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民武道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欲速则不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轰的一声,萧南这一式剑指,打得厉风身体一停,胸口火星四溅。

    他双眼圆睁,倒抽一口冷气,只感觉有一根灼热细针,直接插进了心脏之中,浑身抽搐。

    “休想破我防护……”

    厉风狂喝一声,挥舞得象是飓风一样的阔剑,猛然回环,旋身疾斩。

    劲风呼啸着横扫,岩石地面都被刮出了一片粉尘。

    “是吗?”

    萧南一出手,攻击剑招自然不会没有后着。

    他以清风融体之术欺近身前,用举轻若重的攻坚打法,一式剑指打出了六千余斤的穿透打击,直透内腑。

    同时,随着身体旋转,在阔剑斩过来之前,右手剑柄反握,一式直撞……

    柄端漾起七彩华光,一缕金白色锋锐直刺三尺余长,在飞溅的火星还未完全熄灭之前,当的一声攻在同一个地方。

    这一次,接连两剑,都不是常规出剑,一剑比一剑重。

    直打得厉风身躯下俯,躬腰含胸收腹,再也保持不住那种悍勇的攻击姿态。

    旁边的人甚至能看得出来,厉风心口处的肌肉骨骼已经悄悄的陷下去一个深深凹痕。

    但是,萧南的动作还未停手。

    对方的金剑倒是砍不到自己,但铜身不是还没破吗?

    那就打破为止。

    剑柄柄端化剑攻击得手,两人正要交错而过。

    萧南手中长剑锵的一声出鞘,斜斜往身侧一点,仿佛点在空处。

    剑锋哧哧锐响之中,一点七彩光痕凝结成针型,却是不知为何拐了一个圆形,正正点在厉风的心口。

    这一式三剑,剑剑凌厉凶猛。

    周小恪只见到一点七彩光芒,从身前点中厉风,并未出现任何火花,倒是直透而过。

    血光迸溅之中,一点彩光如针,透过厉风的身躯,把他背后衣衫刺出一个小指大小炸开的裂洞来。

    光芒一闪即逝,跨越五丈之遥,一块青钢石矮柱当场爆开,粉尘弥漫。

    “咻……”

    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冷气。

    他们全都看明白了。

    刚刚最后这一剑,萧南明显是手下留情了。

    若是那剑气剑意在厉风身体之内爆发,很可能就把他的心脏炸成齑粉。

    到时,任他是强脏还是炼髓境界的强手,也是死路一条。

    可即算是手下留情,最后一剑穿胸而过,在心脏之上钻出一个孔洞来……那种锋锐和灭绝之意,也令得厉风眼前发黑,心痛如绞……

    他四肢无力,身躯颤抖着,全身运行的血脉齐齐一滞,身上橙黄色的光芒立显黯淡。

    双膝软倒,瘫倒在地,额上汗出如浆面色十分苍白。

    “他的信心被打崩了,心里肯定留下了阴影,小家伙出手真是一点也不留情啊。师兄,这就是你要的磨刀效果,好吧,磨刀石破了。”

    柳如是一阵无语。

    眼神深处却是闪过惊奇光芒,看着萧南的身影熠熠生辉。

    一个照面,厉风就被打得软倒,如果不是萧南的下留情,他已经没命了。

    这种情况,完全出乎两人的意料。

    “不至于啊,他的剑意有这么强?小风铜身层次的身剑术再加上唤神术的附体增幅,就算是凝丹劲,也能接得下来的。”

    “哈哈,师兄你是不敢相信现实啊,眼光不行就得认,都说你平日里不要只顾着钻研剑术和防御了,还得多学一些科学文化知识。

    刚刚小师弟那三剑一式把刚柔、轻重、方圆技巧全都融合贯通起来,并且借助了一些物理常识……就算是百锻精钢,被来来回回的弯折,也会断呢。”

    她还想说的是,如果不是萧南没有学过冷热类型的功法,恐怕还会把冷热火焰冰霜等相反的能力加入进去。

    凭借着他的精神操控入微的能力,甚至能把厉风当场打成灰烬冰屑。

    眼前的情景,正应了一句话,有招就有破,破不了,只因为方法不对。

    生死搏杀之中,并不是境界高就一定能稳胜的。

    想到这里,柳如是心内触动,如饮琼酿。她只觉得看了这短短一次交锋,竟然很有所得。

    “只希望你的宝贝徒弟能走出今天的阴影吧,摊上你这么一个师父,他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不行,萧南的事情,师兄你不要再插手了……听说他接了一个坑人的任务,我得去盯着点,别让他傻乎乎的一头栽进漩涡之中。好不容易等到这么一个出色的师弟,还指着他来年出上一番力气,打通碧罗山谷呢。”

    “你竟然对他如此大的期望?三妹,这不象你的性格啊?”

