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欧巴小说网 > 剑道通神 > 第二十九章 走出自己的道路

第二十九章 走出自己的道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欧巴小说网] https://www.5816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剑光,明亮、清晰、幽然。

  那一剑内,悲伤逆流,横贯宇内,仿佛失去了内心当中极为重要的东西而情不自禁的感到难过,悲情将起,感染世界,天地同悲。

  磨剑山主的神魂之躯猛然一颤,难以言喻的悲情直接弥漫而出,溢满四周,仿佛被牵引出内心最为悲伤的过往,直接出现一个恍惚,那一剑,已经杀至。

  爆发,魔剑术之绝招永夜。

  一剑杀过,漆黑至极的剑光仿佛从深渊而来,又带来了深渊般的,两道剑光在瞬间互相碰撞。

  剑光溃散,但一道可怕的威力,还是杀向磨剑山主,贯穿磨剑山主的神魂之躯,强横的力量肆意破坏其神魂之躯。

  惊悚、骇然,磨剑山主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对方的实力不如自己,剑术境界也不如自己,却可以爆发出如此强横如此可怕的一剑,威力强横到这种地步,哪怕是自己施展出永夜,也无法抵御。

  纵然因为神魂折损力量不断消耗,永夜一剑的威力也大幅度下降,但不管怎么说,那终究是无上剑术的绝招啊。

  逃!

  磨剑山主害怕了,他的神魂力量大幅度消耗,神魂之躯也变得稀淡,气息萎靡,虽然还有再战之力,但继续战斗下去,会不会又出现什么变故,导致自己的神魂溃散。

  百万年的谋划可不能断送于此。

  毫不犹豫,念头一动,磨剑山主立刻遁入了手中的黑色长剑之内,下一息,黑色长剑爆发出惊人的剑威,黑光弥漫之间,蓦然一个闪烁,直接脱离了陈宗的神海出现在外面,直接化为一道黑暗流光,瞬间遁入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走了,磨剑山主真正脱离了陈宗的身躯,离开了,因为陈宗强行散掉了神魔剑典的修为力量,与磨剑山主神魂之间的契合度,大幅度降低,磨剑山主想要夺舍,真正掌控陈宗的身躯,难度剧增许多倍。

  再加上神魂有溃散的危机,哪怕是有一丝可能,他也不愿意冒这个险。

  当磨剑山主遁逃而去,陈宗方才松了一口气,意识回归本体,觉察到自己身躯的状况,不禁露出一抹苦涩的笑。

  惨烈!

  惨重!

  先是身躯的伤势,因为强行的散掉一身神魔剑典的修为,导致自身各处都遭受到重创,残破至极,这样的惨烈伤势放在一般修炼者身上,直接就是一个死字,陈宗还可以活着,算是一个奇迹了。

  毕竟自己的一身修为,来自于神魔剑典,修炼到第三重,牵扯越深,因为某种程度上神魔剑典修炼炼体与练气,其炼体颇有铸就超凡宝体的意思,媲美那些王体圣体乃至神体等等,血脉相连了。

  强行散掉,就是伤及自身了,强大的身体也直接衰落下来,变得十分虚弱,让陈宗有一种似乎只要被风一吹就会摇摇欲坠的感觉。

  怎么比喻呢,就好像是一株树木生长,随着渐渐长大,其根系就遍布了一方土地,强行的将大树拔起,便破坏了那一方土地的完整,不仅仅是外表的完整,内部的完整也一样遭到了破坏。

  总而言之,此时此刻陈宗的身躯状况十分糟糕,天金剑体所带来的强大力量,都消失不见了,此外,就是神魂,与磨剑山主的神魂激战,力量不断的消耗,又不断的中剑受创,如今的神魂也处于一个十分虚弱的状态。

  而且精气神也被吞噬掉了,虽然可以再生,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这,就是前所未有的虚弱,陈宗还从未遭遇过这样的虚弱。

  所幸,气海之处的那神秘种子,还留有旺盛的生机之力,被陈宗调动起来,迅速的弥漫全身,一股清流不断的流淌而过,修复受创的身躯,一边往下方坠落。

  失去一身修为就无法御空飞行了吗?

  并不是,准无上剑境之下,陈宗依然可以御空飞行,那就好像是鸟儿一样的,成为一种骨子里的本能,与神魔剑典并不存在什么必然的关联。

  当然,失去修为,直接会让陈宗御空飞行的速度大幅度降低,这是必然的,同样,陈宗失去修为也不代表就没有任何实力了,修为是实力构成的一部分,不是全部,失去修为,并不等于完全失去实力。

  但,修为是实力十分重要的一部分,是根基所在,没有了修为傍身,许多手段的施展,都缺少了什么,直接就会导致实力大幅度下降,起码削弱十倍不止。

  十不存一!

