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归一 > 第三十四章 过河拆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种夹板我们医院有库存,不需要提前准备。”医生说道。

    吴中元自然听得出医生的话外之音,几十万不是个小数目,医院想在手术之前收到押金。

    “好,我去筹钱,”吴中元点了点头,“你给我个准数儿,得多少?”

    “一片十五万左右,两片很难准确固定,最好用三片,还有其他一些辅助费用,你得准备五十万。”医生说道。

    “五十万,五十万……”吴中元喃喃自语,转身离开了医生办公室。

    回到病房,吴中元又把赵琳喊了出来,林清明是因为保护赵大中而受伤的,于情于理这个钱都该赵大中出。

    听吴中元说完,赵琳拿出手机给赵大中打电话。

    本以为赵大中会立刻同意拿钱,没想到他的态度却很奇怪,担心赵琳身边有人,先让她去没人的地方接电话。

    赵琳走远了,吴中元就听不到二人在电话里说什么了。

    十几分钟之后,赵琳回来了,表情很不自然,透着尴尬和羞愧。

    单是看她表情,吴中元心里就凉了半截儿,但他仍然抱有一丝希望,“你爸怎么说?”

    赵琳此时连与吴中元对视的勇气都没有,懦懦的说道,“他让我马上回去。”

    “什么意思?”吴中元急了,如果是让赵琳回去拿钱,她绝不会是这种神态和语气。

    “清明打死了他们两个人,还有几个重伤,警察正在调查,律师说现在不能跟清明有太多瓜葛,也不能有金钱上的往来……”赵琳的声音越来越小。

    吴中元险些气炸了肺,却强忍着没有立刻发作,“你可以回去拿现金,没人会知道,你们有的是钱,五十万对你们来说也不多。”

    “好,”赵琳勉强点头,“我回去试试。”

    “不是试试,是一定要拿钱回来,我们没有这么多钱,”吴中元急切的说道,“做人得讲义气,我哥是为了保护你爸才受的伤,你们可千万不能撇下他不管。”

    “我刚才也跟我爸这么说了,他说……算了,我先回去吧。”赵琳转身想走。

    吴中元急忙伸手拉住了她,“等等,你爸怎么说的?”

    “他……他说他也没亏待清明。”赵琳低着头。

    吴中元自然知道赵大中这话是什么意思,现在普通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也就两三千,而林清明的工资是一个月一万块,这就是赵大中所谓的没有亏待林清明。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道理我也懂,但我哥救了你爸的命,现在成这样儿了,你们哪能不管他?”吴中元焦急的说道,“再说你还是我哥的女朋友……”

    “不是这样的,”赵琳打断了吴中元的话头儿,“我跟他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别说了,我回去想办法。”

    “不管成与不成,天黑之前你都给我个准话儿。”吴中元说出了手机号码。

    赵琳拿出手机记了下来,“那我先回去了,如果我爸肯出钱,能治好清明的腿吗?”

    “能。”吴中元撒谎了,他已经看出赵家想要过河拆桥,如果赵琳知道花了这么多钱,却只能保住林清明的腿,却不能下地走路,怕是会更加灰心退缩。

    赵琳点了点头,回病房跟林清明打过招呼,只说要回去一趟,让他安心养病。

    林清明什么也没说,平静的点了点头。

    吴中元送赵琳下楼,心情无比沉重,根据赵琳的表现来看,她要到钱的几率微乎其微。

    黄萍一直在电梯对面的椅子上坐着,见吴中元送走了赵琳,就站起身想跟他说话。

    此时王欣然也在电梯附近的窗前抽烟,吴中元冲黄萍抬了抬手,示意她先等一等,然后走到窗前,向王欣然请教。

    听吴中元说完,王欣然说道,“这种情况属于严重的刑事案件,涉及到很多很复杂的法律条款,依我看他是想推卸责任。”

    “不能吧?”吴中元心中存疑,“谁都知道我哥是他的保镖,我哥是为了保护他才打死了人,就算不给我哥医药费,他也撇不清啊。”

    “呵呵,”王欣然干笑了两声,“我刚才说了,像这种事情涉及到很多复杂的法律条款,你师兄有没有跟他签订务工合同,双方有没有雇佣关系,事发时是他主动向你师兄求助还是你师兄主动参与,这些都可能影响到责任的认定。”

    “做人不能这么卑鄙吧?”吴中元无比气愤,刚才赵琳曾说过是律师不让赵大中给钱,这说明赵大中的律师正在设法帮他脱罪,赵大中若是脱罪,林清明自然就成了替罪羊。

    “黑社会还有不卑鄙的吗?”王欣然轻蔑冷笑。

    吴中元深深呼吸,平息情绪,“你说他们是不是真的不准备给钱?”

    “他肯定不会垫付医药费的,”王欣然将烟头儿弹进了垃圾箱,“你师兄入院已经十几个小时了,他如果有心支付医药费,早就把钱送来了,不会等你开口的。”

    “我还是不太懂,这事儿赵大中是罪魁祸首,他怎么也不可能撇清……”

    不等吴中元说完,王欣然就打断了他的话儿,“谁能证明他是罪魁祸首?他可能只是受害人,案件怎么定性不但取决于公安机关的调查,还得看律师怎么运作,你真以为法律没空子可钻?”

