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扶一把大秦 > 第527章 重任在肩的一代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如何?这大秦的女子中,我定然算是学识数一数二者,父亲平日里总是嗤之以鼻,今日怕是也无法反驳了吧?”

    得了这个消息之后,孙月着实是高兴了一把,特别是那个一路和自己一起到讲学堂之中听讲学,甚至因此遭受了不少白眼的小伙伴也被选中到咸阳城去参加下一轮的考校了,让孙月对于自己未来真的能像之前嬴高曾经在她的耳边说过的那样成为大秦地界上的一个女官吏有着极大的信心。

    “如今不过是君上选择了一百多人到咸阳城中参加下一次的考校,而根据之前大秦朝堂上传出来的消息,君上真正想要的人才应该是不会超过二十之数,你到了此步虽说已经是十分难得,但是想要真正的走入大秦的朝堂上或是大秦的郡县之中成为一个真正的大秦官吏,还不知道差着多少呢,我不过是因为运气好了一些,正巧被君上发现,这才成了一个里正,而在里正的位置上兢兢业业不计得失这才一步步有了今日的成就,但整个大秦又有几人能像我一样被大秦的皇帝撞见?”

    孙前说的显然是实话,他自然也知道像自己这样的例子整个大秦也就只有这一个,没有人再能够复制了,自己的女儿自然也不行,她只能依靠着自己的能耐。

    不光如此,嬴高当年在她面前说出来的一句话肯定是没有用的,真正像孙月这样的人能不能当上大秦的第一批女官吏,依靠的肯定是自己的能耐。

    就算她是女子,就算嬴高真的如同他自己之前说过的那样,给女子单独准备了一些个职位的话,她的能耐也不应该比大秦的其他官吏差太多。

    “父亲放心,我凭借的自然不是运气,这些年虽然跟着父亲几乎从未在一个地方真正的站稳过脚跟,但这一次,我争取一举让君上将我留在咸阳城,到时候父亲可莫要思念我啊!”

    孙月说完了这话之后,嘻嘻的笑了起来,她的这句话看起来是在半开着玩笑,但是其实却又是她心里面真正的写照,她就是想要成为大秦朝堂上的女官吏,她就是想要让这个时代的女子不再是男子的附属品,而是有自己的生活和自己的思想。

    她在懂了事之后曾经特意研究过,她认为和之前的皇帝始皇帝相比,嬴高对于女子的重视程度不知道要强了多少倍,这从他对自己两位夫人的重视程度都是能够看得出来的,在之前的朝代,是没有哪一个君主或者是哪一个皇帝能够带着自己的夫人出巡,而且和夫人共乘一匹马,一同登上大秦的战船检阅一番的。

    这些往往都是一些个别人说嬴高时候旁枝末节一笔而过的事儿,但是在孙月听来,能体现出来的事儿可就大了。

    当孙月收到了来自咸阳城的通知之后,她还有几天的时间准备,这一次因为一切都是嬴高亲自来抓的,自然也包括这一百多人的行程。

    每一个郡都来了一小队的禁卫,像象郡这样只有三个人前往咸阳的地方,也是来了一队二三十人的队伍,等到他们都到了一处后,护送他们直接到达咸阳城的驿馆之中歇息,等待嬴高下一轮考试的具体安排。

    这样的安排虽然有些将平日里负责守卫咸阳宫安全的禁卫大材小用了,但是有一点,把嬴高对于这一次科举的重视展示的淋漓尽致,各个郡的郡守看到这个情形,几乎都已经猜出来了,嬴高这么做显然是对他们这些父母官并不放心,一些聪明的都已经决定了想要痛改前非,让自己在各个方面都得到嬴高的器重了。

