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打工小子修仙记 > 第2024章 何玉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对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莫小川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头,懊悔地说道。

    自己从玉荀秘境出来之后,一门心思的就想着如何将惊鸿宇宙隐秘给掩盖下去。生怕因此引起鸿蒙宇宙的恐慌,纷乱。却忽略了如何让鸿蒙宇宙的人学会辨识惊鸿世界人的常识。

    如果但凭自己的话,不要说整个仙界了,就算是一个羡天,自己也不可能将之走遍啊。

    是,自己是不放心将这个秘境交给其他人。可是玄圣殿呢?因为聚皇心经的原因,玄圣殿的弟子,可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虔诚。而且,玄圣殿总归要统一整个仙界的,这件事,还有比交给玄圣殿弟子来做,更加合适的吗?

    如果自己真的担心消息泄漏,从而导致鸿蒙世界混乱的话,完全可以随便捏造一个理由啊。反正,甄别珠,没有自己的法诀配合,根本就无法使用。

    如今,蓝彩玉提起这件事情,莫小川才豁然开朗,融汇贯通。

    “你呀,就是当局者迷,生怕这事知道的人多了,会使鸿蒙世界先行混乱起来。所以啊,就是小心翼翼地把盖子捂紧了。”蓝彩玉风情万种地白了莫小川一眼。

    “哈哈……所以,大道才给我送来了你这个贤内助。”莫小川色授于魂,一把抱住蓝彩玉,大嘴便凑了上去。

    “哇,坏小川,臭小川,你又欺负我。”蓝彩玉惊叫道,一双软玉之锤,乱如雨滴,落在莫小川的胸口,像是给莫小川挠痒痒一样。

    蓝彩玉这一举动,非但没有阻制莫小川,反而更加勾动了莫小川体内的兽血,使其完全沸腾起来。

    “哈哈……蓝姐,我也只是简单欺负你一下,你不登大罗,这雷池我可不敢擅越一步。”莫小川笑的像是一个坏分子似的。

    “只是简单欺负一下吗?大坏蛋,上次,人家嘴都酸了两天才缓和过来,以后如果嫁给你,可有的罪受了。唔……”蓝彩玉娇滴滴的抗议道。

    可是,抗议有用吗?

    答案是,抗议无效。

    “咯吱,咯吱……”小床都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一屋春色关不住,满院春光无限好。

    “玉友死了。”

    宏堡城,何家,何家家主何胜己阴沉着一张脸,端坐家主的宝坐之上。

    “就在刚才,玉友留在家里的魂玉碎成了粉末。”何家大长老何昊然凝重地说道。

    “玉友不是去了金刚门吗?怎么还会招来杀身之祸?”何胜己冷冷地扫视了众人一眼。

    众人都心悸地避开何胜己的眼神。

    何胜己可是太乙金仙中期高阶强者,在羡天也可以说是站在食物链的上等了。他的一个眼神可不是一般修者可以抵挡的。

    “据我们所知,玉友去金刚门,为的是迎娶金刚门门主释永光的女儿释小慧。可是,金刚门与一个新兴的势力玄巫堂正在进周围几个小城的角逐。或许玉友殒在了两股势力的纷争之中。”何昊然说道。

    “你是说玄巫堂杀了玉友?难道玄巫堂不知道玉友是我们何家人吗?”何胜己冷然说道。

    “这个只是我们的猜测,具体情况还要等调查之后才能清楚。”何昊然说道。

    “调查?!哼,一个小小的金刚门,加上一个新兴的玄巫堂,值得我们何家大张旗鼓去调查。都灭了吧,特别是那个叫释小慧的,既然玉友因她而死,就让她为玉友去陪葬吧。”何胜己森然说道。

    何胜己身为何家家主,在宏堡城绝对是风云人物,自然不会只有何玉友这么一个儿子。而且,何胜己的儿子之中,比何玉友更有天赋的也有几个。所以,一个何玉友的死亡,对何胜己来说,并没有太大触动。

    重要的,是何家的颜面。

    如果被宏堡城其他三家知道,何玉友被那种小地方的人给杀了,不把大牙笑掉才怪。

    何胜己可丢不起这个人。

    “是,家主,我马上就安排人去金刚门和玄巫堂,将他们灭门灭宗。”何昊然起身拱手道。

    “什么?何玉友竟然死了凡山城、赵星城那种小地方,哈哈,我看何胜己那老家伙以后,还怎么在我面前吹。”车家家主车丰茂畅快地笑道。

    “何玉友死了?这很重要吗?那种人,早就该死了。死了宏堡城就清静了,如果他早死更好。”显家家主显祖光撇了撇嘴角说道。

    “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我看一点都不假,何玉友是他们能杀的吗?这下可要面对何家的疯狂打击了,宗毁人灭都是轻的。只是何家这次,脸算是丢大了。”沉家家主沉星海不以为然地说道。

    “大哥,我也要跟你去金刚门。”何玉凤拦下何玉天,娇嗔的说道。

    “胡闹,我们是去杀人,又不是去旅游,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跟着去做什么?”何玉天佯怒道。

    何玉天和何玉凤一娘同胞,而且,何玉天的年岁比何玉天要大上不少,所以,平时对何玉凤可没少宠溺。地何玉凤面前,他很少能显出一个做哥哥的威严。

    “人家就是要去嘛?好嘛,你是最好的哥哥了。人家也想出去见见世面嘛?”何玉凤摇着何玉天的胳膊,撒娇道。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把这个主意打我身上,算是用错心了。你且在家好好陪陪母亲,等下个月,风去教兰公子来,可是要把你带去风云教的。可不要错过了这么个大好机会。”何玉天冷哼一声,板起脸教训道。

    “哥哥,难道你还不了解家族的心思吗?我们在何家到底是什么地位你是清楚的,我不想成为家族联姻的工具。我就是要与你一起出去闯荡。我要凭自己的能力,让自己赢得他人的尊重。”何玉凤气鼓鼓地说道。

    “玉凤,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既然你知道我们兄弟妹在何家的地位,自然更应该想法设法进入风云教。只有这样,你才可以摆脱何家的束缚。同时,也可以给母亲一个好的生活环境。”何玉天苦口婆心的劝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