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官 > 16.文殊菩萨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说完之后,高岳也很磅礴大气,挥手说到,“这也是文殊菩萨的旨意。”

    文殊菩萨现在正是“紫气东来”,千里迢迢从河东五台山降凡,然后手持利剑骑着狮子,先解放河陇地沦为温末的唐人,却也没忘记同样受苦受难的西蕃广大的更和庸们,文殊菩萨不谈来世轮回,只谈现世救难,他遣送的弥勒,便在这人世当中。

    当然,你们当中如有人思念在高原东岱的家人子女,本道也绝不勉强,赐棉衣一领,放你们顺棱磨川归乡去,当然如果愿留下来为农户或廓坊户的,不但赐棉衣一领,还有布帛一段,钱五贯,另外可凭字据至兴元各州县的护国寺里无息借贷犏牛、种籽、农具,安家置业。

    这五百名被召集来的庸和更们,互相间望着,接着用蕃话窃窃私语,他们不是不想留在高原的家人,只是光是一件棉衣,就算从平戎道棱磨川归去,路程也得有两千到三千里,怕是还没见到家人的面,就得倒毙在苦寒和饥饿当中。

    这时一群军卒端着棉布走了过来,几位胆子大的庸伸出脏兮兮的手指,摸了摸,觉得每丝每缕都那么温暖柔软,就鼓起勇气对浪息曩询问说:“我们以后也能织这样的布,穿这样的布?从此后我和我的子孙就不用做黑头了?”

    饰金戴银的浪息曩连连大声说,这个是自然的,你们不但不用当黑头,也不用再负担牛腿税,更不用每年义务给家主、头人或寺庙的田地、果园或牧场服劳役,你们在田中种植出来的粮食,酿出的酒,养大的牛羊,除去给国家一小部分“常赋”外,其余的都归你们自己所有,如在棉织监司或茶园里劳作,每日核算资,以后哪怕汲公的军队要出征,让你们去构筑营地搬运辎重,那也是要给钱或免除你们税的,这叫“和雇”懂不懂?更何况你们当中大部分人还懂养马养牛的手艺,如果每户能养个一匹马或两三头犏牛,送去卖这日子可就能富余起来你们还是不信的话,便看看我,看看我,说着浪息曩就摆弄着身上的金银物件。

    “这汲公言语,可绝不会食言,打个比方,他就等于是咱们西蕃的五道总大论的位置,这样尊贵的人物,怎么会说谎呢?”

    最终在高岳的保证,和浪息曩的游说下,五百名庸和更们绝大部分双掌合十表示愿意留在唐土,接着就在簿册上摁上自己的指印,他们当中没有一个识字的,只能以指印为凭借。

    高岳非常满意,他作为一名穿越者,比谁都明白,所谓西蕃帝国看似强盛的武功,便是建立在对广大奴隶残酷无偿的压榨上的,这国家的基石就是奴隶们惨死的累累白骨。按照赞普红册的数据,整个高原本部的西蕃人口,约有三百万,而可以出征的战士就有四十二万人,兵民比例达到令人瞠目结舌的一比七,光用“全民皆兵”、“全年龄服役”其实是说不通的,无他,因这数十万士兵的动员力,全依靠更多的奴隶劳作来实现的,因为西蕃律法规定,只有自由人才能从军,奴隶们要不为军队生产必需品,要不就随军提供劳役。

    故而当唐遭遇安史之乱,军事上陷于低迷期时,暂时难以在正面和西蕃交锋得胜,但高岳先在兴元,韦皋先在西川,通过革军事和税制,且采用先进的武器,区域性地挫败西蕃的攻势,接着西蕃这个表面强大的高原帝国顿时遭到了致命的阻遏对内压榨奴隶已然到了极限,原本这种极限压榨通过对外战争的胜利,还可以“回本”,还能稀释各种尖锐矛盾,但一旦对外战争惨败,随之而来的便是高楼式的迅速坍塌。

    西蕃就像头鲨鱼,必须一刻不停地游动捕食,一旦被礁石卡住身躯,便会立即活活饿死;

    而唐则像一头狮子,当它在某个野区惨败后,便会迁徙到另外片捕食地带去,先苟住潜藏,慢慢再度强壮起来,虽然牙齿和爪子不如曾经锋利,但还能重振昔日的雄风。

    “西蕃想要再找个发育的‘野区’是不可能的,它虽暂时征服了河陇,但广大更文明更先进的汉人,根本不会回头,甘心当任它压榨的温末,现在遍布河陇的山水寨起义就是最好的证明,这样西蕃不但不能从征服地区抽血,反倒要输血,而对本国奴隶的盘剥也快到了顶点,不可能再有的血液产生了,先是亏空,然后就是裂痕,瞬即就是,自爆所以像西蕃这样的国度,保有胜利的时间,甚至比它取得胜利的时间还要短暂。现在赞普统治国家,虽然也仿照我唐建立起一套官制来,可骨子里还是十几个贵族大家族联合执政,赞普只能靠会盟它们来维系权力,现在军事上的惨败,政经上的窘迫,再加上宗教的内讧,使得西蕃这个年轻帝国,崛起得有多快,坠落得也就有多快,快了......以前我和韦城武说过,希望在竟儿那代能看到唐的复兴和天下太平,现在我所能确定的就是,在我这代,就能给西蕃的棺材板钉上钉子!”

    接下来,高岳又对五百名西蕃的俘虏他们都是比奴隶高一个阶层的自由民,还有少部分富裕的桂,即武士说:本道在华亭之战后,曾在秦州渭水北原,屠杀数千战俘殆尽。

    这话说得这五百人无不背脊发凉。

    但高岳笑了笑,说此次本道目的不在杀生,而在于复土,所以你们的命,就有代价地还给赞普好了。

    意思便是,让赞普用陇右的土地,来换你们的命。

    “你们总数有两万九千,马上随本道和韦皋的大军走,给我唐军伍牵马驱车,搬输粮秣、弹药,走到兰州,如赞普下令在那里不抵抗,本道便放五千人回去,若河州、岷州也不抵抗,本道便再放五千人,若鄯州不抵抗,本道便再放一万人最后,若河西的甘州、肃州也不抵抗,本道便将剩下所有人释放掉。反之......”高岳这时细长的眼睛露出凶光来,“可别怪本道以戮代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