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武炼巅峰 > 第一卷 崛起凌霄阁 第三千三百八十八章 你刚才说什么?(新年求月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好不容易将老娘安抚下来,杨开一脸疲惫地飞出灵峰,然后在凌霄宫内寻觅起来。=

    片刻后,一道身影闪过来,好奇地望着他:“找什么呢?怎么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

    杨开脸一黑,心说自己是凌霄宫宫主,这里是自己的地盘,怎么就鬼鬼祟祟了?扭头望去,正见一张宜嗔宜喜的笑脸望着自己,顿时失笑道:“秋大小姐,好久不见了。”

    秋忆梦微微一笑道:“宫主可别这么说,大小姐什么的不敢当,如今我也不过是凌霄宫的弟子。”

    杨开笑道:“一个称呼而已,喊习惯了。”忽然道:“你晋升道源了?恭喜恭喜。”

    秋忆梦微笑道:“那也得好好谢谢你才行,要不是你把我们带到这里来,又有充沛的物资供应,我又怎么可能进展如此之快,不过在你面前,道源境也算不得什么。”

    杨开摇头道:“不一样的,我来星界比你们早,境界比你们高自然也正常。”

    秋忆梦抿嘴道:“莫要安慰人了,人上有人,天外有天这种事,我早在中都的时候就已经领教过了。倒是你,一直东张西望的在找什么?说出来看看我能不能帮的上忙。”

    “你看到我的狗了吗?”杨开问道。

    “狗?”秋忆梦愕然,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只小黑狗?”

    “对对,就是它。”

    “唔,昨天见过它。”秋忆梦点点头。

    “在哪?”杨开问道。

    “随我来吧。”秋忆梦微微一笑,领路而去。

    两人并肩飞出,不多时便来到了秋忆梦昨日见到归墟的地方,不过一日过去,归墟已经不见了踪影,杨开也只能与秋忆梦继续寻找。

    直到半日后,才在一个山谷中找到正在晒太阳的归墟。

    见到杨开之后,归墟无比热情地扑了过来,围着他打转,舌头吐了老长。

    杨开伸手捏起它,将它收进了玄界珠中。魔族已现,杨开又怎会忘记归墟?它几乎可以说是魔族的克星,让它跟在自己身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发挥出奇效来。

    秋忆梦静静地望着,正想问问这小黑狗到底有什么名堂,忽然黛眉一皱,浑身打了个冷战,一脸警惕地左右看了看道:“杨开,你有没有察觉一股寒意?”

    杨开嘴角抽了下,缓缓摇头。

    秋忆梦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奇怪,怎么我感觉到了?你真没感觉到?”

    杨开违心道:“你是不是修炼上出了什么问题?”

    “不至于啊……”秋忆梦皱眉沉思了一下,“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这种事还是小心为妙,不可马虎大意。”

    秋忆梦点点头:“恩,你说的不错,那我先回去调息一下。”

    目送她离开,杨开这才扭头朝凌霄峰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轻哼一声,掠空而去。

    片刻后,返回凌霄峰大殿。

    大殿门口,玉如梦笑吟吟抱着膀子,依在门框边望着他,两只臂膀将酥胸挤的愈发挺拔,巍峨如山,见到杨开之后便开口问道:“刚才那女人也是七**十位中的一个?”

    杨开瞪着她道:“你吓唬她做什么?”

    玉如梦一脸无辜:“我哪有吓唬她。”

    杨开哼道:“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清楚。”

    玉如梦将脑袋伸过来,笑眯眯地道:“生气了?”

    “走开!”杨开伸手将她拨到一边,径直朝内行去。

    玉如梦背负着双手快速跟上,直接走到杨开面前,然后一边倒退一边开口道:“刚才那只小黑狗……”

    杨开板着脸道:“什么小黑狗,哪有小黑狗,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玉如梦撇了撇嘴,心中也是疑惑不解,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是感知之下总感觉那小黑狗有些非同寻常,可惜的是一眨眼居然就消失不见了,也不知道被杨开给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还想多问几句,可杨开哪会给她这个机会,直接来到密室中,将禁制开启,把她给关在了外面。

    这般做法直把玉如梦气的银牙直咬。

    密室内,杨开盘膝而坐。

    北域武者集合需要时间,凌霄宫和无华殿分宗弟子集合也需要时间,他最起码还有五天功夫可以利用。五天时间,自然不可能修炼出什么名堂,倒是可以钻研一下那心印秘术。

    莫名其妙被玉如梦种下这种诡异的秘术,素不相识的人忽然就这么纠缠在了一起,让杨开连讨厌她的念头都生不出来。不管玉如梦到底是什么身份,又在图谋些什么,这个心印秘术都是关键。

