不小心被魔意侵染了,说话间,神念沛然,朝李无衣笼罩过去,似要查探情况。

    李无衣肃然道:“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入魔吗?”周身空间之力跌宕,斩断了杨开的神念探查。

    杨开只感觉脑海中微微一疼,温神莲的作用便发挥出来,修补受损的神念。

    对面处,李无衣抬手,朝杨开遥遥一指,无形的法则之力化作肉眼可见的攻击,直朝杨开眉心处射来。

    这一击若是打中,杨开只怕顷刻间就是脑袋爆碎的下场。

    早就知道李无衣是大帝之下第一人,早就知道即便是在伪帝半圣的层次中,他也是站在最顶峰的存在,但杨开从来没有真的与他动过手,对这个大帝之下第一人的概念还不是很清晰。

    直到此刻,才真正认识到,什么是大帝之下第一人!

    面前的这位,与杨开所交手的半圣伪帝截然不同,那种凌厉的攻势,几乎打的人喘不过气。

    直到那法则之力快要近身之时,杨开才勉强抬手,一道月刃斩击出去。

    无声无息的碰撞,两股空间之力消弭无形。

    杨开脸色凝重道:“大人还请住手!”

    值此星界存亡的危机关头,他实在不愿与李无衣在这里动手,无论到时候胜出的是谁,都是星界的损失。

    更何况,面对李无衣,杨开也没有必胜的信心,纵然手段全开,恐怕也只能狼狈保命。

    “拿出你的本事来,要不然今天就死在这里!”李无衣说话间,双手忽然朝中间一拍,猛地合十,而随着他的这个动作,杨开立刻赶紧周身一紧,似被无形之力禁锢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