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天降一口大黑锅,还是任由自己怎么辩驳也洗刷不清那种什么的。王建国简直憋屈到无以复加,更特么叫人蛋疼的是:被扒了这身绿皮还不算,他……

    他还得被送去某农场,跟那个该死的蒋晨晨一起接受改造?!

    这特么的只要一想想,就叫人打心眼里往外的排斥好么!

    王建国咬牙:“都不能给我换个地方?跟蒋晨晨那个疯子在一起,万一我忍不住一把掐死她怎么办?”

    这,其实也是蒋晨晨担心的好么?

    就想抱个大腿撩个帅哥,将来好夫贵妻荣当个军长夫人什么的。谁能想到有剧情的金手指加持,她,她还能跑偏成这样啊?

    不但自己想好没得好,还把人家未来一片光明的未来军长给连累成了劳改犯……

    只一想想这点,蒋晨晨心里就又苦又方。

    得知上面竟然安排了王建国和她在同一个地点接受改造时,那更是整个人都不好了。每天每天的睡不着,脑海中不停脑补对方为了泄愤各种送她去死。

    没等着送去劳改农场呢,人就已经被自己脑补出来的一切生生吓疯。

    一天到晚不是傻愣愣一言不发,眼睛直勾勾看着前方。就是又哭又笑,说自己才是女主命。是被上天格外偏宠的女人,合该睡最好的男人、有最光明的前途。

    在无敌忠犬军长老公的光芒笼罩下轻松躺赢,直达人生巅峰!

    消息传过来的时候,佟穆都没信。只当蒋晨晨这是装疯卖傻,以此来试图逃避惩罚。可,叫人暗暗试探了几次,自己都亲身上阵走了一趟后。

    他也就只能跟牧彤吐槽:“哎哟,这可真是……你说就这么个心理素质,那货到底怎么当了主角的?啧啧啧,居然自己把自己给吓疯。说好的暂时隐忍蛰伏,暗中积蓄力量,留待以后强势逆袭呢?最不济,她也还能再逃一把,改名换姓,用一脑子知识给自己再谋一条路啊!”

    “那她大概一脑子想的就只有剧情吧?拿着穿书当万用灵方,诸多筹谋的就想着傍上男主做军长夫人。一旦剧情崩塌,不复她记忆中的模样了,那可不陷入那那种失去一切的惶恐中去了么?”

    牧彤摊手,表示穿书女什么的,还是太年轻、太功利。

    不然就觉得佟穆这个炮灰是艘注定沉没的巨轮,不想受他连累过书中那样悲哀绝望的生活。那也可以平平静静退婚,踏踏实实生活对不对?

    有超强武力值在,又对剧情发展门儿清。还是个大学生,有丰富的知识储备。

    那通往罗马的大路都有n多条,何必非要抛弃三观底限的,也要让自己跟男主扯上关系?

    还不就是虚荣、功利?

    想想许愿者的无辜受死,牧彤就觉得蒋晨晨那个原女主没什么好同情了。

    佟穆狂点头:“是是是,媳妇是对的!我彤彤真知灼见!不过……你这都过了三个月,胎都坐稳了,老公也把一切的障碍都给你扫清了。你就说,你什么时候才肯随军过来,安慰我这颗思念欲狂的心啊?”

    牧彤……

    说得好像她不盼着即刻成行,分分钟出现在他眼前一样!

    可,婆婆大人相当固执啊。

    为了捍卫住自己亲自照顾并迎接大孙子的权利,婆婆不但各种亲自下厨。花样翻新地给她这个儿媳妇投喂、进补,还各种强调驻地的荒凉偏僻不方便,长途跋涉并不适合孕妇什么的。

    总而言之一句话,孩子没生下来、生下来没满百日之前,那都最好留在家里被好好照顾着。

    知道症结是出在自家老妈那里后,佟穆瞬间淡定。

    挂了视频后就拿出了信笺,各种委屈、哀怨又撒娇的,给自家老妈写了封需要加贴好几张邮票的长信。目的就为了最大程度地勾起她的爱子之心,赶紧、马上、立刻地把媳妇送上火车。

    然而……

    在白嫩嫩,肥溜溜的大孙子安危面前,儿子什么的都变成了浮云。某人不但没有顺利达成目标,还破天荒接到了封来自母上大人的回信:

    知道你小子想媳妇,想孩子。可孕妇不适合长途奔波,尤其是彤彤这样怀了双胞胎的孕妇。老娘都问过大夫了,也认真考虑过你们那儿的情况。觉得彤彤还是留在家里,我跟你亲家母好好照看着更好。

    没什么事儿的话,你就尽量别往家里写信了。那信纸、墨水还有邮票啥的哪儿哪儿都是钱。能省就尽量省着点儿,你可是有俩儿子、一儿一女或者俩闺女要养的人!

    佟穆……

    就一瞬不瞬地看着那张薄薄的信纸,双胞胎?

    难怪媳妇一脸神秘地将他的军,说自己是没有那个能耐,有能耐的让他自己跟老妈说去。合着是有底牌没揭啊?

    双胞胎,俩孩子!

    哈哈,佟穆乐,尽管不是第一次当爸爸。可只要是他跟彤彤的血脉,他就打心眼里喜欢好么?

    就这样,原本计划中的随军计划被搁置了又搁置。

    一直到被取名佟有志,佟有为的俩臭小子都已经蹒跚学步了。牧彤才终于坐上了哐当哐当的老式绿皮火车,实现了这迟到了两年的随军计划。

    以至于甫一下车,她整个人就被相思难耐的某人给搂在怀里:“盼星星盼月亮的盼了这么久,媳妇你可终于来了,都想死我了!”

    “说好了婚后至多仨月你就跟我过来随军,结果呢?我这都又提了一级,你才姗姗来迟。不过这样也好,我也级别上来了,待遇也提升了。别的不说,这住房面积都增加了。两室一厅、南北通透的格局,暂时应该够咱们一家子住了!房子分到手了,我就叫人按着你的喜好重新做了装修。回头你再看看,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再随时改……”

    从下车就开始忍忍忍,这会儿终于忍不住了的穆欣然冷笑:“彤有没有什么不满的我不知道,就知道老娘和你老子是相当的不满了!你这混小子,打我乖孙们出生你就没见着过,现在父子爷们儿的终于见了第一面儿。你都不打算分给可怜的有志、有为玩哪怕丁点儿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