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特战之王 > 第一百一十六章:诛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8^1^.

    破败的仓库与废弃的教学楼隐藏在密林中央,平日里人迹罕至,幽静的近乎诡异。

    这是天空学院最初成立时的第一栋教学楼与仓库,后来随着两院招收的人员越来越多,天空学院的教学楼和住宿区不断扩建,位置也在变换,到庄华阳成为校长的时候,这里正式被放弃,附近的整片区域也被树林隔绝起来,变成了两院团队演戏的候选区域之一。

    雨刚下过。

    天边的阳光穿过了密林的树影照耀下来,密林很密,所以树林内的阳光看上去就像是遍布密林的一条条光带。

    林中雨露未干,沾染在草丛树梢上的雨露徐徐的滑落下来,落在地上,声音轻柔,又有些沉闷。

    树林内没有虫鸣,一片寂静。

    他小心翼翼的在树林中前行,所有若无的剑意遍布他全身,只是偶尔才会在他身上闪烁出一道幽蓝色的光弧。

    视线前方,树木之间的间隔越来越大,他小心翼翼的走着,仓库和教学楼已经隐约之间出现在他面前。

    他轻轻深呼吸一口,脸色非但没有放松,反而愈发谨慎。

    他回头看了看自己一路行来的道路。

    昨夜下过雨的树林有些湿润,但他一路所过,却并没有留下任何脚印。

    但一些草丛上的露出却被破坏,落在了地上。

    他皱了皱眉,屈指轻弹。

    空气中响起了结冰的声音。

    突然出现的冰层很薄,转瞬就变成了一些水珠。

    水珠均匀的洒落在了他身后的草丛内,水气氤氲,草丛上有出现了雨露。

    他静静的看着,直到找不出任何自己路过的痕迹后,这才放心。

    前方的教学楼和仓库依旧安静。

    他压低了身体,速度更快,但动作却愈发谨慎的开始冲锋。

    冰与火在他周身同时绽放,草丛树梢上的雨露在他前行中滴落下来,随即又被冰块化成的露水补充,他一路所过,根本就不曾身后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前行五百米。

    树林愈发稀疏,仓库和教学楼变得彻底清晰。

    树林也到了边缘。

    他眼神中的警惕没有丝毫褪色,反而愈发清晰。

    他不知道前方的仓库和教学楼里有什么。

    有可能是自己人。

    但有可能也是敌人。

    他的敌人只有一个,但却强大的让他根本无话可说。

    在这场敌我冲突异常激烈却又简单的演习中,作为人多势众的一方,仓库和教学楼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这是最佳,也是最容易寻找的集合地点。

    但他们的敌人...那个年仅二十二岁却已经有了无敌战力的敌人,以对方的强势,他丝毫不怀疑对方会没有直接冲到这里来的魄力。

    他停住了脚步,在树林边缘开始横移,认真的观察着每一块区域,每一颗树木。

    一颗附近最为粗壮的树木上突兀的出现了一条划痕。

    划痕下方还有几个小点。

    他的双眉猛地一扬,整个人彻底放松下来。

    这次一百多对一人的团队演习,在不许携带任何通讯器材的情况下,所有人在不同的位置入场,在没有建立起完整的通讯网络前,他们的团队优势其实并不大,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各自为战。

    没有随时可以通讯的设备,一些简单的记号就成了最有效率的传讯方式。

    信号有四种,简简单单。

    划痕,代表的是领袖。

    简单的一点代表普通的精锐人员。

    问号代表没有发现目标。

    叹号代表目标曾经在标记的位置上出现过。

    如今出现在树干上的,是一道划痕,六个点。

    他们出现在这里,完全表明前方的教学楼和仓库区域内,已经有了一位领袖和六名精锐已经集结完毕。

    所谓的领袖,本次演习中只有三位。

    王圣霄,古寒山,江上雨。

    其他人,全部都是一个点就能代表的普通精锐。

    如今三位领袖其中的一位已经跟六名精锐先一步到达集合地点却没有发生战斗,这几乎就是他们整合团队优势的第一步。

    他轻轻笑了笑,浑身一片轻松的同时,下意识的向前一步。

    “这些符号代表什么?”

