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玩游戏能变强 > 第158章 不语论禅(4500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罗生观大殿之内,那座道家神像依旧端坐正中间,左右两侧,则是道佛两家,泾渭分明。

    罗生子观主站于左侧首位,身边跟着两名道士,年龄比清风要大,应该是清风的师兄,但是眼神中却并没有清风那种灵动的气质。

    或许真如罗生子所说,现在罗生观内,人才凋零。

    而神像右侧,却是四名僧人。

    为首一人,身披袈裟,耳垂极长,双目闭合,眼皮之下,仿佛挡着万丈金光,在那里随意一战,就如同一尊佛陀似的。

    同样,身后跟着三名小僧,除了昨天见过一面的行思之外,还有两人,都是穿着一身灰白长衣,面如冠玉,气质不凡。

    若不是没有头发,简直不像是出家人,更像是现代社会受万千少女追捧的小鲜肉。

    这四人,正是来自悬空寺的法明大师,和三位弟子行真、行悟、行思。

    这时,法明突然睁开双眼,眸中仿佛有佛光乍现,“观主,约定的时间到了,今年的三才会,贵观究竟派谁出战,现在也应该露面了吧。”

    罗生子却是始终微笑,“大师莫急,我已经派人去清了,说起来这次我观派出的三人,还真是有妙不可言的缘分。”

    “哦?此话怎讲?”法明大师好奇。

    “他们是昨夜寄宿本观的客人,但是身怀道根,简直是天意派来参加三才会的人选,相信这一次三才会,我罗神观赢定了。”

    要是王远在场,听到观主这种迷之信心,真是要哭笑不得。

    法明大师更是诧异,“寄宿的客人?百年来,罗生观从不留宿宾客,竟然破例了?”

    “所以说,这是缘分。”罗生子始终面带笑容,目光往大殿门外出望去,刚好看见清风王远一行,“看,他们来了。”

    王远三人早已换下铠甲,此时都是一身布衣,但一路走来,却自有一股英气。

    法明大师也不由多看了两眼,想看看罗生子口中身怀道根的人物究竟如何,一番打量,果然暗自点头。

    悬空寺和罗生观之间斗了多年,他深知老对手罗生子的本事,老道士看上的人,必有古怪。

    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的三名弟子,行真行悟行思,就算放眼大夏也是一等一的人物,不管老道出什么奇招,在绝对实力面前,都要被碾压。

    想到此,法明大师定下神来,开口道,“既然人已经来了,那我们就开始吧。按照规矩,三才会前两道题,双方各出一道,今年轮到我方出题,观主可有意见?”

    “没有。”罗生子摇摇头。

    “等等!”王远突然打断,把罗生子拉倒一旁,悄声道,“观主,你真要让我们上场?说实话,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比什么也不知道,万一输了,岂不是给罗生观丢了面子?”

    “无妨,我对你有信心,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罗生子用力拍了拍王远的肩膀。

    王远也不知罗生子为何如此看中他,不过有这句话,豁出去了。

    两人走回来,正色道,“大师,请出题。”

    法明大师定力惊人,不然早就被王远搞的不耐烦了,“第一场比试,不语论禅。我方派行真出场。”

    “好,既然如此,我方派王远出场。”罗生子也是接下招来。

    “不语论禅?这是什么鬼?”王远懵了,他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怎么比?原本以为三才会,大不了就是打上三场,没想到对方根本不按套路出牌。

    “咳咳。”罗生子咳嗽两声,在王远耳边说了几句。

    原来,不语论禅是圣辉大陆辩论天道的一种奇特方式,在佛道两家尤其盛行。辩论的双方不能讲话,只能借助手势、肢体动作来阐述自己的观点,和打哑谜差不多。

    听到这里,王远更是一脸懵逼,完全搞不懂这玩意的点,但很显然,对方有备而来,这个行真定然十分擅长此道。

    这时候,清风小道也是悄悄在他耳边说,“王施主,这行真和尚,乃是悬空寺的佛法天才,有佛子之名,你一定要小心应对。”

    我靠!佛子都上来了!

    王远在那行真脸上多看了几眼,果然是气宇不凡,怎么说呢,有点像赵文卓演的法海让人看了就想揍他一顿。

    叶轻灵和徐真真两人也都在背后道,“队长加油,拿下第一局!”

