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武炼巅峰 > 第三千六百七十六章 没敢去

第三千六百七十六章 没敢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梅酒儿闻言,也不好再说什么,主要是她也觉得这灵茶不凡,杨开既然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那她也只能遵命行事,捧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蓦然浑身一振,眸子瞪圆,僵在了原地,仿佛被谁施了定身咒一般。

    不过只是片刻,她便恢复了过来,双眸亮晶晶地绽放光芒,大口大口,几口就把杯中茶水喝了个干净

    杨开拿起茶壶,随手又给她倒了一杯,梅酒儿顿时一脸惶恐,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

    段红尘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若于这万丈红尘有害,老夫拼死也会阻拦,反之,老夫自当鼎力相助。”

    这话是回答杨开之前所问,虽然没有直接回应,但也说明红尘大帝觉得乌邝所为对星域,对星界没有害处,反而还有裨益。

    杨开轻轻颔首,捧着茶杯抿了一口,口齿留香。沉吟一阵,开口道:“两位应该知道岁月大帝吧?”

    乌邝一笑:“恨不相逢未亡时!”

    古往今来,星界诞生过无数大帝,一代新人换旧人,江山代有人才出,但其中只有两位大帝盛名不衰,一为噬天,一为岁月。世人都在想,若是这两位大帝共处在同一个时期,到底孰强孰弱?

    不但世人这般想,乌邝也有这个想法。他能以一己之力对抗诸多大帝联手,虽然肉身被毁,却斩杀其中四人,实力之强自然毋容置疑。只不过岁月大帝还在噬天之前,乌邝成名时,岁月便已陨落,他遗憾,未能与岁月大帝共处同一个时代,否则定要与他一争雌雄。

    “岁月大人是被人打死的!”杨开望着他的双眼。

    乌邝的笑容僵硬了,杨开的识海内更传来段红尘的一声惊呼。

    片刻后,乌邝脸色凝重,沉声道:“你如何知晓?”

    “你不意外?”杨开惊奇地注视着他。

    乌邝冷哼:“本座也被人打死过,这有什么好意外?只要力量足够强,这世上又有谁能不被打死。说说岁月之事,你都知道些什么?”

    杨开缓缓摇头:“知道的不多,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岁月大人在四季之地留有岁月神殿,十多年前,有个叫风在笑的家伙拿了一根骸骨前往四季之地,布置大阵,激发骸骨之力,险些将岁月神殿从四季之地中召唤了出来。而那根骸骨,内蕴岁月之力。”

    乌邝皱眉:“这能说明什么?那骸骨是岁月的遗骸?”

    杨开颔首道:“正是!若非岁月大人的遗骸,又如何能勾连岁月神殿,将之从大帝行宫中牵引而出?而这只是其中一根遗骸罢了,在那东海之中,还有更多的骸骨,为海中妖族祖辈所得,据说都是无意中捡来的,迄今为止已经不知多少年月了。”

    乌邝听的神色更加凝重了,杨开一番阐述,他又岂能不知岁月遗骸外落,是死无全尸的结果?他本人被打死,那是因为惹了众怒,其他诸位大帝一起联手,死战之下力有不逮。可岁月存活的那个年代,几乎是以他为尊,岁月本人更没有什么恶行,又怎会被人打死?又有谁有这个本事?

    杨开接着道:“岁月大人曾收服上古凶兽穷奇为坐骑,岁月虽陨,穷奇却还活着,一直镇守岁月神殿。机缘巧合之下,穷奇与我关系不错,据他所说,当年岁月大人在神殿闭关,忽然于乾坤之外领悟玄机一道,便破关而出,遨游乾坤去了,可是几十年后,岁月大人的本命宝物破空归来,返回神殿,本人却至此杳无音讯,结合那一根根遗骸,岁月大人当年遭遇不难猜想,定是在乾坤之外遭遇了什么凶险,最终落得个身陨道消的结局。”

    乌邝颔首,结合杨开前言后语,这个推论并没有什么问题。

    杨开喝了口茶,接着道:“岁月大人陨落,说明那乾坤之外有大凶险,连他那样的强者都无力招架。而方才你又说图谋之事关乎黎民苍生,关乎星界安危,乌邝,你是否也如岁月大人一样,曾遨游乾坤,若是的话,你到底见到了什么?那乾坤之外,又到底是怎样的一副景色?”

    乌邝与岁月大帝到底孰强孰弱,没人知道,但这两位绝对比一般的的大帝要强,岁月能遨游乾坤,乌邝未必就不能。

    杨开目光灼灼,一瞬不移地盯着乌邝,不放过他脸上半点表情变化,可惜乌邝压根就没有半点反应,红润的脸膛古井不波,默然了许久才道:“岁月之事,本座毫不知情,本座更不能确定他所遭遇的凶险与我图谋之事是否有关,本座可以告诉你的是,乾坤之外确实有大凶险!”

