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炼巅峰 > 第一卷 崛起凌霄阁 第三千六百四十五章 金字神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只是眼,杨开便明白了,风君身旁三十丈内,时间已经扭曲,所以才会造成这种视觉错觉,此时此刻,眼睛看到的并不定就是真的。

    而这切,应该都是那大帝遗骸的威能,非风君本人之力。

    不假思索,杨开冲天而起,朝风君所在冲杀而去。

    神情间片肃穆,身上魔元滚滚,正义凛然之间邪气加身,双手结印之下口中低喝:“岁月枯荣,如梭如梦!”

    三十丈内,杨开掌拍下!

    错乱时空瞬间抚平,杨开在时间法则上的造诣虽然不深,但也算初窥门径,这岁月如梭印更是岁月大帝传下之神通,自可抵挡那大帝遗骸的扰乱之威。

    同瞬间,受时间法则影响的白灼摆脱桎梏,厉啸之时,抬手,道殷红血河朝风君冲刷而去,那血河之中,冤魂翻滚,凄厉惨嚎,端的威能莫测。

    法身伸手,虚空抓,魔兵战锤握于手心,当头朝风君砸下。

    两位半圣,个上品魔王,各显神通,目标直指风君,煌煌之威撼人心神。

    遭此变故,风君也是脸色大变,身为伪帝,他感知敏锐,自然知道无论法身还是白灼都不是好招惹的,另外还有个刚才受大阵反噬之力被振飞出去的伯牙,这下子就蹦出来三位半圣,他己之力如何是对手?

    电光火石之间,脑海中灵光闪,瞪着杨开咬牙喝到:“杨开!”

    身为魔天道四大君使之,消息灵通自然非常人能比,之前杨开带着玉如梦等人从魔域返回时,曾与残夜打过照面,夜影大帝自然会将这个消息传递出去,风君也正是从残夜那里得知这些情报。

    所以他不会疑惑为何魔族的半圣会对他出手,只因他知道对方都是敌人。

    不愧是伪帝,处变不惊,念生,狂风起,风刃旋转护身,化作层层风盾,抬手祭出支梭形秘宝轰向白灼。

    那秘宝不过尺长,看起来普通的很,但白灼却是如临大敌,扑杀向前的身子猛地顿住,血河倒卷,护持己身。

    轰地声巨响,梭形秘宝爆裂开来,直将那血河炸的支离破碎,连带着白灼也立足不稳,后退百丈,搞的灰头土脸。

    风君又抬手,巨大掌印对上法身的魔兵战锤,硬撼击法身爆退,风君却是忽然身化清风,毫不受力地避开了这凶猛击。

    眨眼功夫,风君逼退两位半圣,手段之强可窥斑。

    杨开的岁月如梭已经拍下,轰在风君胸膛之处。

    风君闷哼,面容扭曲,容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下去,但很快又停止,恢复如初,岁月如梭虽威力不小,但也要看敌人是谁。

    风君伪帝之身,连大帝遗骸中的时间法则都能对抗,抵挡岁月如梭自然不成问题。

    不过并非安然无恙,杨开这掌多少让他受了点伤。

    法身和白灼去而复返,连带着那边的伯牙也强压下心头翻滚的气血,远远扑杀而来,三位半圣杀机沸反盈天,杨开岁月如梭印再起!

    风君面露无奈,他能挡的住两位半圣和杨开的次联手攻击,但绝对挡不住第二次。更何况,这次还多了个伯牙。

    非他实力不够强,实在是双拳难敌四手!手下倒是有不少帝尊境,但受阵法反噬,这些帝尊境死的死,伤的伤,根本没什么用,唯个完好无损的孙大师还是阵法师,不善战斗。咬牙暗恨杨开等人没脸没皮,居然以多欺少,毫无强者风范,手上却是点也不含糊,面露决然之色时,口咬破舌尖,精血喷在手上的大帝遗骸中。

    光芒大放间,大帝遗骸中飞出个斗大的金字,那字体古怪,没人认得到底是什么。

    杨开等人都是脸色变,不认得没关系,能从中感受到及其危险的气息就行了。关键时刻,杨开眼神戾,不退反进,岁月如梭印再次拍下,法身魔兵战锤,白灼伯牙两人神通齐齐到来。

    金色晃,所有人的思维都在这瞬间停止下来。

    等杨开再回过神的时候,只见前方那风君的面容明显老了些,原本三十多岁的容貌,此刻明显有四十左右。

    岁月如梭印已经消散,法身伯牙白灼的攻击也都不见踪影,仿佛方才有那么几息功夫从几人的生命中流逝了,在那几息功夫到底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

    苍老十岁的风君面含微笑,高深莫测。

    念头转动,杨开急忙审视己身,确定自己没有任何问题,这才放下心来,不过还是出了身冷汗,刚才风君绝对是做了什么,只是没人看到,也没人察觉。

    扭头看向三位半圣,下看出问题所在。

    白灼竟是僵在原地,好似具雕像,动也不动,胸口处有点微不可查的金光。

    他中招了!

