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55章 书海浩瀚

作者:蜀中布衣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踏入府门,入目则是片宽敞的庭院,院内无水无草无树,显得有些冷冷清清,唯有居中处立着个丈高雕像,模样形态甚为熟悉,在中原各地都能够看见。

    “咦,这不是孔夫子么?”崔若颜已是当先惊讶出声。

    的确,这座雕像正是儒家至圣孔丘。

    孔子雕像头戴方文士儒巾,身穿件褶皱儒袍,脸膛宽阔光洁如玉,部白花花的胡须直垂胸前,此际眼目炯炯有神注视远方,双手手掌合于胸前交叉为礼,片儒雅之风迎面扑来。

    当代盛行儒学,孔子已是被誉为古往今来第圣人,在中原各地都享受着人们的尊崇敬佩,甚至在深受儒学熏陶的新罗东瀛等国,孔子也成为那些番邦人景仰的对象。

    不过就实而论,孔子雕像多立于学堂之内,陆瑾还是头次见到有人居然将孔子雕像放置在府邸前院当中,实乃说不出的奇怪。

    不容多想,陆瑾绕过雕像顺着青石地面走至了府邸正堂,刚刚踏入堂内,便感觉到府中布置异于当代,待客案几竟然非是用木头制成,而全为铜制。

    而在厅堂右侧,居然还不可思议的放置了排大小不的编钟,编钟上面悠久古远的青铜纹路依旧是清晰可见。

    霎那间,陆瑾就明白了这是何种朝代的布局。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只有在春秋战国时的大富大贵之家,才可能有这样的摆设。

    再看正北面所悬在的匾额,四个字却是力透纸背苍劲有力,写的为“德育天下”。

    从古到今以德为本教书育人者,唯有儒学,陆瑾再联想到前院正中所立的孔子雕像,便能肯定这片府邸乃是崇尚儒学亦或根本就是儒学之士所有。

    而且建成年代应该为春秋战国时期。

    便在他悠悠思忖之际,旁的李长乐献宝般叽叽喳喳的言道:“阿姐,这间屋子里也没什么好看的,还是让我带你们去吃野果吧。”

    崔若颜点点头正欲答应,不意陆瑾已是走了过来轻轻出言询问道:“李娘子,不知贵府可还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我想去看看。”

    “与众不同之处?”李长乐歪着脑袋咬了咬伸到嘴边的食指,露出了深思状,半响之后忽地想到了什么似地又展颜笑,“啊,对了,东面那间屋子里面有很多很多很多的竹简,郎君你如果有兴趣,不妨去看看。”

    陆瑾双目亮,顿时颔首而笑,辞别了两女独自人朝着李长乐所说的方向走去。

    沿着条青砖小道曲曲折折走得半响,大概是长期缺乏休整打理的缘故,庭院内的花草甚是茂密,许多地方的树枝草丛甚至遮挡住了道路,陆瑾费得好大的力气,方才走到了那间院落前。

    个半圆形的月门洞通往内院,门洞左右各雕刻着行朱红文字。

    右面写的为:黄钟毁弃。

    左面写的为:瓦釜雷鸣。

    陆瑾知道这两句话出自《楚辞·卜居》,意思是说黄钟被砸烂并被抛置边,而把泥制的锅敲得很响。比喻有才德的人被弃置不用,而无才德的平庸之辈却居于高位。

    如此说来,建造这片府邸的主人肯定是个怀才不遇的高人,他大概是不满时局混乱,庸者窃居高位,故而才来到这片岛上隐居。

    而且此人居然还利用岛上树木排列成了变幻莫测的大阵,仅此点,可见其才华着实了得。

    思忖之间,陆瑾已是缓步悠悠的走了进去,站在了院中四顾打量。

    比起刚才所见的前院正堂,这片位置并不显赫居中的小院却建造得非常精致。

    院中颗高大粗壮的榆树,院角则是面光滑如镜的水池,水池中假山嵯峨,芙蕖片片,颇有江南水乡的那种别致情怀。

    而在正北方向,则是片呈马蹄形排列的青砖瓦房。

    令陆瑾倍感惊讶的是,瓦房屋顶居然使用的极其珍贵的琉璃瓦。

    要知道这种瓦在春秋战国时多用于宫殿之内,民间极其少见,防水防风都是非常不错,故而伸手贵胄钟爱。

    没想到如此蛮荒岛屿偏僻府邸,居然用琉璃瓦来盖房,实在令人大感匪夷所思。

    不容多想,陆瑾已是走上台阶,推门而入,刚看罢房内眼,整个人却是陡然惊呆了。

    房内没有任何装饰,全为排排密密麻麻的高大书架,书架上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竹简,浓郁的竹子腐朽味儿清晰可闻。

    乍见此景,陆瑾当真以为自己又回到了翰林院的书阁般。

    他走进屋中围着书架绕行圈,大概估算,只怕这里的藏书不下数千册之多,即便是放在中原书香之家,其藏书量也是非常惊人的,恐怕也只有朝廷专司藏书的秘书监能够与之比拟。

    绕得几圈站定沉思,陆瑾不禁摇头失笑道:“这间府邸的主人当真是个怪人,莫非乃书痴不成?”

    说罢,他顺手朝着书架上伸,取下卷竹简展开端详,刚看的眼,那双眼睛立即就睁大了。

    那卷竹简卷首赫然写着“梼杌”二字。

    相传这梼杌乃是上古时期种特别凶猛的怪兽,其状如虎口有利齿,传说是楚地三苗的图腾。

    但许多人不知道的是,梼杌还有另外种意思,春秋战国时期诸侯国之的楚国记载国史史书,亦是名为《梼杌》,陆瑾也是跟随那位博大精深的老师修学后,才知道的。

    这本《梼杌》以编年体的形势详细记载了楚国所发生的大小事情,不过后来秦始皇统六国,为愚民之智,摧毁六国根基,发动震惊天下的焚书坑儒,《梼杌》书也如许许多多古时候知名古书般,被集中烧毁了。

    国史书就这么荡然无存,可以说焚书坑儒毁掉了百家争鸣以来学术泰半根基,实乃诚为憾事。

    然而没想到居然这间书房内居然有着本《梼杌》,自然令陆瑾大感意外。

    很快,他又在书架上发现了其他失佚的书籍。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