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大明文魁 > 一千一百七十章 非林部堂不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矩琢磨天子的意思,是可以听出一些弦外之音的。

  为何要重用孙承宗,表面看上去是重才惜才,其实是在三报之中有所偏颇。

  眼下天子最忧心的莫过于这场遍布大半明朝疆土的大旱,满朝大臣,地方官员为此上的奏章堆积如山,至于各自私下的议论不知多少。

  因为古往今来任何大范围的全国灾情都是王朝覆灭的征兆,甚至直接令一个王朝崩溃。

  元朝之亡就始于黄河泛滥上,当然另一个时空的明朝几十年后也是亡于从陕西波及至全国的大旱。

  于此三报各有不同。

  皇明时报略微提了几句,但几位官员都是呼吁天子不要继续不朝了,同时早日册立储君以定民心。同时骂几句申时行认为他结党营私,以及没有尽力对天子规劝。

  而天理报则不同,他们可谓极用心于这一次饥荒。故而举出不少孝行义举来。

  甚至还列举顺天府一名管理仓粮的官员,宁可自己饿死,也没有贪污了仓粮一毫,如此官员可谓清官廉吏,为了此事天理报还很是赞扬了一番,地方官府还为他立碑。

  其余就是褒奖君子固穷,贬低小人穷斯滥矣。让百姓安心等待朝廷处置,不要造反。

  天子看了初时很欣慰,但后来令东厂的人暗察了一下真相,才知道这官员不是饿死的,而是因为其他病病死的,但被管粮的官员修饰了一番报了上去见于报上。

  唯独是新民报看似没有当什么教化的作用,但是不自觉中在连续几刊中普及了如何备荒,说来这新民报才是真正地在经世致用。

  想到这里,陈矩见报头这新民报三个朱字印入眼中。

  《书·康诰》:“亦惟助王宅天命,作新民。

  如何使民更新,如何教民向善,陈矩从林延潮办报,办学院,立学说中窥到了一丝端倪。

  此刻陈矩心底问道,林三元你究竟要的是什么?

  而此刻张诚拿着福建巡抚的奏章到内阁传旨。

  现在内阁之中三辅王锡爵正在生病,闭门调理了半个月。

  所以内阁依旧是三个内阁大学士当家做主的局面,首辅申时行,次辅许国,以及原先四辅王家屏。

  王家屏守制期满后回朝即从吏部左侍郎衔升为了礼部尚书衔。

  从万历十二年十二月从吏部左侍郎任东阁大学士,再到万历十七年三月(历史上是万历十六年十二月)升为礼部尚书,王家屏用了四年多功夫,他也摆脱了打杂的局面,在内阁之中也有了话语权。

  现在内阁的申时行值房里,申时行正带着眼镜看奏章,许国反剪着手正在踱步,同时眉头紧皱,至于王家屏正在喝茶,身边还有一个小罐子里面是六必居的酱瓜。

  王家屏平日办公时,常喜欢拿着小点心嚼个不停,这也是他多年的习惯。在内阁,翰林院里与他共事多年的官员也都习以为常了。

  半响后,申时行放下公文道:“福建巡抚赵参鲁上奏言倭国欲联合朝鲜兴兵进犯,此事圣上要我等立即拿出一个方略来,现在张诚就在值房外候着,两位怎么看此事?”

  许国停下脚步道:“此事奇怪了,忠伯,这兵部的咨文可有提及倭国?”

  王家屏摇了摇头道:“兵部咨文一点也没提及,倒是有说青海火落赤部近来有所异动。”

  许国道:“火落赤部怀不臣之心,之前吞并不少部落,这些部落不少都忠于本朝,兵部,都察院不少官员都向朝廷示警,言这藩篱渐少,青海之地迟早必生大患,要我们早做准备,防患于未然。”

  王家屏道:“说得倒是轻巧,各个将‘言之不预’的话放在前头,放着自己有先见之明,但去年的大旱,整个西北都现在都没缓过来,又兼国库空虚,今年的边饷着落在何处都不知道。不是我等没有先见之明,但为今之计你叫我们如何防患未然?”

