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皇权 > 317 剑公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

    那是江南,在北地,在大河南北沿岸,依旧有着一层薄薄的冰屑,高大的乔木树梢上挂着冰棱,便像是树上长出了白色的枝条,同样,有着薄薄的雾气在河面上弥漫,即便大日当空,即便有着明媚阳光,那光线也无法穿透这薄雾,无法给河面带来一丝暖意。

    大河之上,有大船缓缓而行。

    那是一艘巨大的龙船,船身呈蛟龙模样,并无风帆,无需外力驱动,驱动这艘看上去无比巨大华丽的龙船逆流而上的乃是篆刻在船体上的巨大符阵,符光闪耀着,反射着天光,即便是在这白昼,依旧有着七彩光芒,穿透了弥漫在河面的雾气,闪烁生灭。

    前面说过,这大河中有着极其恐怖的妖兽,其中有着不弱于大宗师武者的存在,只不过,类似的存在同样受天地所忌,再加上这天地规则趋于人道洪流,人类方才是世界主宰,故而,此类妖兽大多长眠在深达万丈的河底渊谷,很少苏醒,继而兴风作浪。

    当初,人类的大修士和大河中的妖兽存在有过上千年的争锋,双方杀得血流成河,生灵涂炭,最后,妖兽处在了下风,也就有着协议。

    大河之上可以行船。

    对河中生灵来说,允许人类在河面上行船,就好比恶客不请自来一般,自然很难满意。

    只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河中生灵以大河为家,即便再厉害的家伙,哪怕是那些可以比拟大宗师修为的存在,也不可能完全脱离河流而生,大河便是它们的家园,而人类和河中生灵交战的战场便是这条浩浩汤汤的大河,也就是说相当于是在它们的家园中交战。

    是的,人类需要大河,需要有河水灌溉家园,若是没有河流,人类很难生存。

    然而,世间河流千万条,并非只有这一条大河,而那些支流,水量不够,水深不足,一些大的水妖不可能以那样的河流为家,只能待在大河的渊谷之中。

    所以说,这种交战虽然对人类有害,然而,最终顶不住的终究还是河中生灵。

    故而,不得不签下契约,允许获得了通行许可的船只在大河上通行,那是某种气息,一种巨大的贝壳内生成的水灵珠,将这水灵珠融入符阵之中,便会散发出别样的气息,如此,河中的水兽嗅到了这气息便会视而不见,不会去攻击河上的行舟。

    当然,这也说不上保险。

    大河之下,总有着许多凶暴的水兽,那时候,这水灵珠的气息便不管用,当然,人类若是将这凶暴的水兽斩杀,也不会受到河中生灵的报复。

    这些水兽并非随时随地都会发狂,这发狂有着季节日期。

    也就是冬去春来的这段时间,河中的某些水兽容易凶暴,不知道什么原因,总之,这段时间,常常有发狂的水中凶兽攻击河面上的行舟。

    除了这段时期之外,很难出现。

    故而,这段时间,河面上很难有着行舟,哪怕是来回南北的渡船,这个月都会封船,须得河面上的雾气散去,不再像现在这般弥漫之后,方才能重新行船。

    故而,在这茫茫的大河之上,唯有这一条龙舟。

    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若不是有着强大的自信,不惧那水中凶兽的攻击,这龙舟便不会在现在这时间段出现在河面之上。

    龙舟无风帆,却有着一面巨大的旗帜。

    旗帜像风帆一般,长条形,从上往下垂着,绳索绑得非常的紧,风垂着旗面,扯得绷直,黑底的旗面上绣着一柄用无数金色符文篆刻的长剑。

    符文闪烁着金光,远远望去,就是一柄散发金光的宝剑。

    剑光森然,杀气凛冽。

    的确并非善者。

    龙舟的主人大名赫赫,江湖人称剑公子,号称一剑出、驱沧海,乃是鼎鼎有名的宗师级强者,中原雒阳一带可称豪雄,虽然,并非什么世家门阀出身,并无超级宗派当后台,名下却有着一个大帮,鼎鼎有名的四海帮帮主。

    所谓四海帮,这名号稍微有点名气的天底下没有一百也有好几十,然而,在雒阳方圆万里,却不会出现第二个四海帮,凡是敢这样做的帮派已然全部被荡平了。

    剑公子乃是四海帮二帮主,姓柳名清风,除了那个闭关十年不问世事的大帮主之外,这个有着数万帮众的关洛第一大帮便以他为主。

    此时,他正端坐在龙舟最高层的船廊内。

    方圆数十丈的船廊,空无一人,唯有他高座在一张锦榻上,锦榻上铺满了妖兽皮毛,不但有着在南疆出没的飞天犼的皮毛,也有着在北方荒原游荡的雪狼的兽皮,所有的这些妖兽皮毛都被制成了法器,铺在锦榻上,闪烁着一阵阵的豪光。