    一道声音突然响起,轻柔而温和。

    这道声音是如此的突兀,又如此的近,几乎就是在他耳边响起。

    在他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这道声音带着无比强烈的惊悚意味。

    一片难以言喻的凉意刹那间从他的双脚直接窜上脑海,他的头皮发麻,整个人完全是本能的将身上积蓄已久的雷光与剑意彻底爆发出来。

    密密麻麻的电光带着凌厉的剑意瞬息出现,他有些肥胖的身影顿时变得一片幽蓝。

    只不过幽蓝还没有来得及扩散,一片轻柔的风便划破了空气。

    视线中,一根修长却柔弱的树枝随意的挥了过来。

    那就是一截随便在树上折下来的树枝。

    树枝很细,很柔软,也很长,前端甚至还带着几枚树叶。

    树叶上的露水已经消失,但树叶却依旧湿润,显得极为苍翠。

    看上去承受不住任何力量的树枝随随便便的挥进了雷光之中。

    无声无息间,所有的剑意骤然消散,没有来得及扩散的雷光在恍惚之中消失,纤细柔弱的树枝落在了他肩头。

    那根树枝挥过来的时候很柔弱。

    落在他肩头的时候同样很柔弱。

    可在他的感觉中,那一截树枝却重如山岳,骤然间直接破坏了他所有的防御。

    “砰!”

    巨大的力量压制下,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单膝跪了下来。

    “咔嚓...”

    他粗壮而有力量的胳膊猛然折断,肩头的骨骼更是一片粉碎。

    那根树枝依旧静静的放在他肩头,因为触碰到了东西,所以柔韧的树枝弯曲起来。

    风吹过去,树枝上苍翠的树叶轻轻摇颤。

    他一脸呆滞的看着树枝,甚至忘记了疼痛。

    他根本不知道那股将自己彻底压垮,直接废掉了自己一条胳膊的力量到底是哪里来的。

    雷光彻底消散。

    剧痛终于开始从肩头蔓延。

    他的眼神一阵阵发黑,脸色苍白,似乎有些模糊的视线中,一道身影正安静的站在他面前,将树枝搭在他的肩膀上,看着眼前树干上的划痕与六个小点。

    黑西裤,休闲皮鞋,短发,白衬衫。

    他静静的站着,不张狂,不强势,不凌厉,但却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妖异,犹如妖魔。

    “嗯?”

    他没有得到回答,随意的嗯了一声,收回树枝再次问道:“这些符号代表的是什么?”

    “李天澜...”

    他死死捂住自己折断的手臂,惨笑一声,看着不知道如何出现在他身边的敌人,只觉得这周围的一切似乎都不太现实。

    李天澜看了他一眼,似乎觉得面前这个胖子有些眼熟,他挑了挑眉道:“你叫什么名字?”

    胖子没有说话,实力上巨大的差距下,他甚至没什么屈辱的感觉,有的只是错愕和难以置信。

    恍惚之中,他仍然记得三年前春天的那场入学演习。

    他在入学演习中第一次看到李天澜的时候,虽然和气,但实际上依旧带着一丝俯视的眼光。

    这才三年,对方却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

    惊雷境的...高手?!

    他突然觉得在对方眼里,自己就是惊雷境的蝼蚁。

    “我是樊浩宇。”

    胖子语气低沉:“我们之前见过,入学演习。还有天都决战。”

    樊浩宇,天空学院留校老生, 本次团队协同作战演习中,七大团队之一精英的团长。

    李天澜哦了一声,想了想道:“你是月瞳的朋友。”

    他摇晃着手里的树枝,又想了想,补充了一句:“樊天印部长的儿子?”

    樊天印。

    东南派系核心人物之一,中洲安全部部长。

    “没错。”

    樊浩宇平静的看着李天澜。

    以前他跟李天澜是脸熟。

    现在依旧是脸熟。

    但天然的立场摆在那,就算再怎么脸熟,他们之间,也是敌人。

    “你爸救了你一命。”

    李天澜说道:“我不杀你。但樊部长欠我一个人情,演习结束之后,合适的时机,我会去取。”

    他的语气平淡的没有丝毫起伏。

    樊浩宇嘴角动了动,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方的那种语气太过平淡,平淡的就像是再说樊天印欠他一个人情,那就真的欠他一个人情。

    他也不曾说樊家不认账会如何。

    他去取人情,取不到,偿命就可以。

    樊浩宇第一次领教到了李天澜的风格。

    不张扬跋扈,不歇斯底里,平平淡淡,但却带着让人不容抗拒的强势。

    “你们的人挺能躲的。我一路赶过来,你是我遇到的第五个人,少了点。”

    李天澜扬起手里的树枝,划过那片留着记号的粗大树干。

    树枝毫不受力的弯曲着。

    可那颗粗大的树木却猛地一震,随即陡然裂开,树干朝着两侧倾斜,几近完全虚无的剑意扫过整颗树木, 茂盛的树冠, 笔直的树干顿时纷纷扬扬变成了无数的碎屑。

    碎屑还未落地,便已经在空中完全消失。

    樊浩宇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下意识的问道:“其他四个人呢?”

