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第667章:我们坐在高高的沙发旁边,听爸爸讲,他跑马的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李匹这几天兴奋的很。

    被李宪威逼利诱,和李友望子成龙心切之下,整整半年多的功夫,他觉得日子过得简直是人神共愤令人发指;

    每天不到五点起床开始背单词背公式,在经历整整一天忙碌的高三复习节奏之后,晚上还不得安生,还要在专程陪读的邹妮看守下刷题到深夜。

    这还不算完,林业局一中的高三班是周一到周六上课,周天休息。但是为了让李匹尽可量的提高成绩,现在家里边儿不缺钱的李友还专程在县里专程找了五个老师,趁着星期天的功夫,给李匹一对一提升。

    天可怜见!

    半年多,一百八十多天如一日啊!

    每天晚上的睡眠时间不超过六个小时,白天经常困得李匹中午吃饭的时候叼着馒头就能睡着。

    终于,临到了还有两天考试,觉得自己老儿子秣马厉兵了半年多,现在再蹦着去学习没多大意义,临近最后这一哆嗦,不如让他出来撒撒欢。

    这么的,李友同志才大手一挥。从山上下来,带着苦逼的李匹同学来了冰城。

    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李匹,李宪整个人一愣!

    回来这么长时间,虽然对李匹熟悉,但其实在此之前,他还是能区分出二十年之后版本的李匹和现下版本的李匹之间的区别的。

    为啥这么说?

    因为在原时空中的李宪,对于李匹的印象,始终是那个留着一三七分头,带个厚厚黑框眼镜,天天努着嘴板着脸,一副全世界欠他八百块的大叔形象。

    不过回到这个年代之后,李匹同志可还没有经历过此后的那些糟心事儿。整个人还就是个嘛也不懂,天天就想着怎么虎玩儿的半大小子。更重要的是,现在的李匹不近视。

    没了那副眼镜,李宪在平时叫李匹弟弟的时候,倒是没什么障碍。

    不过现在,看着门外那个咧着嘴傻笑,鼻梁上不知道啥时候架了副黑框眼镜的家伙,李宪整个人都不好了!

    妈哒!

    这形象……

    这气质……

    他实在忍不住,想喊一声“爸”。

    “二哥?”

    见李宪自打开了门就一个劲儿的看着自己个,李匹纳闷的伸出手晃了晃。

    “啊、”李宪这才回过神,指着面前这个让自己错乱极了的小子,道:“咋还带上眼镜了呢?”

    李匹抓狂。

    心说要不是你撺掇,动员全家逼着我学习,本来好好的双眼五点二咋就能整出现在的二百来度?!

    可心里边儿是这么想,断断是不敢往出说的。

    没办法,说出来肯定挨揍,只能支吾着将自己在三个月前就看不清黑板的事儿带了一嘴。

    办公室里,苏娅将刚才被李宪弄乱了的发丝理了理。

    之前李友已经给家里边打了电话,说是要带着李匹过来散散心。见时间已经不早,苏娅便扯了扯李宪的衣襟,示意自己要回去做饭。

    刚才一番交心,李宪已经将道理跟小丫头说了个透彻。虽然没得到明确去美国的答复,不过见现在小丫头的脸上已经没有了那么多的纠结,他知道苏娅心里边的疙瘩,该是解开了。

    心里边儿想着若是苏娅治好了嗓子,李匹考个好大学,那家里边儿真真儿是没有什么担心的事儿了,李宪老怀大畅。

    嘱咐苏娅多买些菜,一会儿早些下班,全家人好好的聚一聚。

    ……

    看着苏娅快步离去,李匹挠了挠后脑勺。

    过了年,李匹也是十八岁的大小伙子。虽然现下里网络啥的还没普及,好的坏的信息都还没有大爆炸。不过若是放在旧社会,这个年纪,怕是也都成家立室结婚生子了。

    该懂的事儿,到了这个年纪差不多都知道了毕竟不是傻子。

    “二哥,嘿……你不会是跟苏娅姐搞对象呢吧?”

    李宪关好了房门,一转身,就见到那张长满了青春痘,眼镜占据了大幅版面,对着自己眉飞色舞的熊脸贴到了自己面前。

    这本应该是兄弟之间非常正常的话题,可是看着那张脸,李宪心里确实满满的别扭。

    忍着后槽牙疼,他虎起脸来,“臭小子,瞎说什么?”

