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534章 执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一过中秋,顾老夫人就回了福州。这次倒不是放心不下顾娴,而是年岁大了最惧严寒。京城的冬天又特别难熬,所以回福州过冬最好。

    清舒跟安安两人送她到天津,等她上了船才折返回京

    安安笑着说道:“姐,这个学期完了你就毕业了。”

    “毕业了我也还在文华堂。”

    她已经确认要留在文华堂了,不过不是当先生而是做工作人员。她的工作能力很强,她愿留下来兰婼跟穆韵都很高兴。

    第二天学堂开学,姐妹两人又开始了紧张而又忙碌的学生生涯了。

    在俩人放假的时候,林承钰来梅花巷来找两人:“爹好久没跟你们吃顿饭了,明日就来家里吃顿团圆饭。”

    安安笑了下说道:“爹,你都几个月没上门了?我还以为你忘了自个还有两个女儿了呢!”

    林承钰的脸有些挂不住。清舒对他非常冷淡,但只要不惹着她大家面上都过得去。可安安却不一样说话总带刺,每次见面不说些让他难受的话就不罢休。

    林承钰也不敢发火,忍着气说道:“这段时间爹忙得脚不沾地,这不一忙完就想接你们去家住两天。”

    安安冷笑了下说道:“苑马寺有什么可忙的?爹,你怕是忙着照顾太太跟她肚子里的孩子吧!”

    清舒拉着安安的手,淡淡地上说道:“去住两天就算了,明日我会带着安安过去吃一顿便饭的。”

    林承钰点头道:“好。”

    等人走后,安安说道:“姐,干嘛要答应去吃饭啊?每次去林家吃饭,我都没吃饱过饭。”

    气都气饱了,哪还吃得下饭。

    清舒笑着宽慰她道:“我听说福运楼又出了新菜品,明日下午我带了去尝尝。”

    她也不想去,只是为名声着想必须去。虽不喜欢林承钰,但还不到撕破脸的时候。

    安安心情瞬间就好了:“行。姐,你叫上易安跟小瑜姐姐她们,我在叫上晓玲跟于晴她们。大家一起吃,热闹又有氛围。”

    到时候再喝上两杯果酒,想想安安就觉得挺美的。福运楼的果酒,也是京城一绝了。

    清舒没应,而是问道:“我看你请她们去福运楼吃了好几顿,她们有回请你吗?”

    安安摇头道:“没有。姐,福运楼的东西那么贵她们零用钱有限请不起。”

    “那就没有回请过?”

    安安说过:“于晴有请我在旁边的餐馆吃过好几顿饭;晓玲家里经济条件一般,平日一分钱都恨不能掰成两半花,我哪好意思让她请。”

    清舒眉头微微蹙了下,说道:“没请过客,那有没有回送过你礼物呢?比如荷包或者帕子之类的。”

    安安摇摇头,说道:“姐,晓玲恨不能所有时间都花在学业上,哪有时间绣荷包帕子呢!”

    清舒说道:“安安,不管是姐妹还是朋友都不能一味地付出。于家跟尚家经济条件一般,她们不能回请你去福运楼吃饭这个可以理解,但至少也要有所表示。哪怕是条帕子也是一份心意,不然时间长了会将你的付出当成理所当然。”

    她们六个人,哪怕是公孙樱雪与夏岚手头也都很宽裕。当然,清舒请的比较多。一来是她的店铺赚钱,二来在其他方面几家对她都诸多照佛。

    安安皱着眉头说道:“姐,朋友之间不该这般计较吧!”

    清舒摇摇头道:“这不是计较不计较的问题,而是你一味地付出会让对方觉得理所当然。时间长了,你也会觉得累。”

    安安轻声说道:“姐,这些年你一味地为我付出,你是不是也觉得累了?”

    清舒哭笑不得,问道:“那你觉得我对你的付出是理所当然的。”

    安安赶紧摇头。

    清舒摸了下她的头,说道:“我的安安这般乖巧听话又一直维护姐姐,姐姐为你做太多也都心甘情愿。安安,我不是说尚姑娘不好,只是希望你能明白不管是姐妹还是朋友都要有来有往才能长久。”

    看着她懵懂的样子,清舒说道:“现在不明白不要紧,你将这话牢记在心头就好。”

    安安点点头。

    第二日姐妹两人去了林府。

    到了林家看见着挺着肚子由人搀扶着走出来的崔雪莹,清舒有些想笑。

    安安撇撇嘴说道:“太太,你肚子里的孩子才就三个来月,用得着人搀扶?”

    林承钰跟崔雪莹两人李代桃僵这事,清舒并没告诉安安。也是怕她一冲动,将这事嚷嚷出来。现在嚷嚷出来对她们并没好处,可等这个孩子长大以后那等于是捏着崔氏的一个把柄。

    当然,前提这孩子得是个哥儿。

    崔氏坐下后摸着肚子说道:“我前些日子吃什么吐什么,身体还没康复过来。安全为上,平日走动都让人扶着。”

    看着崔氏抚摸肚子那轻柔的动作,若不知道真相谁会怀疑这肚子是假的。

    清舒笑着道:“太太,你这肚子是不是太大了些?我上次在祝家看到斓曦大嫂,她都四个月了肚子也没你大。”

    崔氏一脸笑意地说道:“这表明你弟弟长得好。”

    安安看不得她这德性,不由冷嘲道:“你刚不是说吃什么吐什么?你都吃不下东西,他又怎么可能长得好?”

    邓婆子紧张地看着清舒,可惜清舒神色淡然让她看不出什么。

    她不担心安安,因为安安年岁小什么心思都摆在脸上。可清舒却不一样心机深沉也颇有手段,要她知道了肯定会闹出来。

    “还有你怎么知道就一定是弟弟?也许是妹妹呢?”

    崔氏瞬间变成母老虎,看着安安凶狠地说道:“我说了是弟弟就一定是弟弟。”

    安安被吓住了。

    清舒将安安搂在怀中,神色冷淡地与崔氏说道:“安安又没说错,现在还没生下来谁知道是男是女。”

    崔氏不敢凶清舒,不过她仍语气坚定地说道:“一定是个哥儿。”

    清舒嗯了一声道:“那挺好的,等他长大了正好可以让乐文来教。”

    邓婆子暗叹。三姑娘说话冲其实伤不了人,可这二姑娘的话却总戳太太的心窝子。

    崔氏脸色瞬间就变了:“我的儿子自是由我自己教,你们谁都别想沾手。”

    她并不忌讳林乐文,怎么说呢?虽说按照宗法族规嫡长子是要继承七成家产,可林家又没多少财产。就算全给林乐文她也不在乎,可她绝不会让林乐文教导。不然,孩子以后又跟她不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