    李天澜从他身边走了过去,淡淡道:“他们运气不太好。没一个像你父亲那样的老子。”

    樊浩宇怔怔的坐在地上。

    李天澜手中树枝劈碎他无数雷光剑意的一瞬间,他所有的硬气和骄傲似乎就已经完全消失。

    看着李天澜走入教学楼的背影,他没有所谓的屈辱,又的只是最无可奈何的无力。

    李天澜继续向前。

    即将走出树林的时候,他再一次看到了一颗标记着记号的树木。

    同样是一道划痕。

    只不过下面的小点却略微多了一些。

    李天澜不知道这些记号代表着什么。

    但他如今已经确定,这些记号代表的是其他几大团队相互联系的方式。

    这同时也意味着,前方的教学楼和仓库已经不再是无人状态,甚至有了陷阱。

    对于李天澜而言,知道这些就足够了。

    李天澜沉默着走出树林边缘。

    树林边缘外是一片空地。

    仓库和教学楼安静的屹立在那,一片沉寂。

    上午的阳光肆无忌惮的洒落在空地上,明媚而温暖。

    李天澜眯起眼睛看了一眼仓库和教学楼,径直向前。

    那根树枝依旧被他握在手中。

    他抬起手,随手扯下了树枝上的一枚苍翠叶片。

    ......

    王圣霄可以清晰的看到李天澜的动作。

    望远镜的世界里没有距离。

    居高临下,王圣霄甚至能够看到李天澜脸上每一个表情,能够数清楚他手中树枝上的每一片叶片。

    但是他的表情却并没有什么欣喜兴奋。

    “他来了。”

    王圣霄拿着望远镜,语气平淡。

    “这么快?”

    几乎是跟王圣霄前后脚到达这里的江上雨本来正在冥想,听到王圣霄的话,他有些愕然的睁开眼:“寒山还没到。”

    王圣霄沉默着放下望远镜,一言不发。

    他知道李天澜肯定会选择来这里,但同样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如果李天澜晚来十分钟,都会让他们的准备更加充分一些。

    “我可以挡住他一会。”

    王圣霄身后,一名身材魁梧的年轻人站起来,语气平静的开口道。

    “墨雪!”

    王圣霄皱了皱眉,欲言又止。

    “没有别的办法。”

    年轻人语气平静:“我带我的人上,必须拖住他,等我们的人全部到齐,其他的就交给你们了。”

    “你的作用不是先锋。”

    王圣霄说道。

    “你和江上雨更不是。”

    陈墨雪淡淡道,他的身材魁梧彪悍,但名字却有些女性化,可在这一届的两院中,却没有任何人敢小看他。

    这是一个在高层心中分量仅比宋词和江上雨略低一筹的年轻天才,深海学院,暴雪组织的领袖。

    同时他也是在王圣霄加入幽影组织后毫不犹豫的向着王圣霄靠拢的年轻天才,即便知道李天澜是无敌境战力,他也没有丝毫退缩过。

    而这次演习中,他扮演的角色同样至关重要。

    除了他们这些当事人,没人知道为了对付李天澜,他们在这次演习中到底准备了什么。

    三位年轻天骄摆出来,阵容确实很豪华,如果配合默契,站立叠加的话,他们联手甚至不会弱于李天澜。

    但不弱于李天澜并非是他们的目标。

    他们要的是必胜!

    所以这一次演习,除了三位年轻天骄之外,昆仑城和北海王氏还准备了两套剑阵。

    昆仑城的剑阵闻名黑暗世界。

    可这一次,两套剑阵中,却有着属于北海王氏的一套。

    陈墨雪的角色, 则是北海王氏剑阵中最核心的人物。

    北海王氏有诛天部队,代表着北海王氏最精锐最恐怖的常规力量。

    这一次演习,北海王氏拿出来的剑阵,就是出自于诛天部队。

    这也是这次演习的底牌之一。

    诛天剑阵,一剑诛天!

    ^记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