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快穿:我只想种田》正文 第908章 内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深夜,叶柔捧着已经显怀不小的肚子,看着赵妈妈出入,等她好了,她见院子里的灯火阑珊,不知为何,竟无端有一种宁静之感。

    “她回来了?”

    “是回来了,好像带回了什么东西,也没打算过来的样子。”

    不过来么?倒也好。

    叶柔轻轻松口,说真的,她不知如何去面对那个人,明明做错事的不是她,却总是她在为难。

    大概就是因为弱小吧。

    两女进屋说话,没多久就熄了灯,毕竟孕妇容易疲累,赵妈妈也就在边上跟着睡下了。

    大概午夜时分,叶柔觉得肚子里的胎儿有点不安分,像是第一次有了感应似的,踢了她的肚子一下,叶柔醒来了,正感觉迷蒙跟复杂,忽猛然惊醒,继而一身冷汗因为见到外面窗子倒映出好几个高大黑影,竟牢牢锁住了仿佛门窗部位。

    这些人

    叶柔刚想叫醒赵妈妈,陡然听到隔壁院子那边传来一声巨响。

    有刺客!

    当然有刺客,而且这个刺客实力还很强,强到武道大师级别,但秦鱼到底还是躲开了这一掌,掌风从发尾擦过,劲道刚猛,直接把柱子给拍断了才出的巨响。

    秦鱼旋身而顿,已扣住了腰上的干将,剑没出鞘,因为她先出了声。

    “你是相爷派来杀我的人?”

    蒙面刺客声音沙哑:“知道还问?”

    隔壁屋子,叶柔身上的冷汗像是被冷风吹过似的,再次一凉。

    竟是蔺珩要杀她吗?

    她的处境也这般凶险?

    叶柔心惊时,又听到秦鱼凉凉的声儿。

    “白天时才提醒我相爷大人要杀我,大晚上的就亲自来了,俞庆前辈,对我下手时,你内心可是心如刀割,于心不忍?”

    蒙面之下的脸微微一僵,眼里有惊愕,但俞庆还是反应过来了如果秦鱼此时便轻易认出了他,只能说明她一早就知道他会杀她!这个小子心机狡猾如狐,可能早已看破自己身份,如此,今夜怕是主动引他入翁!

    还有人!危险!

    他竟顾不得秦鱼,脚下一点就要掠逃而去,但刚跳上院子半空就被院后屋檐掠射上来的恐怖残影一脚抬起,在半空一个空中高抬腿踏踢,这一踢,像是铁马星河的霸道,亦是星河粲然的坠落。

    俞庆认出了来者,知道这是武道大师里面的巅峰战力,远非他可敌。

    是他,是那个人派来杀他的!

    俞庆震惊恐惧又是无路可退的决然,抬双臂交叉格挡。

    那一塌踢便是落在双臂交叉点。

    噶擦!

    手骨怕是断裂了,俞庆也整个人落下,双脚踩在地面,石板砰砰砰龟裂,甚至还炸起好几块小碎石。

    这画面效果杠杠的!

    但俞庆溃败时却猛见到屋檐下站着的秦鱼弯嘴角轻蔑得意的表情。

    定是这王八羔子跟蔺珩指证了自己!

    蔺珩这个人如果派人格杀,基本就确定对方毫无生机,他没法反转,今夜必死无疑!

    俞庆怨恨之下,猛扑上来。

    杀秦鱼!

    双臂断了还能杀?能!因为他断的是交叉上方的右臂,还有左臂呢!

    左臂一拳来。

    秦鱼却出剑了,那是挡在屋檐底下的一剑,无人可见蔺珩派来的顶尖大师正从屋顶下来,恰处在那一个呼吸间。

    她在屋檐下出剑,在月光刚好不及的地方出剑,一剑光辉,周山剑刺。

    轰的一声外加尖叫,巅峰武师何棱落地,刚好看到秦鱼颇为凶险又恰算巧妙的一剑刺中了俞庆,她的目的大概是断了他的战斗力,奈何俞庆毕竟是大师,竟还有余力他袖口滑下暗器物件。

    “小心!”何棱一喝,也打算在后面出手断绝俞庆爆发的可能,然而秦鱼更快。

    她把剑往下狠狠一滑切,入骨心脏。

    毙!

    俞庆软软跪倒在秦鱼前面,胸口喷出的热血染了秦鱼一身,连脸上都是。

    秦鱼扶着墙,她看向何棱,“前辈,我可没想杀他灭口,你为我作证啊。”

    何棱一愣,才明白秦鱼意思,暗道这人心眼也太多了,这时候还怕相爷疑心她?但这种聪慧谨慎的能力才是相爷最欣赏的吧。

    “我知道,自会跟相爷禀报,你已给他留活口了不过相爷也没说一定要活口。”何棱今夜奉命就是来处理俞庆的,死不死不算明确要求,他上前检查了下俞庆尸体,从他身上摸出了致命的毒药。

    “这是给我吃的?”

    “不,给他自己吃的若是失败的话。”看着昔日的“同僚”如此惨死,何棱没有可怜惋惜,只有冷漠,拉起尸体提着后,他对秦鱼说道:“来时相爷吩咐了,小鱼公子洞察敏锐,察觉出奸细所在,功劳不小,他让我带来的奖赏已放在后院池子边上,你且自己拿去吧。”

    说完他就走了。

    但秦鱼没急着去后院看,而是朝隔壁看去。

    隔壁院廊下有一纤细的女子披着软袍,小手扯了袍边,站在细月岁月跟灯光错影之中,她的眼神有些奇怪。

    秦鱼跟她对视了一会,还是决定走过去。

    “肚子这么大,心里没数么?”

    “进去。”

    秦鱼语气淡淡的,半点没有刚杀了人的自觉,叶柔本性是柔弱的,也没有揣度人心展露聪敏的天分,但她此生经历最大的诡诈邪恶不外乎那一夜,跟一个人有关,此后所有的血腥,依旧跟这个人有关。

    “你刚刚是故意杀他的。”

    秦鱼没戴面具,现下闻言看她的眼色就有些淡了,叶柔以为会很冷,但没有,只是那种清浅的淡,像是她故意把月光揉碎了放进水里润着。

    她竟还笑了。

    “阿,都说怀孕傻三年,也不见得吧,倒是让你看出来了。”

    “”

    “不问我为什么?”

    叶柔觉得不应该问,转身要进去,秦鱼也没拦着她,只是轻声附了一句,“往常小鱼公子欺负了许多好姑娘,往后小鱼公子要杀很多人,你说算好人还是坏人?”

    莫名其妙的,而且语气还有些散漫薄凉,但又有几分好像达成目的的喜悦轻快。

    是的,她当然不知道秦鱼刚刚把铲除内奸的任务也完成了。

    叶柔转过身,握住门扇两边,看向她,语气特别轻,轻风细雨见青山的那种软润,“我不知道,我不及你们这些人聪明。”

    她根本想不明白这一环套一环的,感觉太深太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