    因为一些个郡县路途实在是有些遥远的缘故,当大部分人都到了咸阳城的驿馆中的时候,距离这嬴高亲自出题的考校倒是还剩下两三天的时间。

    因为这些考生的特殊身份,嬴高准许了他们在咸阳城中自由的活动,一些个不到二十岁青年人倒是对于这次机会十分的看重,而且他们知道就算是走到了这一步,多半也还是入不了嬴高的法眼,他们权当这是一次到咸阳城里面的游玩了,这几天的时间倒是玩的挺欢。

    至于孙月,当她到了之后,发现整个大秦一共只有五名女子进入了这最终的考校,而且这五人几乎都是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和男子中不少出自黔首家庭的情况不同的是,孙月发现这五名女子除了在象郡陪着自己一起听讲学的小伙伴之外,剩下的三人也都是和自己一样,是大秦贵族或是官吏的孩子。

    换句话说,大秦真正黔首家的女子,听讲学的还是十分的少,这样的大环境,让黔首出身的孙月实在是有点提不起精神来。

    虽然她的父亲已经是在大秦的地界上有数的官吏了,但是她却深深的知道她和她的父亲是因为什么才走到今天的,不管到什么时候,她的父亲都是大秦黔首的代表,是黔首能够认可嬴高的一个非常的重要的途径。

    而年岁最大的蔡寅,此时也已经来到了咸阳城的驿馆之中,他已经没有了二十郎当岁小伙子们的激情,只是偶尔的翻阅着自己带出来的两册竹简,在驿馆的房间之中偶尔看一看窗外繁华的咸阳城。

    他不知道这里会不会在这一次成为自己的归宿,他甚至想好了,要是这一次自己真的进入不了大秦皇帝的法眼的话,等回去了到当地的讲学堂之中混个差事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毕竟对于蔡寅自己而言,是没人知道自己之前曾经是魏国的太仆的,而且成为了人家快要亡国了的时候的太仆,也并不是一个多么能够让人高兴的事儿。

    虽然那个时候的他还是十分的年轻,但放在现在,已经什么都说明不了了。所以他已经没有什么放不下身段的了,这样公平的考校,要是自己还是比不过那些年轻人的话,只能说明自己这些年心里面想象的东西全部都是自欺欺人的,自己压根就没有那样的实力。

    孙月和蔡寅,不过就是这一百多人之中普普通通的两个,这些人之所以能够在同样的条件下从大秦几千人中脱颖而出,他们自然也都有着其他人都比不上的品格。

    或是执拗,或是博文,或是强记,或是好学,或是天资过人,这些人中必定会有一些成为大秦朝堂上未来的中流砥柱,只不过他们现在还意识不到而已。

    “君上,当年被你任命的那个小里正,如今已经是象郡郡守的孙前,他的女儿孙月竟然也入选了这一次的考校,正是那五个女子之中的一个,看来这孙前父女,当真是为了我大秦付出了不少啊!”

    明天就是考校了,嬴高还正在苦思冥想着如何出题呢,一直跟在他身边百无聊赖的朱家翻阅着那一百多人之前答案,无意中就看到了孙月的作答,顺口就说与了嬴高。

    “孙月,那小女孩已然到了这个年纪了?唉,当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嬴高感慨了一句,就又开始继续苦思冥想他的题目了,其中一个题目已经写好了,正是关于大秦攻下了孔雀王朝之后,孔雀王朝的土地和那里的百姓应该如何处置的问题,这道题嬴高其实都能够猜出来,不少讲学的大家估计都在自己的课堂上评论过这个事儿,但是他更加相信,真正对于这件事有些想法的人是一定能够说出一些个跟别人不一样的东西的。

    但是为了延续自己的传统,嬴高并不想只有一道题就开始这一次的考校,毕竟万一哪一个人直接将自己的老师的观点给写出来了的话,并不能说这个人本身是十分有才学的不是?

    “孙月?你这厮还真是个福将,今夜朕不用熬夜了!你也好生回去歇息吧!”