  更糟糕的是,陈宗发现,自己对于五种大道的感应,也在流逝,变得模糊、稀薄。

  安全落地,尽管感觉身躯十分虚弱,但其实陈宗现在的体魄比起没有炼体的天阶修炼者来,还算是比较强的,只不过没有掌握天金剑体时那么强横。

  此次伤势太重了,哪怕是神秘种子的生机之力不断的涌现,不断的治疗,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叫陈宗痊愈,却也不断的治愈那沉重的伤势,减轻陈宗的痛苦。

  不敢有丝毫的停留,一边治疗伤势,陈宗一边飞速奔行离开,防止有其他的修炼者被这里的波动所吸引赶过来,那会对自己十分不利。

  何况,陈宗可没有忘记,被磨剑山主击杀的那个亚圣金玄道尊,乃是天龙圣地的强者,他的死亡,天龙圣地迟早会知道,说不定已经知道了。

  新仇旧恨啊。

  虽然是磨剑山主所杀,但最终,也会找上自己吧。

  一时间,陈宗的思绪纷乱至极,自身惨重的伤势,失去的一身强大的修为力量,剑道、心之道、世界之道、时间之道、空间之道五种大道的感应也在变得微弱,如此下去,可能会断绝,那就等于自己失去了对五种大道本源力量的调动与应用,无形当中,一身实力又会进一步下降。

  修为失去了,可以重新修炼回来,毕竟不是被人废掉的,而是自己散掉的,意义不同,但与天地大道之间的关联断绝了,陈宗却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够重新关联上。

  修炼者参悟大道,便是以自身的大道来翘动天地之间相应的大道力量,以此达到增强自身实力的目的。

  这是圣阶以下修炼者的修炼方法。

  若是与天地大道失去了感应,就意味着实力大幅度的下降,陈宗如今要面临的,就是这样的困境。

  一边奔行,陈宗的速度也在飞速的提升起来,只因为身躯的伤势在神秘种子那旺盛至极的生机力量下,逐渐痊愈了,但还是有虚弱的感觉在弥漫,随着时间流逝而渐渐消失,陈宗重新适应了这一具身躯。

  没有修为力量,体魄的强度也不如以往,所幸境界不受影响,陈宗才能够保持一个不错的速度脱离战斗地点。

  至于神魂的衰弱和失去的精气神,那就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够恢复过来。

  超凡的感知,没有感觉到什么危机,陈宗渐渐放慢速度,一边仔细的思考起来。

  这一次主动散掉神魔剑典的力量,除了要断绝与磨剑山主的关联之外,也是因为之前陈宗在参悟一心剑术时,偶尔闪现的一些念头,或者说是灵感。

  但那灵感只是破碎的片面的,并不完整,是以,陈宗并没有很肯定,但事到如今这一步,种种方面结合起来,注定自己必须有一个取舍,若是不愿意放弃这一身神魔剑典所带来的修为,势必要和磨剑山主继续纠缠不清,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被夺舍。

  不是每一次都那么好运的。

  与其如此,倒不如直接放弃那原本就不属于自己的传承,因为神魔剑典的传承,就是磨剑山主的谋划,为了寻找一具合适的容器作为自己神魂的承载,重临宇宙。

  得到磨剑术、再进入磨剑山得到种种大道剑术,都是一种考核,考核是否有资格传承神魔剑典,或者说考核是否有资格成为磨剑山主的容器。

  现在,磨剑山主遁走了,去了哪里,陈宗不知道,以他的伤势,也没有那么容易恢复过来,但陈宗肯定一点,那磨剑山主若是恢复过来,说不定会来找自己报仇。

  天龙圣地、磨剑山主这等层次的仇敌,想想就觉得头大。

  纵然如此陈宗也没有感到沮丧、气馁,没有因此而放弃希望,人还活着,自己还有一些力量,还有着准无上剑境,总归是有实力在身的,那就表示还有希望。

  修为的失去,陈宗更容易感到疲惫,所幸便在山中找了一处相对偏僻的地方,作为临时的休息之所,恢复一番体力,也让神魂之力和精气神逐步恢复起来。

  站在一块天然形成的方尖石上,陈宗眺望前方,此时此刻,正是傍晚时候,日落时分。

  “修为失去,大道断绝。”陈宗目光愈发深邃,凝望前方无尽之处,那里,正有一片耀眼夺目的红霞,犹如烈火烧云般的璀璨,绽放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光彩,远远的照耀八方,落在陈宗的身躯上,也落在陈宗的脸上,倒映在陈宗那一双明亮而清澈的眼眸当中。

  “没有修为也罢,大道断绝也好,那终究是属于他人之物。”陈宗神色愈发坚定:“从现在开始,我要验证我的想法,走出一条独属于自己的道路,恢复实力乃至打破极限,天龙圣地还是磨剑山主,有何惧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