    他面前有着一榻,上有夜光杯,有殷红如血来自西域的葡萄酒,夜光杯乃是法器,闪烁着符文之光,葡萄酒同样不凡,有着灵气弥漫,别说吞落下肚,哪怕只是轻轻一嗅,便会有着心旷神怡之感,一杯酒的效用不比某些丹药要差,对破镜有着帮助。

    然而,这酒却只是剑公子柳清风平时用来润喉所用。

    相比较这些,柳清风的装束却极其普通,青衣小帽,穿着打扮毫不起眼,就像是豪门奔走的奴仆一般,那青衣和小帽并非什么法器符甲,而只是非常普通的青衣小帽,普通的麻布衣衫,而他自己,不过是十七八岁的模样,眉清目秀,脸上不见半点皱纹,瞧着年龄便和杜睿相当。

    数十年来,一直都是这般模样。

    端起夜光杯,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

    杯中酒饮尽,唇上有着一抹嫣红,随后,柳清风将那价值千金的夜光杯往一侧扔去,从楼船顶上坠落,向着那河面直直坠下。

    堪堪落向河面之际,一头大鳄正从河面跃出,血盆大口张着,森然洁白的牙齿便如密林,有光芒从嘴中喷出,便要向着那船身冲将过去。

    杯子落下,准确无误地落在了那条大鳄的头顶。

    悄无声息。

    随后,那条大鳄的头顶便破开了一个大洞,红的是血,白的是脑浆,掺杂在一起喷射而起,足足喷了一丈之高这才降落,河面上多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大鳄被漩涡吞没,悄无声息。

    这大鳄乃是一头发狂的凶兽,若是在这大河之上,哪怕是先天武者也很难将其拾掇得下,须得付出一番心力,甚至消耗一些元气,方才能战而胜之。

    如此凶兽,不过是随手一掷罢了!

    如此轻描淡写,柳清风脸上却有着落寞,并无半点兴奋之情。

    他缓缓扭动脖颈,视线由左向右,落在船舱的某处,那里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他却盯着那里,瞳孔微微收缩,在案几上摆放着一柄三尺剑,这柄剑并没有剑鞘,而是用一张麻布包裹着,现如今,有剑光在那麻布下闪耀,左冲右突,想要一跃而起。

    “贵客,请现身!”

    柳清风面色凝重,轻声说道。

    话音落下,有人影现出身来。

    那也是一个少年,十七八岁的样子,穿着锦袍,带着璞帽,额头上的帽子中心镶刻着一块青玉,色泽黯淡,看上去非常的普通。

    少年脸上漾着微笑,有些腼腆,有些羞涩。

    然而,柳清风却如临大敌一般,案几上,剑光越来越亮,低垂在耳边的发丝微微飘拂着,因为符阵护着,船舱内并没有风,然而,发丝却无风自动。

    有气息在船舱内流窜,恐怖的气息。

    那少年正是杜唐。

    而这个剑公子柳清风,表面上是四海帮的二帮主,却有着另一个身份,他是泰山神君的四大神将之一,泰山神君有四大神将,其余三个都有着名号,唯有第四个没有名号,不知道是谁,只有极少数的人方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而杜唐亦是其中之一。

    这四海帮其实是一线天的一处分舵,由金部的一位高人创立,经过几十年的变迁之后变成了现今的模样,虽然是金部,却也有着许多不知内幕的高层帮众。

    柳清风的身份非常隐秘,他也隐藏得极好,就连那位宗师强者的帮主也被他瞒了过去。

    杜唐出现之后,他却没能瞒过杜唐。

    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气息,尤其是修行者,就拿柳清风来说,他用来掩饰的旁门功法虽然诡秘,其内核却是范阳卢氏的嫡传心法。

    是的,他姓卢,而非姓柳。

    他修炼的是范阳卢家的嫡传朱雀焚天决,看上去是和用来掩饰的焚天决很相似,实则内核气息完全不同,多了朱雀两字便有着超乎寻常的变化。

    修炼焚天决,了不起抵达宗师境界。

    换成朱雀焚天决,便可进抵大宗师境界,最主要的是,凡是范阳卢家的大宗师其根本心法皆是朱雀焚天决,不如此,便不可能继承上代大宗师的传承。

    这剑公子柳清风其实也是范阳卢氏这一代的选人。

    泰山神君若是陨落,他也有着机会获得神君传承,成为范阳卢氏这一代的宗师强者。

    杜唐并非一般人,化身邪魅的他有着半步大宗师的境界,柳清风的气息也就无法将他瞒过,他如今现身这条除了柳清风再无一人的龙舟,不过是想和柳清风背后的泰山神君达成一个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