    只要能解开这个秘术,那他就可以摆脱玉如梦对自身的钳制,或许可以反过来利用一二。

    但这秘术缥缈无痕,他前些日子随意地查探了一下自己的识海,根本没有任何发现,现在到底能不能解除,心中也是没底。

    但不管怎样都是要尝试一下的。

    深吸一口气,静气凝神,杨开神念悠忽,在自己的识海中幻化出神魂灵体来,仔细搜寻着,一点点,一寸寸,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时间流逝,杨开脸上的表情却是愈来愈凝重,因为纵然他不受任何干扰,纵然查遍了识海的每一个角落,居然也没发现任何异常所在。

    那心印秘术简直就像是不存在一样。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心印秘术是绝对存在的,自己对玉如梦那种奇妙的感觉便是最好的证据,否则自己与她才认识没多久,又如何能生出那种曾经患难与共,此生不离不弃的感觉?

    不信邪地继续查探,这一次连七彩温神莲的力量都动用上了,结果却依然让他大失所望。

    一日后,杨开睁开了眼睛,表情有些难看。

    难道,真的如玉如梦所言,心印秘术无法破解?既是秘术,又怎会无法破解!或许是没找到法子。

    坐在原地苦思冥想,好一阵子,杨开才忽然转动眼珠子,眸中绽放出惊人的光芒。

    他一抬手,将密室的禁制关闭,高呼道:“如梦,如梦!”

    玉如梦显然没走远,听到声音之后很快就出现在门外,没好气地望着他:“干什么?”

    “进来。”杨开冲她招招手。

    玉如梦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杨开指着面前道:“坐!”

    立刻惹来一个白眼,端的是一个风情万种,不过玉如梦也依言坐了下来,密室中很快弥漫着一股淡淡的体香,煞是好闻。

    杨开又挥手,将密室大门关上,禁制开启,这才一脸笑吟吟地望着她。

    玉如梦忽然变得有些紧张,期期艾艾地望着杨开道:“你……你想干什么?”

    孤男孤女,共处一室,又是郎情妾意,她不想多都难,顿时紧张兮兮地道:“我……我还没做好准备,我警告你少乱来,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杨开大奇:“你光着身子叫我给你穿衣服的时候,就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吗?”

    “那怎能混为一谈?”玉如梦紧了紧自己的衣衫。

    “有趣,有趣!”杨开摸着下巴,饶有兴致地打量她,本以为她心性放荡,才见面没多久就光着身子勾引自己,没想到这女人还有这样的一面。

    那目光盯着玉如梦浑身不自在,当即起身道:“没事我先走了。”

    “想走?”杨开冷哼一声,伸手抓住她,一把将她扯了回来,用力有些大,让玉如梦一声娇呼,跌坐在自己怀里。

    四目相对,杨开眼中满是戏谑,玉如梦却是双眸朦胧,目光躲躲闪闪。

    雄浑的气息扑来,让玉如梦的呼吸变得有些粗重。

    杨开伸手一根手指,轻轻地在她修长白皙的颈脖上划过,让她浑身打了起了冷战,手指所过之处,更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划过颈脖,拂过耳垂,扫过脸颊……

    玉如梦的双眸已经水蒙蒙一片,脸色陀红。

    杨开嘴角勾起,露出一抹邪异的笑容,低头吻了下去。

    玉如梦浑身一僵,仿佛被谁施了一个定身咒,紧接着又软了下来,好似浑身的骨头都碎了一样,双眸瞪大,然后徐徐闭上,享受着这宁静的温馨,两只手已经无意识地环住了杨开的腰,手指紧抓着他的衣服,好似不这样的话就会瘫软下去一样。

    良久,唇分。

    玉如梦这才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贪婪无比。

    高耸的胸脯内,传来激烈的心跳声,犹如战鼓在敲击。

    杨开低头凝视着她,玉如梦也在看他,四目相对,美人的眼角闪过一抹娇羞,但嘴边却是挂着甜蜜的笑容。

    杨开心中一叹,略微地挣扎和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俯身将嘴巴凑到她耳边,用一种温柔至极的声音,一字一顿地道:“你,就,是,个,贱,人!”

    旖旎的气氛在这一瞬间陡然僵住。

    玉如梦的身体也变得僵硬无比,嘴角边甜蜜的笑容缓缓褪去,一双美眸变得冷酷如冰,斜眼朝杨开看去,淡淡道:“你刚才说什么,我好像没听清楚。”

    杨开搂着她,面带微笑,又是一字一顿地重复道:“你,就,是,个,贱,人!”

    “杨开!”玉如梦勃然大怒,一下子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居高临下地俯瞰着他,整个人犹如即将爆发的火山,烈焰熊熊。

    17年来了,祝大家新年新气象,17好运相随。

    然后……在这新的一年的第一天,小莫悲催的感冒了,好痛苦好痛苦。

    最后呼喊一声月票,现在是双倍期限,投一张变两张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