    王远也知道,这个任务想必也是推进游戏剧情必须要完成的任务,不上也得上,上前走了两步,准备开始。

    “不语论禅,现在开始。”法明大师宣布,同时点燃一炷香。

    王远微微一抬手,示意请对方先开始,看似大度,其实是他也不知如何开始。

    行真沉吟了一会,缓缓走到香炉前,伸手徐徐划动,龙檀烟随着他的指尖流动,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圆,缓缓飘到王远的面前。

    很显然,行真出招了。

    哇靠!这是什么意思!!

    王远完全不明白,但众目睽睽下,只能强作镇定,开始回忆自己的游戏经验。

    这个圆感觉无懈可击,莫非代表绝对防御?但这和天道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啊。

    案上的檀香缓缓燃烧,按照不语论禅的规矩,香燃尽时,辩论就宣告结束,所以谁的时间拖得越久就越不利。

    王远一咬牙,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掌劈开这个圆,把它整齐地分成两半,轻轻一挥,将其中的半个圆送回到行真面前。

    绝对防御?老子管你什么园,一刀两断,还你一半!

    同时目光一瞥行真,他居然暗暗点头,让王远心中一阵狂喜。难道蒙对了?

    行真盯着这半个圆,陷入了长考。许久,他伸手在半个圆的圆心处一按,檀香飘散,半个圆荡然无存。

    王远一愣,心想这和尚是想推倒重来?想得美,这里还有一半!手掌挥动间,面前的半个圆又向行真飘去。

    行真目光闪过一丝惊讶,而罗生观主还有悬空寺诸人的脸上,也都露出沉思的表情。

    略一沉吟,行真手指虚点,半个圆散作几百个蓝色的小点,向外飘散而去。

    这和尚是不玩绝对防御了,化作满天星?还是另有深意?

    来不及多想,王远施展引气符,溅开的蓝点纷纷落他符法的掌控之中,重新流转成一条弧线,向行真直飘去。

    既然你不玩防御,那就尝尝我的迎面一刀吧!

    行真微微一笑,摊开手掌,竟然瞬间把那些檀香吸入掌内,又从他全身散发出来,飘散于无形。接着,他拽下一根毫毛,指尖轻弹,弹向王远。

    王远一愣,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讥他过于弱小,如同一根毫毛?

    他立刻把毫毛捏得粉碎,也不甘示弱,拔下一根头发弹向行真不管这和尚有何用意,如法炮制,以牙还牙总不会错。

    头发飘到行真面前,如同遇到了无形的壁障,无法再进一步。

    此时,案上的檀香只剩下一小段。

    行真似乎遇到了极大的难题,犹豫了片刻,竟手指一引,把王远的头发放在头顶,就好像变成了他的头发一样。

    看到这里,罗生子和法明大师都是暗暗点头。

    这是什么意思?

    王远有点懵,难不成这和尚是想还俗了?

    想到这里,王远连忙摆手,出家挺好的,你还是别还俗了,否则你这一副好皮囊不知要祸害多少少女,最后索性背对着行真。意思很明白你要是还俗,我也就没有和你比的必要了。

    过了一会,王远转身一看。

    行真竟然又陷入了沉思,稍作犹豫,抬脚,用鞋底反复摩擦地面。似乎因为王远的拒绝令他不满,所以要把王远像蝼蚁般践踏。

    靠,还不语论禅呢,竟然敢挑衅老子?

    王远的火气也上来了,狠狠一脚踩在地上,劲力所至,脚下的地板四分五裂,接着一口唾沫吐在地上,用更轻蔑的方式还击。

    行真目瞪口呆,一时不知如何反应。檀烟倏地一断,龙檀香化作一堆灰,恰好在此时燃尽。

    “恭喜王远,拿下这一场不语论禅的最终胜利。”罗生子一捋胡须,喜不自胜。

    王远赢了?怎么就赢了?啐口吐沫就算在不语论禅中获胜了?

    别说王远,就连叶轻灵和柳萌两人也都不可置信,一时间觉得荒唐无比。

    莫非这就是人品?