    又低下头的当口,嬴高忽然之间回忆起了当初自己第一眼看到这个可怜又懂事儿的小女孩的时候心里面的想法,和当初自己对她说出的话来了,这第二个题目忽然之间也就有了眉目了。

    朱家压根就没明白自己随意提出来了一个陈年往事,跟嬴高用不用熬夜了到底有啥关系,但是还没等问呢,看见嬴高忽然之间又开始奋笔疾书了起来,也就不再问什么了。

    这第二个题目,嬴高知道绝对不会有人想得到的,那些所谓的大家也是绝对不会在自己的讲学堂中提及的,那就是对于大秦帝国而言,占了几乎超过人口一半的女子,和男子相比究竟如何对王朝的贡献如何,对于女子,大秦是否需要什么政。

    当然,嬴高知道要是当初那个年仅十岁上下的小女孩能够记得自己跟她悄悄说出的话,她可能现在能稍微理解一些自己的意思,这其实在嬴高的心中也算是自己送给孙前父女的又一份礼品了,孙前这个人为了在自己给他安排的那些个职位在尽心尽力,不知道拒绝了多少给给他送去的美姬。

    他是没有夫人的,按道理来说迎娶一个两个那在这个时代都不是事儿,但是他依然是将自己几乎全部的时间都放在了象郡的事宜和自己的女儿身上,这些嬴高都是得到过汇报的,对于这样的好官吏,嬴高自然而然的要好生的嘉奖一番了。只不过这个嘉奖孙月到底有没有能耐接收到,那可就不一定了。

    嬴高出完了题,放在桌案上就自顾自的睡觉去了,第二天早上,嬴高再一次精神饱满的出现在大殿之中,将自己出好的题目直接交给了萧何,让他去安排考场事宜,而自己则是去整顿仪容去了,按照嬴高的计划,这一次作答之前自己是要打考场上鼓励考生们一番的。

    虽然朱家曾经劝过嬴高,让他这一次先别去,毕竟一百多人呢,还不算是个小数目,等到他真的从这里面再选出十几个的那一天再看也是无妨,但是朱家身为一个武将,那当然在这件事上是劝不动嬴高的,于是乎他只能是从早上开始就在宫中等候,好能够贴身保护着这个不会什么功夫还十分热爱到处嘚瑟的皇帝。

    一百多人,被嬴高全部安排在了一个屋子之中,这是一个位于咸阳宫边上已经废弃了一些时候的偏殿,里面早就被摆上了一个个的桌案,还有狼毫和麻纸,几乎和之前各地的标准一样,这些考生坐在这块桌案之前,顿时就有了不少熟悉的感觉。

    “君上驾临,尔等切莫喧哗,若是有甚异动,可就不是取消这次考校的资格那么简单了。”

    在一个禁卫高声警告了一次之后,那些考生的脸上都露出了期盼的神色,他们基本上都是来自各个郡县的人,就算是当地的小贵族那也是没有资格面见嬴高的,而这一次的考校,嬴高竟然会亲自给他们鼓励一番,实在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

    在这个时代,能进入一次咸阳宫,能面对面的看到一次大秦的皇帝,能听一次大秦皇帝的教诲,已经是够他们吹上个半辈子的了。

    那禁卫的话音刚落,一身玄色龙袍的嬴高就出现在了这些考生的面前,身后跟着数个连眼睛都隐藏在铠甲之中的禁卫,这排场,就算是哪一个考生想要说出点啥来,也是没什么胆量了。

    “尔等皆是我大秦的翘楚,能走到这一步,已然是不容易了,就算不能通过这一次的考核,朕也会使人将你们这一百多人记录在案的,你们的县中缺少什么官职,朕会让他们优先考虑尔等,所以这一次尔等不要有什么压力,只管作答,题目乃是朕亲自出的,审阅也会由朕亲自审阅,能否脱颖而出,就看你们脑袋里的东西了,尔等,注定是我大秦这个时代重任在肩的一代人!”

    说完了这么一番话之后,嬴高一个转身,在那些考生们都快要喷火了的眼神中潇洒的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