    “我操他妈的。”吴中元气急骂人。

    “生气没用,不用等到天黑,他们不会给钱的,快想法儿筹钱吧。”王欣然说道。

    “你,你,你们的势力那么大,能不能跟警察打个招呼……”吴中元厚着脸皮求助。

    “这个我可帮不了你,我们绝不会干扰司法公正。”王欣然连连摇头。

    “关键现在也不公正啊,我哥是为了帮赵大中……”

    王欣然再次打断了吴中元的话,“这个需要事实说话,证据说话。”

    吴中元没有再说什么,让王欣然插手此事,也的确有点儿强人所难。

    王欣然知道黄萍在等吴中元,冲黄萍努了努嘴,转身向走廊走去。

    吴中元走过去自黄萍身旁坐下,靠上椅背,叹了口气。

    “怎么样?”黄萍紧张的问道。

    “什么?”吴中元反问。

    “清明的伤怎么样了?需要多少钱?”黄萍问道。

    吴中元没回答黄萍的问题,而是随口反问,“你怎么来了?”

    “有人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清明在这里住院,没人照顾,我就来了。”黄萍说道。

    “谁给你打的电话?”吴中元追问。

    “不认识,是个男的,”黄萍摇了摇头,“我问他是谁,他也没说。”

    “号码呢?”吴中元又问。

    “我没手机,他打的是厂里的电话。”黄萍说道。

    “什么口音?”吴中元再问。

    “不是普通话,应该是咱那儿的人。”黄萍说道。

    吴中元没有再问,知道黄萍情况的人并不多,此事与赵颖等人无关,极有可能是赵大中等人所为,他们给黄萍打电话是想让她过来把赵琳替回去。

    “他们是不是不想给钱?”黄萍低声问道。

    吴中元没有回答。

    “我可以跟厂长说说,预支下个月工资。”黄萍说道。

    吴中元脑海里浮现出的是杯水车薪四个字,不过黄萍的话倒是提醒了他,一会儿等王欣然回来,可以跟她商议一下,同意加入他们,看看能不能预支点钱。

    “这个手机给你,缺个内存卡,你买了装上。”吴中元自背包里拿出了之前买的手机递给黄萍,“我放寒假了,我在这儿看着就行,你回去吧。”

    “我不要。”黄萍往回推。

    “我留着也没用,这个也值不了几个钱,你留着吧,以后找你也方便点儿。”吴中元将手机塞到了黄萍手里。

    黄萍忐忑的握着那个手机,“那谢谢你了,我已经跟厂里请假了,还是我留下照顾清明吧。”

    吴中元想了想,点头同意,他得想办法筹钱去,不可能一直在医院陪着林清明。

    “你吃饭没有?”吴中元问道。

    黄萍尚未接话,吴中元的电话响了,拿出一看,显示的是宛山海。

    接通之后,电话那头儿传来了宛山海的声音,虚弱之中透着兴奋,冲他表示感谢,只说多亏了他求来的符,非常灵验,背了老太太好几天,终于如释重负,开学之后一定要好好请他吃一顿。

    吴中元强打精神应付着,其实心思并不在这上面,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怎么才能筹到钱,也想过跟宛山海开口,宛山海家境比较好,应该能借一点。

    但犹豫到最后,还是没好意思说。

    挂断电话,吴中元拿出钱包,数了一千递给黄萍,“你先拿着,下去办个电话卡,再买点住院用的东西。”

    黄萍接了,走电梯下楼去了。

    吴中元拿着手机,想给王院长打电话,却一直犹豫不决,他没理由跟王院长开口借钱,实则也不是没理由,而是没资格,萍水相逢,凭什么跟人家开口。

    如果把林清明转到黄县医院,医药费应该能省一点,但王院长因为帮他检验血液,已经被赵颖等人盯上了,再跟他走的太近,岂不是害了人家。

    正犯愁,王欣然溜达着走了回来,“我刚才问了一下情况,你师兄还真是讲义气,守口如瓶,这样下去对他很不利。”

    “谢谢。”吴中元叹了口气,厚着脸皮说道,“我要是加入你们,能不能预支工资?”

    王欣然也知道吴中元的处境,和声说道,“之前还没有这样的先例,我得请示一下,不过你最好不要抱太大希望,就算上头肯答应,也不会给你很多,还有,体制内的事情都必须走程序,你等不了那么久。”

    “那算了,还是不要问了。”吴中元摇头说道。

    “我建议你还是听从医生的建议,不要意气用事。”王欣然说道。

    吴中元摇了摇头,站起身,去了病房。

    林清明有四万存款,加上之前的六万拆迁补偿款,一共有十万。

    吴中元身上有一万五,树林里还藏了一些翻来的外币,他查过,五千差不多能兑换三万五,加一起是五万,还差三十五万。

    二人没亲人,也没什么朋友,上哪儿弄这三十五万?

    俗话说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汉,更别说这么多钱,林清明的情况不能拖的太久,最好立刻进行手术。

    万般无奈之下,吴中元想到了下策,赵颖等人有钱,他有赵颖的联系方式,如果跟她们联系,答应他们的一些条件,兴许也能借到钱。

    斟酌良久,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想要从他们那里拿到钱,唯一的办法就是用自己去换,不行,不能病急乱投医,不能干饮鸩止渴的事情,后患无穷。

    从小到大,吴中元都没有这么犯愁过,之前生活虽然艰苦,却也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而今林清明在病床上等着做手术,却拿不出钱来,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人被逼到一定程度,是没办法顾及脸面的,哪怕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他还是硬着头皮给王院长打了个电话。

    两县毗邻,王院长认识这里的院长,给这里的院长打了个电话,对方答应三块夹板每块以六万的价格给林清明使用,而且可以立刻进行手术。

    吴中元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对王院长千恩万谢,但挂上电话,又开始犯愁了,三六十八,最少也得准备二十万,还差五万,去哪儿弄?

    有生以来他第一次如此真切的体会到金钱的重要性,这时候谁如果在他面前说钱买不到爱情,买不到健康,买不到幸福,买不到自由,他能一拳打的对方满地找牙,钱太他妈重要了,没钱连尊严都没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