    伯牙比他先发现问题,面色难看道:“没死!”

    确实没死,白灼体内生机旺盛,甚至连受伤的痕迹都没有,可偏偏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具雕塑,动也不动。

    方才从大帝遗骸中飞出来的金字此刻也消失不见,可以肯定白灼如此绝对是与那金字有关。

    “还要打吗?”风君微笑,副胜券在握的神色,“你们会死在这里,赶紧逃命去吧,或许还能多活会!”

    “杀!”杨开低喝以做回应,双手拍拉之间,巨大月刃朝风君斩去,法身和伯牙同样左右夹击而去。

    风君又喷出口精血,吐在大帝遗骸之上。

    见得此幕,杨开目眦欲裂,那诡异金字威能莫测,明显是暗藏在大帝遗骸中的神通,他本以为风君顶多只能激发次,失了个白灼对局面影响不大,自己这边还有两位半圣呢,却不想风君居然还能再次激发。

    这还打个屁!

    他虽自损精血,可个金字就能让位半圣变成雕塑,他只需要多吐几口血,自己这边就要全军覆没了。

    大帝遗骸再次绽放光芒,又是个斗大金字从中飞窜而出。

    与方才情况模样,当那金字出现之时,所有人的思维都停顿了。

    等杨开再次回神时,自己依然安然无恙,法身也没事,倒是那边伯牙与白灼样,都变成了雕塑,动不动,而风君付出的代价则是又老了些,原本温润如玉的中年男子,此刻赫然变成了个五六十岁的小老头了。

    眯眼望着风君手上的大帝遗骸,杨开森声道:“方才手段,你若能再来次,我把脑袋拧下来给你!”

    风君轻轻地咳了几声,摇头苦笑:“杨宫主目光如炬,方才手段,以我之能,最多两次!”

    倒不是杨开眼力如何高明,只是两个金字出现之后,风君手上的大帝遗骸明显裂出了很多道细小的裂缝,想来刚才那种手段,对这大帝遗骸也有巨大的损伤,再没法承受第三次了。

    杨开下巴微扬,脸桀骜,狞声道:“说吧,你想怎么死!”

    可气,窝火!自己这边无论是天时地利人和都占尽了优势,拿下个伪帝根本不成问题,可偏偏被对方先发制人,白灼和伯牙直接被清出了战场,两位半圣虽然生机犹存,也没受伤的痕迹,但鬼知道那金字到底是什么神通,想要解开的话估计得花费很大番手脚。

    所以杨开憋了肚子火。不过眼下局面依然是己方占优,风君接连两次激发大帝神通,己身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反观自己和法身几乎是完好无损,真打起来风君决然不是对手。

    身处巨大劣势,风君依然在笑:“杨宫主以为胜券在握了?我虽不能再激发方才之术,但也不是砧板上的鱼肉,杨宫主想要为难于我,还请三思。”

    杨开冷哼:“自废修为,或可绕你不死!”

    风君摇头失笑:“杨宫主太瞧得起自己了。”说话间,他举起手上裂缝满布的大帝遗骸:“此骨之中还藏有道秘术,只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风某不想动用,所以风某想跟杨宫主打个商量。”

    “没得商量,道不同不相为谋,今日之局,要么你死,要么我亡!”

    风君面露无奈,低眉沉吟了片刻,抬眼望着杨开:“杨宫主非得如此不可?”

    “或者你将大帝遗骸交给本座。”

    风君摇头:“那是万万不行了,除此之外,切好说。”

    “那就是没得说了!”杨开话落之时,整个人忽然模糊起来,下瞬就扑到了风君面前,抬起指,朝他点出。

    这指之力,凝聚了杨开身的修为,虽不是什么神通秘术,但就算是伪帝受了,也绝不可能安然无恙。

    法身与杨开心意相通,在杨开动手的同时它便已扑至风君身后,魔兵战锤上,魔元滚滚,当头砸下。

    这次风君没再喷什么精血,大帝遗骸上也没什么金字浮现,可这生死关头,他却在冲杨开微笑。

    杨开心头警兆大生,朝前点去的手指愈发迅速,连带着法身的魔兵战锤砸下的也更加凶猛。

    咔嚓声轻响时,股无形之力将风君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