  申时行道:“两位,这国库空虚不是一日两日的事,而这青海的事暂且不提,咱们还是着眼于当前。”

  “应对之策?”许国坐在了王家屏身旁喝了口茶道,“福建巡抚上奏言倭国欲联合朝鲜兴兵进犯,消息是从琉球那传到的福建来的,而且福建又向来是朝廷备倭的第一线,此事怎么福建巡抚事先没有一个确切的消息,反而是道听途说而来。”

  王家屏道:“既是道听途说,到底是倭国与朝鲜勾结?还是离间之策,一时也难以决断。。”

  许国也道:“我以为朝鲜勾结倭国兴兵此事不太可信,朝鲜也是礼仪之国,世受本朝国恩,其光海君还以血书向本朝示警,怎会干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

  王家屏忽然道:“对了,这出使倭国的使节,当初是沈归德在礼部时的主张吧。”

  许国摇了摇头道:“当时沈归德正在病中并未主持此事,实际上是时任礼部右侍郎林宗海向陛下提议的。”

  王家屏道:“原来如此啊。”

  许国道:“当时忠伯在乡丁忧,我还记得林宗海陈言这征讨之法在于兵部,外邦往来在于礼部,各有掌职。倭国与本朝自宁波之乱后一直没有往来,故而林宗海建议以琉球为中介与倭国往来,先一步洞悉其意图,再制定战守之策。”

  王家屏道:“真为高见,此事说来何不先问一问林部堂啊!”

  申时行道:“诶,他已是致仕归乡的人了,之前天子允他参政问事,他都不肯恐怕用不上他。”

  王家屏道:“元辅,国家有事不容推托,我与宗海共事多年,深知他以天下家国为念,必然不会不理的。”

  申时行道:“问一名致仕大臣军国大事,传出去不是笑话吗?”

  许国笑着道:“元辅,这有何难让宗海起复就是了。”

  王家屏也道:“可是今年吏部推举大臣的名单里,林宗海还是名列其中,而且论及人望当今官员没几人比得上他啊!”

  申时行摇了摇头道:“难了,上一次他已说得坚决,甚至陛下连下五疏慰留,仍是辞官归里。我看此事还是问一问兵部吧。”

  当即申时行吩咐让兵部尚书曾同亨至内阁值房。

  不久曾同亨即已是到了,他江西人,嘉靖三十八年进士,是当今吏部尚书宋?的同年,他弟弟是曾乾亨,在任河南巡按时与林延潮打过交道。

  曾同亨与其父曾存仁都在吏部文选司任过官,故而在朝中极有人脉。

  曾同亨推门而入时,申时行,许国,王家屏正在用饭。

  许国笑着道:“既是大司马到了,也来分一杯羹吧!不必推托,我们也是刚用饭。”

  曾同亨办事干脆利索道:“多谢许阁老相邀,恭敬不如从命。”

  曾同亨添了碗筷,米饭就着桌上的猪头肉酱汁大口下肚。

  申时行一向奉行节食惜福之道,故而吃得很少,很快吃完拿起巾帕擦嘴后问道:“大司马到兵部挂帅这数月,不知是否适应?”

  曾同亨道:“兵部的事向来繁杂,曾某也是到任之后方才理出一个头绪来。”

  “以往曾某为边臣时,即深感本朝自成化以后以文治天下,缙绅者无以武事见知者。曾某以为自古以来边才者要么如太祖皇帝般有天授之资,要么以军功发奋起于卒伍,远非书生看了几本兵书,就能纸上谈兵而来……”

  王家屏道:“那也不尽然,王文成公平宁王之乱,一介书生竟能安邦建壤,不也是佳话吗?”

  曾同亨摇了摇头道:“一个王文成公不知害了多少读书人,自古以来如赵括,殷浩,房?之流多,还是如王文成公多?”

  听到曾同亨这么说,申时行知道对方是暗贬原任郧阳巡抚李材。

  李材也有屡有边功,平日自比张良,李泌,有效仿王阳明茅土封侯之意。

  李材除了有军功外,也喜欢讲课授徒,学生也是很多,读书人尊称他为见罗先生。但是他任郧阳巡抚时把一名参将的参将府改作自己的学宫,并调部卒为自己的学生当劳役,最后激起了兵变。

  此事一出,又有人揭发他在云南为官时杀良冒功的事,然后被天子下诏狱。李材的名望很大,天南地北的官员和读书人都是向天子求情,但天子至今仍没有赦免他。

  申时行道:“边材难得,边将更是难求,选将拔材何其难也,这是今日福建巡抚赵参鲁的奏疏,大司马以为如何?”

  曾同亨从许国那接过奏章看了后,沉思了一会然后道:“此事曾某记得礼部当初曾有以琉球为中介,册封倭国之事。”

  许国点点头道:“正是如此,当初朝鲜光海君曾以血书向本朝示警言倭国有借道朝鲜入侵本朝之意,故而礼部才以册封之名,行探听之实,然而从本朝使者获倭寇给朝鲜国书来看,倭国与朝鲜又有勾结之意……”

  曾同亨问道:“那么当初主持册封之事的是哪位大臣?”

  “时任礼部左侍郎林延潮。”

  曾同亨听完即道:“启禀元翁,此并非是曾某推诿,当今朝堂上要论能把握此事首尾之人,非林部堂不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