    这时行真和尚也苦笑:“王兄对道的理解确实发人深省,行真获益良多,甘拜下风。”

    “这场不语论禅,着实奥妙无穷,平淡中见深意,堪称返璞归真。”法明大师连连长叹:“一开始,行真采取了主辩,以檀香画出一个圆,描述道的奥义正是循环流转如圆。而王远没有反驳,只是将圆一分为二,意指道如天地,由一生二,也分阴阳。两个半圆象征了阴阳之道。严格来说,王远避实就虚,没有和行真正面相辩,算是落在了下风。行真趁胜追击,将半个圆消除,表明了孤阴不长,孤阳不生的观点。然而这一手却是大败笔,看似继续打压王远,其实却中了对方的圈套。因为此时,行真已跟着对方的思路在走了。”

    “不错。”罗生子接着道:“王远小友终于展开反击,再将半个圆送于行真,反驳了他的观点。天道乃物极必反,破而后立。阳尽阴生,阴灭阳还。半个圆消尽了,又会有半个圆,所以孤阴孤阳也可重生,恰好算是一种循环。与行真论述的天道循环并无矛盾。行真若不赞同,便会和他先前的观点自相矛盾。这一手,其实已将行真逼入了死局。”

    法明大师点头,“王远施主心思巧妙,善于设局,确是不语论禅的高手。”

    罗生子笑眯眯地道:“行真也不差了。把圆震散成点,暗指一生二,二生万,道不见得只有阴阳之分。王远将烟点重新凝成一条线,意指众法归一,万物最终合一成道。而行真将蓝烟吸入,表示万物之道,始终是要融入自我的修行,天道即我道。”

    顿了顿,罗生子又道:“接下来,行真再次占据主辩,拔下毫毛表示,每个人身上都有毛发,道的真义也是每个人生来具有的。从而加强了天道即我道的说法。而王远捏碎毫毛,反送行真一根头发,展开了反击。无疑是说道虽然与生具备,但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道,正如他有头发而行真没有,不能混为一谈。行真将王远的头发放在自己头顶,反驳每个人的道外相虽然不同,但本质一样,最终能融为一体。”

    这时候小道士清风问道,“恕我愚昧,不解为何接下来王远要背对行真?”

    “这正是王远最精彩的一手。”法明大师解释,“直到此时,不语论禅才真正进入了玄理辩论的高潮。王远转身背对行真,论述了如果硬要把每个人不同的道融为一体,实是南辕北辙。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强求本质相同的结果,只会看不见属于自我的道。”

    “王远背对行真的身谈,宛似神来一笔,暗蕴玄意,精采绝伦,将成为五年来不语论禅的经典之作。”罗生子忍不住感慨,“或许小友还有另一层意思,你就是你,我就是我,万物原本不同。硬要追求每个人道的相同,即是盲目,如同眼睛看不见自己的后背一样啊。”

    清风小道,还有行悟、行思等人无不点头称是,露出恍然大悟、原来如此的神情。

    至于王远三人,则是目瞪口呆,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法明大师又道,“到了这时,行真完全落在了下风。檀香即将燃尽,不得已,行真最终以鞋反复磨地,表示他坚信只要长期修行,终能道法精进,把不同融为相同。就像俗语所说的只要功夫深,鞋底能磨穿。却不知,他的这一手直接导致了辩论的溃败。”

    看到众人凝神倾听受教,法明大师满意地点点头,继续道:“天道玄学,讲究的是妙手偶得,发乎自然,靠强求苦修便落了下乘。所以王远以足碎地,便是说一旦强求,反会导致玉石俱焚,走火入魔的后果。即使强行融为一体,也会像吐水在地一样。水干后,石头还是石头。两者本就不同,如何有相同的道?”

    罗生子最后道:“面对王远的碎石吐唾,行真一时理屈词穷,无法应对,檀香燃尽时仍然无法反驳,理所当然地告负了。”

    “原来如此,我看王远施主吐唾时洒然不羁,原来其中竟蕴藏如此玄理。”清风小道士,还有行悟、行思等人也是连连点头。

    至于王远三人早就呆若木鸡,彻底傻了。

    搞了半天,王远当初想的绝对防御,一刀破之全是错的啊。

    随随便便的一个举动,都能被法明和罗生子两人吹得天花乱坠,解说出艰涩的玄理,这样的不语论禅也太荒谬了,

    身后,柳萌也悄悄问道,“轻灵姐,我不明白,王远就是啐了一口那个和尚,怎么就赢了?”

    叶轻灵莞尔一笑,也是低声回答,“这就是实力。”

    可忽然之间,王远却似有所悟。

    道原本就是乱七八糟、南辕北辙的东西。只是自我的感受,和旁人如何说并不相干。顺其自然,信手而为,无拘无束,无形无相,那才是天地之道。

    真正的道,还是取决于自己的心。

    三才会第一场,王远意外取胜。

    第二场,按照规则,将由罗生观一方出题。

    观主微微一笑,“既然如此,王远小友,老道将出题和指派人选的权力都交给你,你自由发挥即可。”

    “交给我?”王远一愣,想了想,突然有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