    见到自家二哥似乎还有些羞涩,李匹嘻嘻笑道:“咋就瞎说啦?你跟苏娅姐这么长时间眉来眼去的,能瞒过爸妈,你还能瞒住我?我也老大不小啦!这点儿事看不明白,那不白混了嘛?”

    哎呦呦呦!

    哪儿大?

    哪儿不小?

    二十八厘米不含头嘛?

    戴了个眼镜,你还能上了!

    “呵、仙儿了你了呢还。”李宪瞪圆了眼,照着那圆咕噜滚的后脑勺就来了一下,“臭小子,大人的事儿你不懂,少管。”

    “噫!”受不得自家二哥还拿自己当小孩,李匹脖子一梗:“我咋不懂?不就是搞对象嘛!苏娅姐人长得漂亮,做饭好吃又能干,讨这么个媳妇儿我看挺好!”

    跟个大人似的发表了自己意见,李匹面皮又绷不住,贱兮兮的凑了过来,撞了撞李宪肩膀:“二哥,那啥,你跟我说说,搞对象…嗯,或者说喜欢一个人,是啥滋味儿呗?”

    你特么是不是有病?

    看着面前这个对男女情事充满了求知欲的二货,李宪这个牙疼!

    你说就咱俩的关系,说这个你不觉着尴尬嘛?

    啊?

    不尴尬嘛?!

    很明显,李匹不觉得。

    “二哥,我跟你说个事儿,你可不行跟爸妈说。我……我好像爱上一姑娘了。”

    吓?

    李宪瞪大了眼睛。

    这对他来说倒是天大的事儿!

    莫名其妙的回到这个时代,其实他心里边儿是虚的。

    他不清楚,自己这个一头闯进了历史的小蝴蝶,会给未来造成什么样的变动。

    国家大事,世界进程,他完全不关心。

    反倒是对于自己身边的人,以及他自己本身,总是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辗转反侧的寻思。

    回到这个时代之初,他就困惑自己的存在虽然严格意义上不涉及祖父悖论。但是自己的灵魂装在二大爷的身体里,那么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就让他不得不考虑现在因自己这个意外因素,改变了家族的命运以及这个家族成员的生活轨迹,那么1997年自己还会不会出生,或者说出生的还是不是自己?

    这是一个问题。

    还有一个问题:如果不出生,那现在的自己又当何去何从呢?!

    说实话,一开始回到这个时代,李宪没敢想的太多,他不是哲学家,这些事情想太多太深,脑子会疼。可是现在,他得到的东西越来越多,面前的生活越来越广阔。很多人,很多事,就再也难以割舍。

    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突然有一天一觉醒来,现在所拥有的东西全都消失不见,那些自己结识的人全都成了历史之中一个个和自己毫不相关的悲喜剧,自己该怎么办。

    应该,会跟死了一次一样的难受吧?

    他不敢冒险。

    所以自打去年开始,他便不断给李匹和朱静制造接触的机会。为的,就是让这对冤家提前培养培养感情。

    让这俩人在这个时空中依旧走到一起,然后在1997年十一月三日,把自己……或者什么别的,再生出来。

    现在,听到李匹说自己好像喜欢上了一姑娘。再联想到之前自己的努力给朱静同志创造的那些机会,李宪心中一喜!

    暗道难不成在自己的努力下,俩人已经勾搭到一起去了?

    “快跟二哥说说!”他一把扯过李匹。

    虽然办公室里边儿没外人,可李匹还是红了面皮。搓了搓手掌,抱赧道:“二哥,我其实也不敢肯定。你说,爱一个人,是不是就是那人总能闯你心里边儿,一闲下来就在你脑子里边儿逛荡,晚上睡觉的时候都能梦见……嗯,一些有的没的。梦醒了还……”

    “还怎么?”李宪追问。

    全家人里边,这样的话李匹其实也就只能跟自己二哥说。

    大哥李清为人木讷,外加上年龄差距太大,李匹平日里是不怎么和他交流的。李洁又是个姑娘家,这些男孩之间的问题显然又不能说。李道云不在家,至于李友和邹妮……他实在不敢。

    在李宪的再三追问下,李匹都快把头埋在了咯吱窝里,最后,扭捏的说了一句。

    “还梆硬……“

    我不尴尬。

    不尴尬。

    李宪板着脸,心说在这个时刻,自己千万得忍。

    “二哥,我现在就整不明白一件事儿。你说......我这是真的喜欢上人姑娘了,还是就是青春期那啥啊……你像我这么大,那个……跑eng马yi的时候,是咋样的?”

    “……”

    看着李匹那长满了青春痘,求知若渴的脸。李宪觉得自己,好别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