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六十四章 坐而论道

作者:润德先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轻抿一口热茶,风明淡淡一笑的问道:“敢问家主,如今宫家的月境武者有多少?”

    “不多,二百一十名。”

    “再问家主,日境武者有多少?”

    “日境不能和月境比,经过本家精心培养,一共有九十名。”

    “嗯,那不知问道境武者又有多少呢?”

    “这是本家机密,怎能让你一个外人知道!无可奉告。”

    “是无可奉告,还是不好意思开口。既然你不说,那不妨就由我来猜。问道境修为的武者,在你们家中,没有者,只有武者,仅有宫飞一人。不知我说的可对?”

    “你是从哪得来的消息?你是哪一家派来的说客?我告诉你,就算我们宫家如今不行,但并不代表日后不行。

    有九十名日境武者做底子,我相信我们宫家很快就会有问道境的强者诞生。”

    “宫家主,您难道就没有发现,您的底气越来越不足了吗?再有您认为您的敌人会给您发展的时间吗?

    四等家族不同于五等家族,在四等家族,日境武者虽说是中坚力量,但关键还要看问道境武者的数量。

    一个强盛的四等家族,问道境武者的数量会保持在两位数以上。普通的四等家族,武者数量一般在一手之内。

    若按照宫家现在的水准来评比,你们是四等家族中垫底的存在,而且是最底下的哪一个。若不是靠您还有一位气息强大的存在撑着门面,估计现在的宫家早就掉到五等家族行列了。

    人力终有时,宁家只会越来越来强,当他们强盛到一定地步后,你们也就会从姻亲转变成为附庸。

    若是宁岩风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你们还好些。可从目前看来,他不属于这一类人。

    宫家主,我知道您身为一家之主,有很多无奈。有时候明知道是最坏的结果,但仍要装作若无其事。

    您就像是军中的统帅,只要您没事,家族就不会有事。可一旦您出了事,那整个家族都会动摇起来。

    可知道归知道,现实的残酷是我们任何人都无法回避的。我不知道您有没有见过阴人,他们的实力可是很强大的。

    同样是日境修为,我们要三个人才能对付他们一个。长年的战争我们是靠着人数上的优势在抵挡着他们。

    试问若是我们不自强,早晚有一天,人数上的优势,也会变成我们的劣势。战场比家族斗争更残酷,输了就是输了,敌人不会给你翻盘的机会。

    我是一名军人,看问题通常都会考虑到最坏的一面。最好的一面谁都会去想,但我绝不会去想。糖衣炮弹的威力是很恐怖的,意志稍微薄弱的人,一触即溃。”

    风明的话说完,客厅内一下变得很静,静的连心跳声都能清晰的听见。

    呼出一口气,宫穹收起了之前的架势,转而变得平和冷静起来。他开口说道:“我不否认你说的话,可如今这颓势又有谁会来帮我们化解呢?

    徐华的到来看似是保护我们,实际上又何尝不是在监视我们。家父正在闭关,若是可以再往上一步,我想宁家还会把我们当亲家。

    若是冲关失败,伤了身子,导致根基受损,那我们宫家的命运就堪忧了。

    吃掉我们宫家对于宁家来说虽不会在实力上大涨,但对于强势上升的他们来说,多一份力量总归是好的。

    他们的野心很大,不会屈居于二等家族中游水平,他们想一跃龙门,成为一等家族。但这需要底蕴,需要积累。

    据我收集来的消息,他们宁家,问道境武者有二十八名,侯境强者十五名,王境强者五名,半步皇境强者一名。

    我们宫家在他们家眼中,恐怕连个蚂蚱都比不上,真的算是蝼蚁般的存在。假使我们再强大些,玉儿也不会面临如今的处境。”

    “您不说我还真不知道,宁家的势力有这么大。宫家想要发展,必须要有新鲜血液和强者的帮助。但在你们的上面有宁家压着,就算有人想来也要看宁家的脸色。

    徐华只是明面上的监视者,在暗地里估计还有不少监视者在盯着你们的一举一动。宁家的想法很简单,想不动声色的慢慢消磨你们,直到最后一口把你们吞并。

    不过,谁让我来了呢!既然来了,那就一定会出力帮你们一把。我是军部的人,他们不怕我,但总得给军部一些面子。

    再说制符师公会和炼器师公会跟我的关系都不错,我认识的人也都是会长,长老级别。想来凭宁家的聪明才智应该能打听到一些。

    基于此,只要你们按照我的思路来,我可以保证,在一年内,就可以让你们宫家有起色。

    当然,一口吃不成个胖子,先从四等家族垫底上升到中游吧!太耀眼不好,如今已经有一个宁家了,我可不想再牵扯出其它家大的势力。”

    “您说的是真的?您真的在军部有人脉?您真的和炼器师公会,制符师公会的高层熟悉?”

    “我用得着说假话吗?我要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您认为宫飞会把我请回家吗?您认为铁家只会客气的派管家到您这来喝茶吗?

    您要相信自己儿子的眼光,他是你们宫家未来的家主。若是他的眼光不行,那现在援助你们和不帮你们,又有什么区别呢?只不过是早死和晚死的区别。”

    “对,您说的很对。那我就仰仗军师了。还请军师慷慨相助,我们宫家上下会把这份恩情永远记在心上。”

    风明没有说话,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茶水。温水润喉,刚才的茶水着实有些烫。

    宫穹对分明的态度,从一开始的无视到目前的仰仗,称谓上也是从小辈到了军师。但这并不代表他完全接纳了风明。

    想要让他彻底接纳风明,按照风明的意思来改革宫家,除非风明能拿出一两手绝活,彻底的镇住他。否则,这次的改革注定是虎头蛇尾的。

    “父亲,我想带军师先去参观一下我们家,然后,让他好好休息。他之前受了很重的伤,需要静养。”

    “好,你带他去吧!要把他当做最尊贵的客人来招待。晚上,我要设宴,欢迎军师的到来。”

    “谢谢父亲。”

    知子莫若父,可儿子又何尝不了解父亲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