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六百三十二章 箱子里有白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刘弘基也是有些眼大漏神,直到此时,他才看到萧寒后面还跟着一个木头箱子,心里边不禁大为奇怪,萧寒拿的这是什么东西,居然这么大?!

    “喂,聋了还是哑了?问你话呢,这是啥?!”

    等了半天,没等到萧寒说话,刘弘基顿时有些不耐烦了,便伸出脚踹了踹他屁股。

    不过,这在刘弘基自以为的一丢丢力气下,可怜的萧寒还是差点被当场一脚崩出去!

    “嘶……能装啥?里面就装着一白痴!”

    摸着被刘弘基踹疼的屁股,萧寒从地上窜起来,愤然的回了他一句!

    “什么?白痴?那玩意装来干嘛?逗陛下开心?”

    老刘听到这个答案,心里那是更加好奇了!嘀咕了两声,随后直接走上前去,一把就将木箱盖子掀了开来!

    “哎呦我滴妈!这不是俺老刘么!”

    几乎是在箱子盖掀开的同时,一声惊叫立刻就响彻了大殿!再比较一下萧寒刚说箱子里面有一白痴的话,马上就引来一片哄堂大笑!

    “哈哈哈哈……刘兄,你这啥时候这么谦虚?还拐弯抹角说自己是白痴?!”

    在一片哄笑声中,一个声音格外刺耳,不用看就知道,这是刘弘基的好基友段志玄的声音!

    当然,这里面也就他敢如此调侃刘弘基。

    换做别人,省不了又是一场说打就打的悲惨事故……

    四周哄笑声不断,直笑的刘弘基老脸通红!不过他也不是肯吃亏的人,寻着段志玄的声音就骂了过去:“呸!段志玄你个没毛的病驴!大过年的也不积点口德!有本事你来看看,里面是谁!”

    说着,刘弘基为了能让段志玄看清楚,抬脚便往旁边挪了一步,将装镜子的箱子彻底让了出来。

    刘弘基生就体格很大,跟一头黑熊似得!

    他挡在镜子前,其他人倒也真看不到里面有什么。

    等他这么往旁边一让,其他人包括段志玄在内,都争相探头往箱子里看去,毕竟好奇之心,人皆有之。

    要问人看镜子能看出啥来?那不就是看到自己么?

    所以等到围观的众人看清镜子里的景象后,这脸色立刻就精彩起来!

    “惨了,好像又无意中得罪人了!”

    就在众人面面相觑之际,萧寒就已经察觉了不妙!在心里暗骂一声,弓着身子,悄无声息的就要往人堆外面挤。

    只是这脑袋都还没钻出去,脖颈处便被几双大手给抓了一个结结实实!

    “咳咳……各位过年好,过年好!”

    看着面前几位“慈眉善目”的家伙,萧寒打了一个冷战,立刻放弃了无谓的抵抗,努力挤出一副笑脸,毕竟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刘弘基最先吃了这个哑巴亏,此时正跟一堵墙一样杵在萧寒面前,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说:“别套近乎!今天这年还没过,不用这么早说过年好!你先解释一下箱子里的事情,解释不好,哼哼,这年估计不大好过!”

    “箱子,什么箱子?”萧寒闻言,立刻装出一脸无辜的模样!差点把周围人气的笑出声来,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在这么多人面前竟然睁着眼睛说瞎话!

    “嘿!失忆了?来来来,看看就这个箱子!”

    刘弘基此时也乐了起来,抓着萧寒的衣领,直接提着他就放到了箱子面前,顺路还把萧寒的脑袋掰了过去,正对着里面的镜子。

    “哎……”萧寒大眼瞪小眼的瞅着镜子里的自己,最后只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向着四周作了一个罗圈揖:“各位,小子刚刚就是跟大家开个玩笑,这其实就是一面镜子!跟咱们用的铜镜一模一样,只不过更清楚罢了。”

    “废话,我们当然知道这是镜子,没人会傻得以为有两个自己!只是这什么东西怎么这么透亮,比俺老程的钢刀还亮!”

    萧寒话音刚落,程咬金那粗犷的声音紧跟着就响了起来!随后这个常年拿刀片当镜子的混世魔王一边皱着眉头,一边伸出粗大如胡萝卜的手指戳着镜面。吓得那抬着镜子的四个侍卫赶紧把镜子往后扯了扯,生怕被他一指头再给戳出个窟窿!

    “就是说,这也太清楚了!都说纤毫毕现,也不过如此了吧!”

    萧寒还没来得及回答,又是一个文官走了出来,他此时正对着那面镜子挤眉弄眼,嘴里还不时发出一阵阵惊叹之声。

    在旁边,还有一个长相富态的胖子挠了挠头,转身对萧寒说:“咦?说起来,我家夫人和女儿似乎也有这种镜子!不过她们的就有个拳头大小,萧侯,您这个未免也太大了吧!”

    “就是就是!我听说这种稀奇玩意是东市一家寒月轩卖的!那老板是黑了心了!一个破首饰盒敢要上百贯,足足能买上几十头牛了!萧侯,您这个这么大,岂不是要天价?拿这个给陛下做贺礼,果然是好大的手笔!”

    胖子刚刚说完,旁边立刻又有别人接上!可能随后这人说的话是说到了众人的心坎上了,周围立刻就响起了一片或附和,或指责的声音,直吵的萧寒脑仁疼!

    不过这里面也有聪明的,从这只言片语中就看出了点什么,站在人堆那里小声嘀咕:“那个什么寒月轩不会就是这小子开的吧!上次进去过一次,里面的东西全都是新鲜玩意,一个个还死贵死贵的!似乎……像是这小子的作风!”

    “皇上驾到……”

    就在场面眼看就要趋于混乱之际,一个拖着长音的尖锐动静在大殿中响起,顿时解救了场中手足无措的萧寒。

    看着刚刚围过来的朝臣小跑着回到自己的位置,解脱出来的萧寒抹了一把额头上渗出的汗珠,这才赶紧招呼那四个侍卫将木箱子盖上,而后很其他人一样,躬身朝龙椅处行礼。

    “免礼!”

    “谢陛下!”

    伴随着程序化的动作,萧寒抬起头来,朝着龙椅上的李渊看去。

    虽然他所处的这个位置距离李渊很远,但是仍旧能看清李渊身着一身金黄龙袍,头戴十二串冕旒,整个人坐在高处的龙椅上,颇有几分不怒自威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