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七十六章 兴霸建功

作者:仨横一折勾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主公,快走。曹军已经进城了!甘宁从闸门的下方进城了,为曹军打开了闸门,这次主公再不走,真的来不及了!”刘表早就开始收拾东西了,可是由于刘表舍不得这个又抛不下那个的,到现在都耽搁了半个多时辰了,刘表还待在州牧府里没动弹。

    “什么?水寨闸门被破了?那吾从哪里走?”刘表听,慌了!

    自从襄阳城被攻破的消息传来之后,刘表就下令把江陵城的三座城门全都给堵死了。在江陵城,刘表可完全不会担心来自投石车的攻击。还是由于周围地势的险峻,徐庶的投石车根本就摆不开阵势,那投石车也就毫无用武之地了。所以,刘表狠心,咱们把城门堵死,看他曹德怎么从城门进城。

    刘表堵死了那三座城门,当然也是给自己准备了退路,那就是水寨的闸门。刘表已经想好了,如果曹德的大军真的破了城,那自己就跑到船上,然后站在江面上,好好的嘲笑嘲笑曹德。可是,可是现在,曹德的军队居然从后面突进来了。这可让刘表怎么办啊。

    “主公,属下以为,主公还是应该走水路。”

    “嗯?”刘表异样的眼神盯着这个出主意的人看了好久,你什么意思。敌人从那边来了。我反其道而行之,自己撞上去然后被活捉,你才开心?

    “主公你想,这水军并不是蹴而就。曹德大军虽然从水上而来,肯定只是经过短暂的训练。而我们不同,只要主公登上战船,我荆州水军就会让曹德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水军。况且,曹德大军这次是用商船运兵,并没有战船。主公在战舰上,他们能耐我们何?”

    这主意不错,只要刘表登上了战舰跑到了长江里,那甘宁还真的只能叹气了。

    “好,就这么办。”刘表也没有办法啊,自己把城门给堵死了,再打开的话,那只能点点拆开,等拆完了,恐怕甘宁也就提着刀过来了。

    时间回到半个时辰前,甘宁领着众水贼,顺着闸门的最下方就钻进了城内。在上浮的时候,刘军的箭矢就到了。

    支支箭矢带着大量的气泡钻进了水里。虽然这时刘军毫无目标的乱射,可还是有些水贼被射中了。在他的周围,原本绿色的河水立刻泛起了片红雾,不过片刻的功夫动也不动的浮上了水面。

    甘宁看着那不断钻下水面的箭矢,伸手做了几个手势,众水贼立刻游到了已经战死了兄弟的尸体下,然后顶着兄弟就往水面上浮了上去。

    水面上,刘军士兵射了会之后,没有点的反映,士兵们也就停止了进攻。而很多的士兵也是走到了水边,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个情况。可是就在他们刚刚伸出头的时候,他们那朝向水面的兵器上立刻挂上了只手。

    “哗啦……”

    随着声水响,刘军士兵下意识的后退,却不想将敌人带到了岸上。“杀~!”甘宁大喝声,分水破金刀又展开了屠戮!

    城外,在重锤偏将军的指挥下,千重锤营士兵捡起了刘表军士兵扔下的盾牌,组成了道临时的防御线。可就是这么道临时的防御线,却是将刘表的水军挡住了。

    “兄弟们,别闲着啊!”

    水闸门上的刘军已经将活力集中到了水寨的内部,反正这边的曹军士兵没有攻城器械,他们想在城外喝茶那喝呗。只要把城内的敌军杀死,喝辈子茶,又有何妨?

    而正是因为这样,重锤偏将军从地上捡起了张属于刘表的弓箭,搭上箭矢,“嗖~!”飞到了盾阵的那边,有没有杀死人他不知道。可箭矢多了,肯定也会有效果吧。

    重锤营的士兵可个个都是全能手,别说玩个弓箭了,就是让他们骑着吗来个骑射,能做到的也大有人在。

    就在偏将军射的开心的时候,忽然身后的闸门打开了。偏将军回头看,“别玩了,活捉刘表!”

    “活捉刘表!”曹军真的进城了!

    等刘表踏上战船的时候,在水寨闸门处的战斗,其实已经成了战斗的后方。而跑得最快的甘宁已经尾随着溃逃的刘军士兵深入了城内。

    “将军,那边水道里有艘船往城外去了。”

    追击种的重锤营士兵无意间发现了艘在城内水道中快速向城外驶去的战船,重锤偏将军说道:“甘将军所在何处?”

    “在前面追杀刘军!”

    “不用管他,肯定是刘表的逃兵。先冲进州牧府再说。”

    二十天后,江陵城外是支连绵不绝的大军,城头上,甘宁坐在女墙上,悠闲地荡悠着双腿。“终于到了!”

    “甘将军,既然刘表已经逃走为何不追击?”当徐庶听闻刘表趁乱逃走而且还是和甘宁迎面而逃之后,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发作了。

    “军师,先莫发脾气。末将带军师去个地方。去了之后,军师定会明白的。”甘宁嬉皮笑脸的说道。

    “哼!不知好歹!”说实话,由于甘宁在加入曹德集团后第次亮相的时候,有些投机取巧的成分在内,所以徐庶对甘宁的印象直不是很好,再加上平常的时候甘宁以前养成的水匪脾性还很重,徐庶每次看见甘宁这种不知悔改还强词夺理的表情就像亲手揍他。

    “军师,还是去看看吧!”重锤偏将军上前说了句。徐庶冷冷的答应声,“也好,看看你们玩什么花样!”

    很明显,重锤偏将军在徐庶心中的分量也比甘宁重的多。甘宁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军师,末将带路!”

    半个时辰之后,徐庶在前,甘宁在侧。徐庶和甘宁几乎是并肩从幢建筑中走了出来,“甘兴霸啊,这次你可立了大功了。本军师方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啊!”

    “军师客气了。末将刚知道刘表逃走的时候可是气愤异常,可看到这些东西之后,末将才知道,这些可是比刘表重要的多了。”甘宁点了点身后说道。

    “嗯!好!既然如此,那本军师也就放心了。刘表已经是丧家之犬,无惧也!甘宁领命!”

    “末将在!”

    “着你领五器军玄武军,暂驻扎在这江陵城,等曹仁将军抵达时,与曹仁将军南下剿灭刘表!本军师,该去兖州找丞相为兴霸庆功了!”

    “诺!多谢军师!”

    这江陵城里有什么?居然比刘表还重要?

    其实,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只是些粮食和军械军备。可是,耐不住这数量有些大啊!

    江陵城作为刘表的新窝,同时也是荆州兵的第重要补给基地,其各种资源物资自然是整合了整个荆州的财富。而正是这么大笔财富,刘表却是没法带走。

    这样说吧,即使现在给刘表十万大军,刘表也只能让他们饿着肚子光着屁股上战场。为什么?因为刘表的粮食和军械军备全在江陵城呢。这也是甘宁为什么没有追击刘表的原因。

    这些东西可比刘表重要的多了。刘表得了这些东西能瞬间再武装出十万大军,可没有这些东西,刘表就是孤家寡人个!孰重孰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