    谷良心里一惊,面上担忧之色稍缓,他悄悄打了个手势,就有一人提着药箱向厉风走去,虽然心病不太好医了,身上的伤势,还是要医一下的。

    柳如是苦笑:“若是你知道我和二师兄两人被困在碧罗山谷整整三十年之久,踏不出百里之地,你就明白那是多么憋屈了。

    明明知道山外就有师门通天传承,一旦得到就能一飞冲天,却偏偏有力难施……二师兄如今练武成狂,碰了南墙也不回头。他比我更执着,心里也更苦闷。”

    “当初我没有通过秘地考验进入青黎部落,竟然是运气了。”谷良叹息一声,面色怅然,忽然又道:“那处秘地,的确有着无上福缘,但是进入的最低要求就是凝丹劲,你若是把希望寄托在小师弟的身上,恐怕还有得等。

    倒不如考虑如月丫头,她厚积而薄发,离着凝丹已经不远了。”

    “倒也是,如月挺不错的,虽然脑子里肌肉多了一点,难得的心志坚毅不拔,又懂得一些空间规则。可惜她能精神力差了一点,通过考验的希望太小,到时再看吧。”

    ……

    萧南回头看了一眼那隐在幕霭雾气之中的木屋小院,低头看了一眼气焰全消的厉风,倒也没说什么多余的风凉话。

    在四周众记名弟子如看神人的目光之中,施施然的与周小恪挥了挥手,就离开了这片九黎驻地。

    心灵感应之中的那两股庞大气息,让他明白,其实九黎剑一脉在东海大学一点也不弱。

    被副校长碧海刀岳琤一系刀院超越,很可能只是一种错觉,更有可能是有人故意如此。

    当然,最大的可能是九黎剑一脉志不在此,早就把目光投向更深远的所在。

    许多东西因为信息不足,萧南暂时是看不通透的。但不妨碍他继续一步步的走出自己的道路来。

    ……

    力量只有掌控在自己的手里,才是真实不虚。

    萧南回到家里,匆匆用过晚饭之后,就迫不及待的参详起木雕来。

    他甚至把谷良所传授的见面礼脱手御剑术都抛在脑后,不去理会。

    谷良师兄外表忠厚,内心细腻,绝不是什么莽撞糊涂的性格。

    若是那样,他也不可能代表九黎一脉代师掌控东海大学。

    既然他认为心剑传承乃是最大机缘,那就姑且相信。

    事实上,萧南也这么认为。

    心的力量恢宏博大,心有多高,天地就有多宽广。

    从道理上来说,是很说得通的。

    而且,在他的感应之中,那个指头般大小的弯弓木雕,的确有着莫名伟力。

    许多事情都已轻车熟路,萧南把精神锁定木雕,青铜镜就已经狂乱震动起来,就如第一次见到四季剑传承玉佩一样。

    这次的动静之大,甚至让萧南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心脏都焦灼抽搐。

    他不再强行压抑自己内心或者青铜镜的渴望,一点金光没入空间之中……

    精神紧随其后,然后,就见到空间广场之上多了一道人影。

    人影身着兽皮,体魄雄健……

    视线触及,整个空间都象是被全部充塞。

    萧南眼神狂热的走近过去,离着还有百步之遥,心脏一痛,身体就化为片片烟絮。

    有箭光闪过,他连闪避格挡的心思都没来及出现。

    “好厉害的心剑术,或许称之为心箭术也恰当。心之所以,箭之所在,无远弗届,这已经是超脱了武道的范畴了。”

    萧地好不容易把灵魂力量重新聚拢化为人形,这次,再也不敢靠近百步。

    只是默默体悟着那弯弓搭箭的人影身上透射出的的浓浓的悲凉与愤怒。

    不问可知了,除了那一弓一箭,入门的钥匙应该从情绪入手。

    直接学是学不到的,得看灵光一闪。

    ……

    天色蒙蒙亮时,萧南醒了过来,他神情憔悴,面色发黑,唬得小竹差点掉眼泪。

    好一番解释之后,才让小姑娘不再担心,快手快脚的做了早餐,并小心翼翼的逗他开心。

    萧南都有些不了意思了,只能强行压下心头思考,知道有些事情欲速则不达,顺其自然才是最好的修习方式。

    出现这种情况,其实是因为萧南一晚上的试探思考领悟,完全没有进展。

    反而在多次试探之中,伤到了精神……

    不过好在问题不大,只是稍加调息,也就恢复过来了。

    他决定换一换心情,出去把洗髓丹的少女自杀之谜那个b级任务做了。

    再怎么说,实力修为的提升才是最重要的。

    叮嘱小竹在家里好好练功学习,萧南就出了校门,打了个车来到城南一家水产公司楼前。

    ……

    感谢假不惑10000烈火行风天蝎帅男、月夜流萤、风雨官场、书堰、小毛驴爱小蜜蜂等打赏投票,谢谢大家支持。

    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