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福谋 > 第八百五十四章 名册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第二天,公主特特从库房寻了些利于孩童滋补的药材前往行宫。

    一进内宫,服侍莲妃的丫鬟便迎了过来。

    “娘娘知晓公主来访,特命奴才在此恭候,”丫鬟十分恭谨的见礼,面上挂着恰到好处的笑。

    公主侧头。

    其后跟来的丫鬟便将锦盒分过去一半。

    “殿下可在?”

    公主边走边问。

    “在呢,”丫鬟笑应,“昨儿殿下吃了您送来的汤药,好了许多。”

    “这不,今儿一大早就来给娘娘请安了。”

    “这孩子,真是孝顺,”公主笑应着,进了莲妃所在的碧华殿。

    莲妃正和大皇子说话。

    见公主过来,便笑了。

    “正说你,你就来了。”

    “说我什么?”

    公主笑着走到近前。

    “华儿请姑母安,”大皇子松开拉着莲妃的手,报手见礼。

    “好,”公主拉住大皇子微凉的手。

    盯着他还有些泛青的脸色。

    “今天可用了那汤药?”

    “用了,”大皇子笑道:“也亏了那汤药。”

    “不然我今早还不能出宫门呢。“

    “有用就好,”公主点头。

    而今,皇兄就这么一个站住的根苗,若他真个有事,可就不得了了。

    “来,坐,”公主拉着大皇子坐定,笑望莲妃。

    “今早有人送来几味药材,我瞧着成色不错,又正好是华儿能用的,就一并带来了。”

    “多谢你,”莲妃柔声道喜。

    这些年,多亏了公主在外搜罗,这才没断了儿子的药。

    “还跟我客气,咱两谁跟谁?”

    公主笑着端起丫鬟送来的甜浆。

    莲妃跟着一笑。

    没再提及这茬。

    公主转而提及齐妃。

    “那人如今可好安分?”

    “你怎滴想起她?”

    莲妃诧异。

    “就是想到就问了句,”公主哪好说是夜半与郎君闲话,听他说的。

    “还不就是那样,”莲妃轻嗤,“整天缩在她那芙蓉殿,除了去千佛寺进香,就哪儿都不去。”

    “她如此虔诚?”

    公主惊讶。

    “谁知道,”对于栽了个大跟头的手下败将,莲妃根本就不在意。

    公主思忖了下,便将话头扯到大皇子身上。

    又聊了会儿,差不多就是唐皇下朝的时辰。

    公主起身,与莲妃辞别。

    莲妃很是不舍,却也知晓,必得如此。

    她拉着公主的手道:“这宫里,平日静得怕人。”

    “要不是你时常过来,我怕是连说话都没人呢。”

    “怎么会?”

    公主浅笑。

    “皇兄不是每日下朝便过来。”

    莲妃轻轻一叹。

    “便是过来,又能待多久?”

    她轻拂长长袖摆。

    精致的眉眼闪过一丝寂寥。

    “怎么?莫不是皇兄,”公主心头微微一突。

    “没有,”莲妃抬眸,笑了笑。

    “圣人独宠我一人,我心生感念。”

    “只是,这几日时常有人上本,说什么雨露均沾。”

    “我不想他为难,便劝他去别处走动走动。”

    “你呀,”公主叹气。

    莲妃笑了笑,眼眸瞥向别处,眼角水波闪动。

    “左右我这些时日也没事,你若不嫌烦,我便过来。”

    公主如此道。

    “那感情好呢,”莲妃笑了起来。

    公主摇头,离开内宫。

    回到自家,她将所见所闻告诉朱小郎。

    听得有人上本,朱小郎倒没有什么反应。

    “你倒是想个法子啊,”公主不由发急。

    “能想什么法子?”

    朱小郎漫不经心。

    “圣人乃是一地之主,莫说只是现下的五妃,便是要诏令征集天下美人,也是应有之理。”

    “这些年来,唐皇一直独宠莲妃。”

    “结果就只得大皇子一人。”

    “底下不知有多少人心有不满。”

    “现在,唐皇终于想通,开始往别处去。”

    “你让我想办法?怎么想?”

    “你可是要我触犯众怒?”

    朱小郎声气微冷。

    公主还是第一次瞧见,顿时有些怯意。

    “我就是看着她那样着急,你若不便出手,说与我知就是。”

    “何必发火?”

    “我没发火,”朱小郎淡淡强调,起身。

    “我书房还有些事,可能要晚些时候回来。”

    他起身往外去。

    “我炖了你最喜欢的天麻炖香鸽,”公主急声道。

    朱小郎脚步一顿,嘴唇用力抿了下。

    “倒时着人送来就是。”

    “好,”公主欢喜答应。

    却不知,背对着她的朱小郎面色冷冷,眼眸更是如同结了层寒冰。

    正午,饭点将至。

    丫鬟提着食盒自内院而来。

    听到通禀,朱小郎揉着眉心,搁了笔。

    “送进来。”

    门扉吱呀一声打开。

    丫鬟小意走到近前,躬身见礼。

    朱小郎淡淡点头,指了下首案几。

    丫鬟将饭菜摆上,便退了出去。

    朱小郎走到近前,垂眸端量两眼,便厌恶撇开头。

    门外,丫鬟还候在那儿。

    影子落在槅扇之上。

    朱小郎一转投便清楚看见。

    他嘴角用力下拉,缓缓坐定。

    一口一口将羹汤喝完,他叫了丫鬟进来。

    让她亲眼见着羹汤见底,才吩咐撤下去。

    丫鬟将钵碗等物撤下,回去回禀。

    听说朱小郎吃了个干净,公主很是欢喜。

    她重又吩咐厨下,明天再做。

    又交代今天有些油腻,明天需得再清淡些才好。

    厨下听得传话,忙不迭准备。

    而在前院,朱小郎痛苦的捂着肚子,忍了半晌,还是奔去净房。

    少顷,他抹着额头冷汗出来。

    清了口,又歇了好一会儿,觉得好些,才命人送来些素净的小点。

    吃了两口,感觉胃口不再火烧火燎。

    他搁了手,揉着眉际。

    仆从自外回禀,家主有请。

    朱小郎忙起身,来到朱宕书房。

    “过来,看看这是什么?”

    才进门,朱宕便朝他招手。

    朱小郎走到近前,看他脚边的两个箱子。

    “这是,”

    “这是梁家军和柳家军的名册,”朱宕笑得眼睛几乎眯成一条缝。

    朱小郎拿起一本,翻了翻,讶然。

    “竟然是真的。”

    “自然了,”朱宕得意,嘴角微挑,带着嗤嘲。

    “这可是梁帅亲自命人押送而来,那柳氏只要还想是梁家妇,就不敢起什么幺蛾子。”

    朱小郎一笑。

    “也亏得阿耶英明,请圣人出面。”

    “不然,现在还不如何等局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