    杨开神色一凛:“你果然也曾去过乾坤之外!”

    乌邝摇头:“没去过,只是冥冥之中有一线灵机感应,正是有这层感应,所以没敢去!”

    没敢去!这话出自任何人口中不奇怪,可出自乌邝口中就让人有些毛骨悚然了。

    说话间,乌邝抬手,想要再给自己斟一杯茶水,杨开却是眼疾手快,直接拿起茶壶,往梅酒儿怀里一塞:“带回去慢慢喝,一次别喝多了,一两杯足矣。”

    梅酒儿瞠目结舌,瞧瞧杨开,又瞧瞧乌邝,有心将茶壶放下,却又满脸不舍,可就这么拿着的话,吃相也太难看了点。

    她方才喝了两杯茶水,哪还不知这茶中妙用无穷,待回去之后找个地方闭关参悟,实力定要突飞猛进。如今杨开将剩下的半壶茶都塞了过来,梅酒儿实在是又感激又惶恐。

    乌邝失笑,放下空杯子,摆手道:“罢了罢了,相逢即是缘,丫头拿好吧。”

    梅酒儿声音颤抖,躬身行礼:“谢过前辈。”宝贝一样将茶壶抱在怀里,这下说什么也不松开了。

    乌邝将双手拢在袖子里,瞧了杨开一眼道:“你也别想多,那乾坤之外到底有什么凶险,本座也无法确定,如今所做,不过是未雨绸缪罢了,你现在实力虽然不弱,可在本座眼中还是太低,想那么多也无用。至于这下位面星域本座就先不融合你这个,反正下位面星域还有一些,待我将其他的融合完了看看情况再说,如何?”

    若乌邝只为一己私欲,杨开说什么也不会答应,必然要在这里跟他大打出手,可如今既然知晓了一些内幕,又有段红尘之言在先,他若死守着自己星域之主的身份不放就未免太说不过去了,闻言颔首道:“也好,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你融合没关系,可若是敢伤星域一草一木,我定不与你善罢甘休。”

    乌邝呵呵一笑:“老段看着呢,就算我想也没那个机会!行了,我的事完了,老段有点事要问你,让他跟你说。”

    杨开正了正神色,开口问道:“前辈有何吩咐?”

    面前老者面庞扭曲蠕动,很快化作段红尘的模样,想来应该是乌邝神魂退下,段红尘主持肉身的显兆,稍稍活动了下身子,段红尘皱眉道:“星界最近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

    杨开不动声色道:“前辈是指”

    段红尘道:“差不多十五年前有一日老夫忽然心生悸动,莫名来由,事后想一想,应该是星界那边出事了,而且事关其他大帝,杨开你可曾听闻到什么?”

    问完之后见杨开神情哀恸,不禁面色一紧:“果真出事了?”

    他与乌邝一直待在祖域之中,这么些年来从未回过星域,也不知星域那边局势如何,只不过大帝们皆得星界天地认可,一人出事,星界天生异兆,其他人皆有所感应,只不过段红尘不在星界之中,所以这层感应稍微模糊了一些,十五年前,算算时间,正是宙天之战发生之时。

    杨开声音低沉:“明月大人,陨落了!”

    段红尘神色一怔,下意识地问道:“明月死了?怎么死的?”纵然已经猜到星界那边肯定出了什么跟大帝有关的大事,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居然是有大帝陨落!

    自碎星海诸帝之战后,几万年了,大帝便再没有陨落过,倒不是说大帝不死不灭,只是事情太过突然了。他与乌邝来到祖域才多少年?明月好端端的怎会陨落?

    “明月大人死于晚辈之手!”杨开回道。

    此言一出,段红尘又是一怔,不过很快恍然,反倒是梅酒儿一脸震惊地望着杨开,她不知大帝是什么,更不知明月是谁,但也能从听到的对话中猜出一些事情。那明月想来是一位顶尖强者,而且是个好人,可是这位强者,这个好人居然死在了星域之主手上

    梅酒儿有些想不明白了,只感觉脑子里面一团乱麻。

    “怪不得,怪不得!”段红尘轻轻颔首,“怪不得这一次见你的时候,感觉你身上有明月,有星界天地的气息,原来如此。”

    杨开讶然:“前辈不怒?”他还以为当自己说出那句话之后,段红尘肯定要质问自己为何要杀了明月,没想到他竟是这般反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